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樂證言》

大姊頭的一生

◎撰文/林淑白


掙脫了匍匐污泥的艱辛歲月,這綻開的蓮,
在雨中無畏地展開了三百六十度的圓滿,
讓我想起了一位昔日「市場大姊頭」。



天空灰撲撲的清晨,白河蓮田下著綿綿細雨。

聞不到颱風的氣息,水精靈卻騷動不安地四處叫囂奔騰,頃刻間,滑落一
葉的晶瑩。

驀地,聽到一寸響、聞到一寸香;這聲聲絕脆、這陣陣清香。是的,菡萏
花苞開了,掙脫了匍匐污泥的艱辛歲月,在雨中無畏地展開了三百六十度
的圓滿。

這綻開的蓮,堅強又溫柔,在這般香遠益清的早晨,讓我想起了一位昔日
「市場大姊頭」,如蓮一生的感人故事。



〈野台戲人生〉


「小姨太」一般給人的印象──外貌,大概就是擁有楊貴妃式的嬌柔嫵媚
;生活,也應該是集三千寵愛於一身的富貴吧!但是我所知道的陳宿,卻
是一位命運多舛,大半輩子為生活拋頭露面,為孩子、為家庭徹底犧牲的
奇女子。

五歲,才剛逃過戰火的夢魘,即失父怙。因家境貧困,七歲被繼父賣到歌
仔戲班做學徒,小小年紀就離鄉背井輾轉在各地的廟口、市集、戲院討生
活。天生就是美人胚子的她,由於身段佳、唱腔美、記性好,很快地就贏
得「囝仔小生」的封號。

十七歲那年,隨團來到了嘉義市民族路的舊國民戲院作一連串的演出,正
值荳蔻年華的她,台上俊俏英挺的小生扮相,不知令多少戲迷為她如癡如
狂。此時,台下一位來自嘉義梅山望族的公子哥兒,因貪戀她的美貌,派
人說親不成,即用哥哥的生命相威脅,丟下了一萬兩千元,強行把她抬上
花轎。

一下花轎,大太太即以一記大耳光,打得她嘴角流血、雙頰紅腫的狼狽入
門,也開始了她初嫁人婦,委作二房的悲慘歲月。



〈丈夫搖錢樹〉


由於先生揮金如土,在家產散盡之際,更是天天買酒天天醉。二十一歲那
年,竟狠心地把已育有一子一女的她,再度賣給歌仔戲班。

五○年代的歌仔戲雖然已躍進了電視螢光幕,然因電視不普遍,更把野台
歌仔戲推上了最高峰,當她以更成熟更內斂的演技,重回舞台上時,幾乎
成了班主的搖錢樹。

民國五十四年在台南演出時,台下一位舊識偷偷地告訴她,梅山上的兩個
孩子快被大太太折磨得不成人形了,三餐只吃餿水,比貓、狗還不如。

當下扯肝撕肺的痛,差點沒讓她暈倒在戲台上。一收戲,旋即上山找先生
談判,想以一個孩子十萬元的代價,帶回兩個孩子。狡猾的先生,不以二
十萬元為滿足,認為以她如日中天的名氣,只要留住她的人,就等於留住
了一座金山、銀山。為了兩個孩子,她只好無奈地重回心碎的家。

在相繼生下老三、老四之後,為了照顧年幼的孩子,她執意不再唱歌仔戲
。此時先生卻要她一起到山下,在嘉義市的東市場(兵仔市)幫忙做青果
批發生意。

一開始因投入大量的資本,手頭幾乎沒有多餘的現金,先生依然本性不改
,天天酒色財氣,不顧家計,弄得三餐只能以稀飯度日。



〈「賣蔥仔」小女子〉


一位好心人士憐憫她的遭遇,找了一塊空地,讓她做寄放腳踏車的生意。
由於她為人好、人緣又佳,生意還不錯。可是,身子實在太孱弱了,當重
達十來斤的腳踏車成排倒下時,常使她呆立半天,陷入不知如何是好的窘
境。

市場的朋友知道狀況後,又幫她轉行代賣農家帶來市集於中午前未來得及
賣完的蔥。因為價錢公道,加上她頭腦靈活,雖然棲身於市場的小角落,
顧客也漸漸穩定了。

農忙時,更是一傳十、十傳百,寄賣的數量愈來愈多,蔥的種類更包括了
珠蔥、客蔥、北蔥,儼然成了蔥的小型集散地。

由於她的勤快、敏捷,漸漸地在市場內闖出了「賣蔥仔」的小名氣。因受
限於場地,常常把蔥堆得比人高,令她有如泰山壓頂的緊迫感。當時大地
主賴延平的夫人,知道她的坎坷遭遇後,慨然把市場邊的空地無償讓她使
用;之後,生意就像滾雪球般,愈做愈大,財源也隨之滾滾而來。

游手好閒的先生,眼見她的生意這麼好,遂動起了不如自蓋市場招攬攤販
,以坐享收取租金的主意。不久提出了興建南田市場的點子,金主不作二
人想,當然是她囉!一如她溫婉順從的個性,儘管知道可能血本無歸,還
是再次成全他的要求。

蓋好之後的南田市場幾經波折,攤販來來回回遷出又遷入了十二次,才正
式帶動了整個市場的穩定及成長。



〈市場大姊大〉


市場營運才上軌道,先生卻中風病倒了。

先生臥病在床、大太太吵著要分紅利、攤販間的紛爭、流氓索取保護費、
黑白兩道的居間調停,大大小小的事情,一時都落在她單薄的肩膀上。

為了擺平市場層出不窮的人事糾紛,免不了觥籌交錯,無形中也染上了抽
菸的惡習。常常一句「大姊頭仔,我欠走路費」、「大姊頭仔,來喝一杯
」、「大姊頭仔,吃海鮮去」,就這樣有一段日子,她完全交煎在市場
菸不離手、藉酒澆愁的黑暗日子中。

雖然她在市場堣w是一個人人口中講義氣、並足以呼風喚雨的大姊頭,但
家中的孩子卻成了「找不到母親的小孩」。憶起過往,她說,這輩子最虧
欠孩子的,應該就是那一段「身不由己」的日子吧!

長期浸漬在菸酒中,又嗜啖海鮮,還有一次五個大男人同時剝蝦子尚來不
及讓她一個人吃的紀錄。日積月累的結果,血壓一直高居不下,並且左眼
視網膜剝離。「這一生獨獨這一件,最是讓我困擾。」她怏怏地說。

只要一回診,醫師都搖頭說:「阿婆,請給我點面子吧!醫院所有的藥都
被您吃遍了,拜託不要再抽菸、喝酒啦!」於是三個女兒共商大計,為了
讓辛苦一生的母親能快樂些,自民國七十八年就讓她獨自帶著醫囑跟團到
世界各地旅行。

直到民國八十一年,她的身體開始走下坡。有一天,她突然發冷又發熱,
市場的小販直嚷著:「大姊頭仔整個臉都發青了!」她才覺得事態嚴重。

到醫院檢查的結果,小腦附近長了一顆瘤、腦血管出現阻塞、血壓高達
280 mmHg  ;一個多月後併發癲癇。一年之內,進進出出醫院高達七次之
多。

雖然患有輕微的巴金森氏症,但經由小女兒安排醫院復健、爬山健行,讓
她的失憶症幾乎完全康復。

就在身體漸漸好轉之際,南田市場有一半的攤販用地因屬公園預定地被拆
了、母親往生、房子被大兒子賣掉……一連串的打擊,彷彿不停歇的無情
風雨,使她不禁要問:蒼天為何如此待她?



〈遇見「菩薩」〉


「媽媽的日子雖苦,但是她對別人總是樂於付出,也許是這個緣故吧!讓
我們遇見了慈濟的菩薩。」由於參與九二一賑災的因緣,小女兒引領她進
入慈濟。

「自從媽媽到慈濟做志工後,生活變得有目標。每天一大早醒來,即盤算
著如何變換口味,讓大家吃得更好更健康。可能煮的菜抓住了大家的胃口
吧!沒多久,大家就改口叫她『阿母』耶!」

小女兒感恩地說:「在慈濟,媽媽不再深鎖眉頭,談起事不再只是嘆氣,
把對爸爸的怨,化為一種慈悲的關愛,這是我們身為子女的驕傲。」

「我以前的確很會胡思亂想,有時候真想一死了之;但是知道上人有這麼
多的願還未完成,我每天都會向菩薩祈禱,讓我多活幾天,多煮幾天的慈
濟飯。」陳宿說。

「是啊!為了讓媽媽更方便做慈濟,我們在慈濟嘉義聯絡處的對面租了一
間房子。現在媽媽除了把煮慈濟飯當成生活重心外,還參加大林慈濟醫院
新進志工講習訓練,今天已經領到結業證書了。」

「我不但要當醫院志工,還要作大體捐贈呢!」陳宿說起這一句話來,眼
睛特別清澈爍亮。

小女兒開心地說,「到慈濟幫忙煮飯是媽媽這輩子最正確的選擇,因為她
把自己擺對了位置!『當大體老師』就是媽媽今生最後的願望了。」

為什麼?我好奇地問。

「自從去年年底跟隨慈濟列車,參觀慈濟醫學院的大體解剖室,知道人往
生後,還可以拿來當教材,讓醫學院的學生以後拿起手術刀來更有信心。
回來後,我每天都向菩薩祈禱,讓我能夠在安睡中去當一位大體老師。」
這對患有高血壓的陳宿來說,無異是給自己一個最大的祝福。

「在慈濟煮素食,也開始改吃素食,因為吃素、心情放輕鬆的關係,緩解
了我多年的高血壓。記得上次回診,血壓是 154/90mmHg ,主治醫師還嚇
一大跳,直問我是不是量血壓前才剛吃過藥呢!」

「大家一聽到『阿母的血壓降下來了』,都向我恭喜耶!」

「妳也向我說一聲『恭喜』吧!」一陣淺淺的微笑,在她娟秀的臉上漾開
了,當我握住她那長了繭卻又溫熱的手,我感覺到了人與人之間最溫厚的
善意。



〈永遠的四季蓮〉


誠如她小女兒說的,媽媽今生最大的轉捩點是在市場的無邊昏暗堙F而媽
媽今生最大的幸福將在慈濟世界塈髡芋C

在雨中,眼前這朵舒展的芙蕖,藏匿著生命之悲喜。就如陳宿過去的傷痛
,早已沈澱、癒合;不斷向上成長的頑強生機,讓她淬煉出如此令人感動
的容顏──風霜的臉龐,卻有著動人的姿彩。不同的是,她不只伸展在夏
季,更是慈濟世界堨羶楓陘j家綻放的四季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