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不只是南丁格爾

【大捨無求•生命教育】

◎撰文/黃淑娟
 (慈濟護專第一屆畢業生、花蓮慈濟醫院輕安居護理師)


我們不只要具備南丁格爾的精神,
更要有白衣大士聞聲救苦的菩薩心。



初見面的人,免不了寒暄幾句。每次只要我介紹自己目前的工作,對方總
會說:「我知道了,妳是慈濟的,對不對?因為妳生得一副慈濟臉。」

的確,五年的專科生涯,除了學習護理外,慈濟的人文薰陶,也給我許多
啟示與改變;從剛開始的旁觀到親身參與,國中畢業時還有點叛逆的心,
早就被慈悲心所取代。

學校的風格是全台獨一無二的。從校訓「慈悲喜捨」──無緣大慈、同體
大悲、以持正法起喜心、以攝智慧起捨心,即知我們要具備的,不只是南
丁格爾的精神,更要有白衣大士聞聲救苦的菩薩心。

上人特地遴選德慧兼具的慈濟委員成為我們的懿德媽媽,從新生訓練開始
,就一直陪伴、照顧我們。精舍尋根、每個月的懿德母姊會,她們不但分
享做慈濟的心得,甚至用心地安排我們參加許多活動,包括義賣、賑災、
訪貧,不僅讓我們認識慈濟、了解慈濟,更讓我們這些生在福中的孩子,
真正能知福、惜福。

以前常聽慈濟委員說:「花蓮的土很黏喔!一旦踏上這塊土地,就會被黏
住的。」護專畢業後,我一直留在慈院服務,即使公費合約已滿,還是捨
不得離開,因為慈濟給我的太多太多了,我所能回報的,就是繼續待在這
堙A用更多更多的愛來照顧病人。

剛走入臨床,被分配到神經內科,病房堣j部分是中風的病人,我會和老
人結下不解之緣,應該是從這時候開始的吧!

去年七月,我轉調到「輕安居」,從事自己最喜歡的老人護理。輕安居所
收的個案並非一般老人,而是失智症的長者,病情由輕到中度不等,每個
人的症狀不同,就算一樣,也沒辦法用相同的方式來照顧。我們從慢慢摸
索,到如今只要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大概就可了解他們的需求了。

這是一個充滿愛和溫馨的地方,當然也發生了許多令人感動的事。

記得有一位阿嬤因為拒食,身體非常瘦弱,幾乎只剩皮包骨。那天,阿嬤
又不肯吃飯,所有人輪番上陣,用盡各種方法,還是無法讓阿嬤進食。最
後換我時,我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捧著那碗飯看著那像骷髏的身軀,眼
淚不爭氣地掉下來。

突然間,阿嬤睜開眼望著我,用她溫暖的手擦拭我的眼淚,還用閩南語說
:「憨囝子」,接著自己一口一口把飯全吃完了。

那一幕,讓我的眼淚氾濫!雖然她平日答非所問、和現實脫離,但是我們
的用心,她還是體會得到。

另外,有一位阿公平日很少話,只喜歡自己靜靜坐著,要不就在室內遊走
。那天有位同事牙痛皺著眉頭,我們都沒有注意到,阿公竟發現了,還很
認真地對她說:「妳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有沒有去看醫師?」

聽到這樣的問話、這樣的關心,不管是否曾被阿公、阿嬤無心地打過或罵
過,都高興地忘了一乾二淨。

還有好多好多故事,都是我們親身經歷;我們有付出、也有收穫,即使只
是來自病患很普通的一聲問候,我們都更有信心繼續走下去。

護專的校歌其中一段是如此寫著──


少年的心,
像蓮花一樣,
蓮花一樣,
在慈濟滋潤下綻放。



我相信,我將在慈濟這棵大樹下繼續、不停地成長綻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