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師行記》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

1)(2)(3)(4

▲八月十四日《七月十五(一)》

美的管理


【靜思小語】

最美的管理就是無為而治--讓每個人都能自我管理。




〈近悅遠來〉


「慈濟醫療志業一路走來,從花蓮而台東而西部,顯然已邁向醫療普及化
了,這一切得來不易,感恩同仁們的心血努力。」志工早會後,上人對大
林慈院主管及人文室同仁們開示。

大林慈院主管們放下身段勤做事,以身作則帶動同仁們將醫院的事視同自
己的事般關心,呈現的人事和氣,令上人感到欣慰與放心。「這就是無為
而治!最高層次的管理,就是要使每個人都能自我管理,這才是最美的管
理。」

「人文,要從『人』做起,彰顯人的品質。」上人強調,人文精神的帶動
,貴在團體的和氣。「一般人往往愈親近愈容易發生磨擦;凡夫總是反反
覆覆,要脫離這種反覆的習性,必須讓心境恆持在穩定當中。希望大家提
起菩薩的志氣,做到能使近的人感到歡喜,遠的人能被吸引,如此『近悅
遠來』,就是人文精神的落實。」

為了籌謀志工們來醫院服務時的安身及辦公處所,上人與林碧玉副總執行
長等人從宿舍大樓一路又尋到醫療大樓來,行至志工辦公室,見會議桌上
擺置的花草盆栽,有人告訴上人,這花草及其旁的瓜果,「都是真的!」

上人摸摸花草,也拿起瓜果瞧瞧,不免比附人事,寓意深長地表示:「真
真假假不要計較,大大小小不要計較,舒適、簡陋也勿計較啊!」鏡花水
月般的人生,何苦因為分別心而產生種種不愉快的心情呢!隨遇而安,最
是瀟灑自在。

午後,上人及隨行眾踏上回返台中的行程,揮別大林這所愛的醫院。



▲八月十五日《七月十六(二)》

心的方向


【靜思小語】

生死是自然的事,重要的是建立好「心的方向」。




〈悲情中的溫馨〉


上人希望在慈濟援建的五十五所災區中小學校設置藝術品,以紀念這場台
灣百年浩劫,留予後人省思。負責推動此事務的莊照約師兄,今晨偕台中
縣文化局局長洪慶峰以及藝術家郭清治,前來與上人研討。

上人表示,慈濟期待的藝術創作是「寫實」方向,達到「攝心、震撼、溫
馨」的教化目的。「透過寫實手法,展現大地震的悲情中,有著人情的溫
馨,這就是慈濟的訴求。若是太抽象,孩子們看不懂、體會不到,就遑論
受到啟示,也就失去教育目的了。」

在與中區慈濟人談話時,上人提到慈濟三十幾年來,從「竹筒歲月」的三
十位會員,到如今幾百萬人,「一路走過來,舊的無遺失,新的不斷加入
,就形成隊伍浩蕩長的慈濟世界,這是慈濟很特殊的文化。」

「帶動志工的人,要帶出生生世世不退轉的恆久心;使人做得歡喜,這才
是成功的帶人者。」上人表示,醫師搶救生命,委員們則是搶救慧命,具
有積極導人向善的良能。「生命來來去去,生時之痛已忘懷,死其實也不
可怕,最重要的是心的方向要建立好。」委員們要用心發揮良能,帶人時
要使人清楚「現在的本分」,才能生時輕安,死時自在。



〈不畏風雨〉


上人對數位海外慈濟人開示,人生行事的依據是「有所為,有所不為」,
對的事要勇往直前,不必在乎他人聲音。「就如我做慈濟以來,也是走過
無數風風雨雨。但慈濟是我的生命、慧命,我心無偏私,心之所繫都是為
了眾生,則何懼之有!」

上人表示,雖然修行過程中,曾因堅持自力更生,而為人譏為「自樹清高
」,但即使阻礙重重,飽受心靈煎熬,因不忍眾生苦,三十多年來,也就
如此辛苦地走過來。

「不應受人批評就放棄自己該做的事,反而更需站穩步伐。真正堅強的人
不會屈服於財力或權勢,也不必與他人多計較,在遭到無理的毀謗、謾罵
時,只要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就無須辯白,但求將全部的時間、精力與
智慧,用在該做的事上。」

「別人的批評不要老放在心媄纗L。我們不必與人爭論,更不要為人我是
非煩惱;只要不存排斥他人的心,因緣成熟時,誤解自然化開,甚至受到
肯定。」

「眾生苦難偏多,貧者需要物質救濟,富者需要心靈資糧;若為個人的人
我是非不能堪忍,而退縮於獨善其身,這就有違自己認定的人生價值。所
以,當自勉不畏風雨,勇往直前!」

「大家腳步要踏穩,人少不要緊,重要的是要合心、和氣、協力,如此自
然能接引更多有心人一起投入慈濟,為人群奉獻!」



▲八月十六日《七月十七(三)》

慈悲的力量


【靜思小語】

用慈心包容,用悲心突破,用智慧善解。




〈司馬康院長皈依〉


夏威夷凱撒醫院院長司馬康,今來台北分會皈依上人。凱撒醫院名列美國
醫療管理前十名,院長司馬康本名布魯斯(Bruce  Behnke),是熱愛東方
文化的美國人,十年前來台學中文時認識慈濟,後來協助夏威夷慈濟義診
中心成立。他向上人表示,自己的專長在醫務管理,如果慈濟在醫院成本
管理上有需要他的地方,他願意幫忙。「請問上人對醫院的期待為何?希
望醫院做到什麼程度的成本控制?」

上人回答:「我只關心醫師對病人是否有愛心?病人對醫院是否滿意?我
要求醫療品質提升,並沒有想到醫院要營利賺錢。我們所要的是愛的管理
,也希望這間醫院是社區醫院,能照顧到地區的小醫院。」

面對這位新皈依的弟子,上人勉勵:「愛要能擴大,不只侷限在佛教範圍
,大愛包容一切。皈依佛--要體會佛陀的大慈大悲心,期許自己做到大
愛精神;皈依法--佛法廣大如『智慧海』,要將體會到的法應用在生活
中;皈依僧--師父的志願是拔天下眾生苦,從現在開始你要以師志為己
志,要把師父的志願好好發揚。」

司馬康問:「生命有限,要如何才能做很多事,拔眾生苦?」

上人微笑回答:「因為時間少,所以要多管齊下。慈心是理想,悲心是力
量。當初我出家並不是要獨善其身,而是為了造福天下;不過這原本只是
理想,直到看到花蓮原住民婦女遺留在醫院地上的一灘血,啟發了我的悲
心,所以就馬上行動。我是邊做邊研究,研究後就能有進步;進步當中再
體會,體會了以後再研究。」

司馬康聽完上人講述慈濟三十四年來四大志業的發展後,提出夏威夷慈濟
義診中心現況,請教上人如何克服障礙和困難。

上人慈示:「用佛心、用智慧、守本分。要用悲心的力量突破困難,用慈
心來包容,用智慧來善解。」「佛心就是慈悲,慈是理想,希望大家幸福
;悲,則是要有一股非救他人不可的力量。有了悲心就會自我反省,事情
既是我自願做的,即使碰到任何是非毀謗和挫折,都要用開闊的心胸包容
,非但不埋怨,還要自我警惕,如此也就不會有煩惱的結在心中。」

上人等一行搭午後火車返花,結束為期一週的行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