《大林慈院啟業報導》

追隨良醫,守護生命的磐石
良醫典範百年回顧

◎撰文/李委煌


人救人的過程,是世間最真、最善、最美的故事;
一個人願以一生之力,奉獻給陌生之地、陌生的人,
這樣的美德實踐,需要大智大慧,需要仁心愛心,
更需要無比的勇氣。



「遙遠的台灣,是我所熱愛的地方;我的青春和終生最美好的歲月,都是
在此島上安度……我也喜愛那棕色皮膚的住民──漢人、平埔番或生番,
……當我為主服務的時日終了之後,我將在台灣的海浪聲所及之處,在搖
曳的竹蔭下,得到永遠的安眠。」

結束二十三年的宣教生活後,為台灣醫療奉獻一生的馬偕博士,寫下這段
後人看來依然感動不已的話語。



〈一手聖經,一手鉗子〉


在大林慈濟醫院展出的「良醫典範百年回顧」特展中,負責導覽的志工們
一一介紹一八六○年到一九六○年間,十四位影響台灣醫界發展的中外籍
人物;他們不僅將生命最美好的時光奉獻給台灣,更在公共衛生、漢醫、
殘障醫學、醫學教育等方面,率先啟引台灣醫療!

「他們不一定擁有紮實的基礎醫療教育,但都以一顆熱愛台灣的心,及堅
定的信仰,讓台灣居民得以從傳統的巫術、漢醫療法外,去體認另一種科
學的醫療思考方式。」

隨著志工的介紹,參觀的民眾得以想見──

百餘年前,有美麗島嶼之稱的台灣,仍是塊蠻荒之地,瘴癘逼人、傳染病
肆虐。一八六二年,因「天津條約」陸續開放淡水、基隆、安平、打狗(
高雄)四大港與外國通商;乘此因緣,西方傳教士得以帶著上帝福音,不
遠千里進駐台灣,同時帶來西方醫療種子……

這些滿懷熱忱的西洋傳教士當時所面對的,卻是各項環境的窮乏困頓,以
及基督福音與儒家文化的衝擊;正因為如此,他們轉而藉由行醫的機會開
始傳教,在披荊斬棘中憑恃信心組織教會、建築教堂。

台灣教會醫療史開展於西元一八六五年,馬雅各在台南設立新樓醫院;自
此之後至日治時代,台灣的西醫體系多倚賴早期外來傳教士設立的基督教
醫院。

「當初馬雅各憑著一股對上帝之愛的信任,堅持地做下去,果然,就有人
將他的精神一直傳承下去。」負責籌辦良醫展的慈濟大愛電視台總監姚仁
祿說,原本這些「典範」對他來說,只是個已逝的歷史人物,但看到志工
們那麼認真地講解,這些典範似乎也就「躍然紙上」,讓他漸從「純粹概
念」昇華為有感覺、有感動的「生命經驗」了。



〈跨進時光隧道〉


「西元一八七二年,初抵台灣的馬偕博士選擇了北部地區展開宣教工作,
初期的工作並不順利,他在幾度遭到訕笑、辱罵、啐唾沫、扔石頭後,仍
堅持以醫療服務輔佐宣教。」

「為台灣奉獻近五十個年頭的堀內次雄,當年隨日軍來台時只是個二十二
歲的年輕人,離開台灣時,卻已是個七十五歲的老人了……」

提到因「切膚之愛」而廣受醫界景仰的蘭大衛醫師,志工張金麗不覺紅了
眼眶,「蘭醫師當年在台灣曾罹患瘧疾,健康情況大損;英國教會考慮為
他更換工作環境,他卻堅持留在台灣,因為他深愛台灣,台灣就像他的『
第二故鄉』。」

「台灣第一位醫學博士杜聰明,不但積極訓練原住民醫師回鄉為族人服務
,更從日據時代起便投身鴉片、嗎啡、毒蛇研究,以『漸減法』協助吸食
鴉片者戒除毒癮。」

六十多歲的導覽志工石夏子回憶起年少時代,鄰居的阿嬤基於愛孫之情,
四處為人打掃、洗衣服,賺錢供孫子吸食鴉片。正因為了解鴉片對當時台
灣人的影響,所以在介紹杜聰明時,石夏子深刻感受到他的研究對於台灣
社會的貢獻。

「志工能感同身受,難怪講解得那麼有感情,讓我聽了也好感動!」良醫
展規畫者之一靜思文化總顧問楊憲宏說:「也許是陪伴著慈濟醫院篳路藍
縷走過來,又親身從事過志工服務,因此更能體會馬偕急著在五個月內學
會閩南語、好與台灣病患溝通的那分心。」

一位阿嬤一邊聽著志工的解說,一邊認真地做筆記,她說她從高雄來,已
經來兩趟了,就是希望將十四位良醫的歷史背景仔細抄錄下來,好回去說
給孫子聽。

另一位隨著父母前來參觀的小孩,在專注聽完導覽介紹後,也興起「心嚮
往之」的典範追尋,他說:「我以後長大也要當醫師救人!」

「要是這些典範尚在台灣的話,我一定要採訪他們──到底是什麼動力,
讓他們願意為台灣奉獻一生?」這是《時報週刊》副總編輯吳鈴嬌的觀後
感。



〈先當好人,再成良醫〉


醫界埵野y格言:「先當好人,再成良醫!( Before becoming a doctor,
become a man! )」這堜瓵蛌滿u好人」,指的就是「不只要留意病情,
更要留意病人本身」的好醫師;畢竟把病人當作「人」而非「病」來看是
更重要的。若要詮釋得親切些,就說是「視病如親」吧!

大林慈濟醫院副院長簡守信認為,當前醫師的養成訓練,往往著重關心病
人的生理,忽略了他們的心理感受。「當換藥、開藥、處方等只剩下習慣
時,這樣的醫療是否還是『清醒』的?」

門診空檔,大林慈院的醫護人員也會前往參觀,除了緬懷醫界前輩外,也
深自期許「良醫」、「良護」的使命。「以前我們根本沒唸過醫學史,大
家也普遍不重視這樣的課程,所以現在自己來參觀時,對這些典範人物與
歷史也都感到很好奇!」簡守信說。

固然「關心病人」很難透過課本來教導,但至少可以「模仿」;醫學界普
遍相信「跟隨典範學習」是很重要的,藉由此次展覽,生起恭敬、尊重的
心,甚至願意接續跟隨;正像林俊龍院長率眾宣誓所言:「追隨良醫,以
守護雲嘉民眾生命為磐石」──這就是大林慈濟醫院啟業的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