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一周年紀念》

菩提長青不孤寂

【看見勇士】

◎撰文/范毓雯


菩提長青村是老年人的幸福、中年人的福氣、年輕人的責任。我們的努力
不為別的,只為了讓七十三位老人家可以彼此相伴,在這塈祤皏肮﹛C

──陳芳姿、王子華



天上月牙兒更高升些時,無星子點綴的夜空更顯得深沈,望向地上人間,
原來夜空的星子早就順著流洩一地的月光滑落下來,點綴成家家戶戶的光
亮。

陳芳姿和工作人員手捧著才剛包裝好的父親節禮物,在埔里菩提長青村
逐戶發送;寂靜的夜堨u有蟲聲為伴,收到禮物的老人家不多話,只是單
純的一句「謝謝」,以及掛在嘴角邊的那一抹笑。



〈七十三位老人的村長〉


菩提長青村住有七十三位老人家,都是一群震後屋倒的獨居老人;年約四
十的陳芳姿笑笑說:「我也住這堙I我和先生『分居』了,現在他住埔里
大愛村,我住這堙C」

九二一地震震垮了陳芳姿位於埔里的家,以及與先生共同經營的野菜餐廳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她非但沒被擊垮,反而更積極協助安置無家可
歸的獨居老人,並因此受邀擔任菩提長青村村長一職。

陳芳姿原以為之前的開店經驗,可以讓她輕鬆勝任村長的工作;沒想到在
她忙碌了一天之後,常常才剛回到埔里大愛屋的家,緊接著電話那頭便傳
來長青村埵悀H吵架、淹水等突發狀況,讓她不得不趕回去處理。

為了照顧好這群老人家,陳芳姿於是和先生商量,搬到長青村住個兩三天
,沒想到最後,竟「定居」下來,整整兩大櫃的衣物都叫先生給搬來。

陳芳姿和先生曾經因為沒有小孩,夢想著未來要開一家孤兒院。如今「因
緣如此,我們的孤兒院沒開成,反倒先照顧起老人來了!」陳芳姿呵呵地
笑了起來。



〈柴、米、油、鹽靠幫忙〉


七十三位老人家的生計,定是離不開柴、米、油、鹽、醬、醋、茶,陳芳
姿說:「怎麼支持?如何生活?這是大家最常問我的。」

「我很慶幸能在四十歲做這樣的事情,若是再年輕十歲,缺乏社會歷鍊,
可能做不好;年紀再大一點,可能又沒有衝勁了。」陳芳姿說,目前,菩
提長青村埵@有九位工作人員,五位編制於照護組,還有三位負責廚房烹
煮、一位行政,以及三位以工代賑,負責綠化、打掃公設的工作人員。

這一年來,透過陳芳姿個人人脈,或經由大眾傳播媒體的呼籲,菩提長青
村漸被人所知。但是,每當有人打電話來了解狀況,陳芳姿會立即回應:
「我需要你們來看,看了就知道這婸搨n什麼?因為有時不見得是金錢,
而是關懷與鼓勵,才有動力繼續做下去。」

這段期間,村旁不遠的中台禪寺志工會帶著食糧前來探望、埔里農會也會
提供蔬果,甚有一位婦人來村堿搮L後,隔天就載來四百五十公斤的白米
。其他像是鎮公所、青商會、基督教女青年會、華僑銀行等團體,也出錢
出力協助興建硬體設備。

菩提長青村因為有社會大眾的幫助,老人家的食宿、水電、瓦斯費皆全免
,整個村莊一個月的花費才可控制在四、五十萬元左右。陳芳姿希望在今
年年底前,可以村莊名義成立基金會,申請政府的補助。



〈唱歌、畫畫都有「老」伴〉


「王…昭…君……」村媔ヮ茪@陣陣渾厚的歌聲,原來是許伯伯獨自在K
TV室堣犑\高歌。許伯伯一口氣唱完幾十秒的歌詞,還臉不紅氣不喘。
乘著換曲空檔,稱讚了伯伯的好歌喉,他靦腆的笑容伴隨著一口外省腔說
:「沒有事就來,消磨消磨時間!」

「住這堣ㄔ徆牏腄B也不花腦筋。」愛看書的王伯伯,因為常跑圖書館而
被視同是村媢炷挴]的「館長」。

除了KTV室、圖書館外,長青村媮晹陬躠札\覽室、餐廳、佛堂、教堂
、老人緊急求救系統等公共設施,每天早上有工作人員教導香功,星期六
早上教授太極拳,偶爾也有老師前來教老人家們畫畫。

陳芳姿提到,剛搬進來時,村子堨i說是一無所有。簡易屋內就只有床鋪
,椅子由鐵桶子充當、家具則從日月潭倒塌的飯店撿拾回來;老人家除了
彼此適應外,還常為了熱水器的使用發生口角。

在還未設排水系統之初,一下雨,屋奡N淹水。有一次雨水直直落,一位
阿嬤憂苦地站在門口,陳芳姿得知阿嬤因怕水淹進屋內而不敢午休,心疼
地號啕大哭。

只要一遇地震,許多老人都會恐懼地從屋媔]出來,陳芳姿的雙腳其實也
早已像軟腳蝦一樣,但還是得裝堅強,一一安撫老人回到屋內。「因為我
對老人有責任,如果自己也嚇哭的話,那老人家怎麼辦呢?」陳芳姿說。



〈活到一百不孤單〉


「妳好啊!呷飯了!」用餐時刻巧遇一位紮著兩束揪揪的「古錐」阿嬤,
她拉著我一同往餐廳用餐,沿路遇到的每一位老人家也都親切有禮地打招
呼。

世事的滄桑讓老人家不易主動展露笑容,尤其又是在九二一屋倒房毀之後
。一位八十七歲的阿嬤在剛住進菩提長青村時,時常嚷著不想活了,但是
經過這段時間,感受到眾人的付出和關懷,阿嬤卻說要活到一百歲!

還有一位伯伯,剛來時鬱鬱寡歡,時常獨自一人散步。一天,陳芳姿湊近
伯伯身邊,才喚了聲:「伯伯啊!」伯伯的眼淚竟撲簌簌地流下;第二天
還是相同情況,到了第三天……

「伯伯,有委屈喔?」陳芳姿問道。
「沒有,腿不好!」
「那你要多運動!」
「嗯……」
「伯伯,你就安心住這邊,其它的不用擔心了。」
「嗯……」

原來伯伯是見大家為菩提長青村而努力,自己卻因中風使不上力,心中不
免感傷;可是經由陳芳姿的安慰,伯伯臉上的愁容也消減了許多。



〈工作人員像兒孫〉


與老人家朝夕相處,彼此間的情感當然也是逐日遞增,有的老人家像是疼
自己的兒孫,三不五時塞些零嘴給工作人員,還會與陳芳姿開玩笑:「妳
就是太忙,才會生不出來。」

工作人員之一的陳泰成說,「阿公阿嬤對我很好,把我當成孫子,在這兒
感受到更多的溫情。」他在去年十一月聽到廣播,得知這埵酗@群獨居老
人需要幫忙,便辭去原先的保全工作,從台北來到埔里幫忙。

問他會不會後悔辭去台北的工作?陳泰成說:「要是我們這口氣沒有了,
一切都帶不走,所以直覺要把握這次機會,口說好話、手做好事。」話才
說畢,他又戴起墨鏡、穿起斗笠,頂著烈陽做工去了。

而陳芳姿的先生,雖然目前一個人「獨居」於埔里慈濟大愛村堙A他白天
多半會協助長青村對外事務,晚上再與老婆分勞解憂村堛漕ヾA來自先生
的支持,也讓夫妻感情一如往昔鶼鰈情深。

「我們的努力不為別的,只為了讓老人家可以彼此相伴、彼此照顧,在這
塈祤皉a生活。」陳芳姿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