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大愛村》

老校長和他的左鄰右舍

◎撰文/曹麗雲


九二一為許多人帶來不幸,
卻為覃家帶來一位可愛的「小孫子」。



沿著山坡小路,兩旁盡是馬拉巴利樹和一叢叢的竹子。眼前一片綠意盎然
,聞不到一點人間七月天的熱滋味。

車子順著微陡的山路行駛,轉個彎,停在一處約有十多幢,看似度假的民
宿小木屋前。

這個小村落,家家敞開門戶,人人和善可親,左鄰右舍相互走訪。這堣
是幻想中的世外桃源,是慈濟為九二一災戶蓋的乾溝大愛村。



〈左鄰右舍如親人〉


「很感恩慈濟,為我們蓋這麼好的房子!」乾峰國小退休老校長覃峰,和
他的夫人莊老師,是這個小小村落的成員之一,他們關懷村堛漕C一個人
,尤其是小孩和獨居老人。

不僅如此,每當村民要填寫文件表格時,他們還得權充「代書」呢!

莊老師說,因九二一地震,把一些原來住在不同山區的人聚在一起真是有
難同當。雖然要大家在兩年內完全站起來,很困難,但慈濟蓋的大愛屋,
可以讓大家歇個腳、喘口氣。

乾溝大愛村共有十六戶,去年十二月底,大家陸續搬進來。莊老師受慈濟
志工之託,替十六戶村民建立基本資料,所以認識了全村的人。

「大家都蠻好的,很純樸。」這是莊老師對村民的感覺。

九二一過後,大家把家安頓好。為了生活,有的打零工,有的上山種水果
、種荖花。他們回山上做農事,有時就住在原來的殘破屋子堙C每逢下大
雨,怕遭遇土石流,就趕快「逃」回大愛村。

為了生活,為了照顧農作物,不能不與天爭飯。躲過地震,還要和土石流
「捉迷藏」。台灣人的韌性和認命,在這群純樸的村民身上展露無遺。

日子雖然清苦,但大家卻能彼此分享,朱家有地瓜葉,家家有得吃;羅家
有龍鬚菜,家家有得享用……這種快樂,恐怕是住在都市叢林的住戶無法
感受的。



〈小孫子有兩個家〉


村子埵酗@對老夫妻,兒子在台北工作,兩老帶著一個五歲大的小孫子。
莊老師說,我們都叫他「小孫子」,他則叫我們「爺爺」、「阿婆」。

白天,「小孫子」的阿公、阿嬤要上山做農事。每天早上,莊老師要上班
時,順道送「小孫子」上幼稚園。

黃昏,「小孫子」下課了,覃校長就騎機車接「小孫子」回來。照顧他休
息、吃點心、玩電腦、等阿嬤回來。

每天的期待,是小孫子的到來,看到他可愛的舉手投足,不啻代表希望,
亙象徵純摰的心懷,這是覃家一致的感覺。

小孫子現在對任何事都非常好奇;為了滿足他,覃家人晚上若有空,就會
陪他看故事書和遊戲。

九二一為許多人帶來苦難和不幸,卻為覃家帶來增添快樂的「小孫子」,
他的生活教育基礎扎實,資賦優異,曾代表園方參加縣辦稚兒心算比賽穫
獎,為童年留下可貴的良好記錄。



〈大震改變人生觀〉


搬入乾溝大愛村,轉眼已經八個多月了。

老校長回想起九二一當時的情形,仍歷歷在眼前。睡夢中,聽到屋後山坡
大小石頭滾落、相撞,有如鞭炮聲。不一會屋頂傾斜、牆面倒塌……

老校長和太太從瓦礫堆中爬出來,家中的東西幾乎全毀,還好,人沒有被
那「一塊足足有五斤重」的屋瓦砸傷。停在屋外的車子,方向盤上的鑰匙
孔被震得全走了樣,但車身竟然沒有被掉落的屋瓦砸到,真是萬幸。

「這場大地震,幸好兩個女兒都沒有受傷。」老校長慶幸地說。

覃家的大女兒,今年上文化大學英文系,老二,是曉明女中高二的學生。
當時,還就讀台中市明德女中的老大,心有餘悸地說;「都快嚇死了!本
以為大地震只會發生在台東、花蓮,沒想到竟發生在我身邊。」

回想當時一片漆黑,同學們在教官的引導下,手牽著手,坐在操場;大家
好害怕,但心凝聚在一起,有一種生死與共的感覺。

九二一後,學校停課一星期。驚魂未定的老大,不敢回家住,四處漂泊,
輪流住同學家。

「學校恢復上課,好高興,我從沒有這麼喜歡上學。」經過一星期的「流
浪」,使得原本經常抱怨功課壓力重的她改變了。

「我要更積極面對人生!」老大透露另一個促使她蛻變的原因,就是認識
了一位聲樂老師,老師常對她說:「人只要努力,不要恐懼,上天自有安
排。我的生命充滿感激。」良師的激勵,讓她的生活因此而充實了些。

在苦難中成長的孩子,較知道為別人的處境著想(包括立場和現實),覃
校長和莊老師期許的,就是這方面。

成長、蛻變,讓這個大女兒的心,從怨天尤人變成關懷別人。她期望自己
,除了盡學生的本份外,也能幫助別人。

九二一造成許多苦難和傷痛,卻在乾溝大愛村,綻開朵朵心蓮飄香。

車子轉個彎,駛離乾溝大愛村,蓮香依舊陣陣襲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