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神風災特別報導》

在收容中心那一天

◎撰文/慈烘


看到鄉親們從濕淋淋、驚嚇地走進來,
到溫飽、滿足地躺在睡袋堙A
就覺得既安慰又安心。



十一月一日下午一點,我們來到汐止慈濟救災指揮中心,協助清理二樓場
地;這媯y後將作為災民收容中心。

「不好意思!這原是我們該做的。」汐止市公所職員林先生見到慈濟人個
個捲起袖管、脫了鞋襪,拿著掃帚、拖把,賣力地擦地板,直說謝謝,並
請同事們幫忙換水,加入清掃近兩百坪地板的陣容。

一桶桶揉過拖把的黑水,在大家通力合作下,變得愈來愈乾淨了。完成任
務後,二樓入口處的牆壁早已貼著「台北縣政府社會局汐止市民收容中心
」兩行大字,門口排了兩條長桌作為災民登記處及協調中心。我們從慈濟
汐止聯絡處取來一些衣服、墊被,又從慈誠大隊調來一千個睡袋,放置在
收容中心。



【聽著許家三代的歷險記,彷彿自己也被困在水堙A
 不禁著急地問:「後來呢?」】



登記第一號的是住在大同路的許家三代。

許老先生原在士林通河街做麵食生意,三年前搬來汐止,「沒想到,三年
就淹了兩次大水!」許老先生說。

「還好我有先見之明,一早就將以前在海邊玩的橡皮艇打好氣。」坐在旁
邊的三兒子得意地補充。

我說:「哦!你們是坐『自用橡皮艇』來的。」

「下午水一直漲起來,根本走不出去,爸爸發現不對,要二哥先帶二嫂及
兩個小孩坐橡皮艇,到附近較高的地方躲一躲;沒想到,二哥回來接我們
的時候,橡皮艇卻刮破了。」

許家老三談他們的歷險記,我聽得入神,彷彿自己也在水中一樣。「後來
呢?」我著急地問。

「後來,我們被水困住了!二嫂在吉野家久候不著,央請正在那邊避雨的
阿兵哥來家堿蛘洁C」

「你知道水有多大嗎?不是普通的大耶!我看比淡水河還大。很幸運,我
們全家遇到貴人,第一回是被阿兵哥救到吉野家二樓。」許老先生談到淹
水,像是揮不去的惡夢。

「還有第二回?」我很想知道結果。

「幸好透過阿兵哥的聯絡,不久消防隊員用橡皮艇分三次將我們從吉野家
一一救出,最後全被送來這堙C」

一直聽著我們談話,同時眼睛盯著孩子的二媳婦開口了:「真多謝慈濟,
一會兒薑茶、一會兒便當。」

我看許家五個大人真的累壞了,因為他們從坐著到現在半躺在睡袋堙A而
那兩個三歲與五歲的小孩卻高興地跑來跑去。因為和外面比起來,這媢
在太大也太溫暖了。



【眼看水直淹上來,三位七、八十歲的阿公阿嬤,
 撐著快翻開的傘,爬上高速公路……】



兩位全身濕淋淋、臉色發白的阿嬤被扶來收容中心,師姊立即挑幾件合適
的衣服為阿嬤換上,又端來兩碗薑母茶和熱騰騰的包子為阿嬤解寒。阿嬤
冰冷的手握著師姊忙碌的手說:「恁怎麼這麼好啊!」

這兩位七十多歲的阿嬤是妯娌,一位滿頭白髮,另一位黑髮。白髮阿嬤喪
偶多年,與黑髮阿嬤夫婦一起住在樟樹二路的老房子。

由於颱風帶來豪雨,眼見水直淹上來,三位年齡加起來超過兩百三十歲的
阿公阿嬤,決定離開老家;他們撐著被雨打得快要翻開的雨傘,跑到附近
高速公路下的涵洞,希望藉此躲過水患。

但是從早上等到下午,從衣服乾的等到衣服濕了,水不但沒退反而愈漲愈
高,如果繼續等下去實在不是辦法,八十四歲的李老先生行動不便,遂由
兩位阿嬤向外求救。

「我們爬上高速公路,爬得好喘哦!」白髮阿嬤心有餘悸地說。

「什麼?爬上高速公路!」我非常訝異,心疼兩位阿嬤當時擔心害怕的心
情。

「後來,警察看見我們,就用警車把我們送來這堙C」黑髮阿嬤接著說:
「當時我告訴警察,我的老伴還在涵洞,希望能一起送來。」

我看得出她有多掛心,但安慰她卻一點用也沒有,只好說:「阿嬤,您們
累不累?我來幫忙鋪床。」

「免了,我們待會兒就要回家,兒子會來接我們。」白髮阿嬤充滿期盼的
眼神,看著天色漸暗的窗外。

我不忍看她們的眼睛,低著頭只顧鋪床,然後拿來兩個小睡袋讓她們當枕
頭、大睡袋當被子。



【整個學校都變成河了,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辦?
 只是一直喊著:「快點來救我們啊!」】



門口忽然黑壓壓一陣騷動,一群十幾歲的孩子蜂擁而進,原來是秀峰中學
住校的壘球隊員。

今晨五點多,水已經淹到樓下的高中宿舍,而且愈漲愈高,教練楊慧君將
睡夢中的孩子喊醒,老師要大家用接力方式幫樓下的學長搬東西到二樓國
中宿舍。

「我們拚命搬,可是水比我們更快,一下子學校一樓通通淪陷了。」有著
原住民血統的盧安妮,坐在地板上眨著濃黑的睫毛告訴我。

「很快哦!整個學校都變成河了,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辦?只是一直喊著:
『快點來救我們啊!』還好老師有聯絡警察叔叔。」安妮說完後,隨手抱
起她的小浣熊。

國二的林綿芳是阿美族,她說:「有幾艘橡皮艇接二連三來了,老師要我
們國中生先坐接著就被送到這堣F。」

此時,有兩位師姊走過來,各拿一大袋的熱包子和一箱飲料,孩子們立刻
一掃而空。綿芳問我,有沒有便當?看看錶快四點了,想想不太對勁,大
聲問:「沒有吃中飯的人請舉手!」結果通通舉手。天啊!都是象神惹的
禍,大家一定餓慘了!兩位師姊立即到樓下領取便當。

不久,秀峰高中二十幾位同學也進來報到,頓時,整個收容中心變得喧嘩
。我告訴同學要注意安全和守秩序,又指指睡在牆角的一位孕婦,小聲地
說:「她懷孕五個多月,因為家堬T水逃到這堥荂A可能太累、太驚嚇了
,身體不太舒服;我們讓她好好睡,不要吵她好嗎?」同學們點頭同意。

後來,門口放置一箱箱結緣食品──白煮蛋、饅頭、飲料、礦泉水……只
要想吃,隨時可以拿取。孩子們高興地各取所需,然後圍了好幾個小圈,
像開小組會般笑聲不斷。



【「房子泡湯了、爸爸的摩托車泡湯了、瓦斯桶也泡湯了……」
 他眼神空洞地說。】



十九歲的吳傳賢,秀峰國中畢業後沒有繼續升學,和爸爸住在汐止街上,
媽媽在台北幫傭,假日才回家。這次颱風,家堬T大水,爸爸帶他來此避
難。

我問他家堬T水的情形。「房子泡湯了、爸爸的摩托車泡湯了、瓦斯桶也
泡湯了……」他有點像在實況轉播,但眼神空洞,讓我也感染到水災的無
奈。

「這是我的好朋友。」突然,他張開手掌,是一隻綠色烏龜,我著實被嚇
了一跳。才看一眼,傳賢立刻放回口袋,然後一溜煙不見了。

未久,傳賢又走過來,且一臉疑慮,問他發生什麼事?他很慎重地說:「
有一位阿公告訴我,人死後,如果是好人,他的蓮花會開在天上;如果是
壞人,就會到地獄。我好害怕到地獄去哦!」

我握著他的手,叫他別害怕,「只要有助人的心,而且隨時關心別人,那
麼心堛瑤洩幓N會開,不用等死了以後才開。」看他似懂非懂,一會兒忽
然大聲叫道:「慈濟阿姨!我差一點忘記告訴妳,剛剛我看到一位阿伯全
身都濕了,還被警察揹進來。」

「謝謝你告訴我,現在帶我去看那個阿伯。」說完,我就跟他往外走。

傳賢指著躺在門口的人說:「就是這個阿伯。」我看他身上蓋了兩床睡袋
,把頭都矇住了,旁邊還有兩、三位師姊守候著。師姊說,他剛才進來的
模樣真令人憂心。

他是一位遊覽車司機,下班回家時,發現路上淹水不通,由於牽繫家中妻
小想涉水回去,半路就被警察攔截,強揹來收容中心暫時安頓。剛來時,
全身濕透、一臉愁容,看了令人不捨,師姊立刻取來乾衣服要他換上,又
鋪墊被讓他休息。

過了好久,這位司機先生揉一揉惺忪的眼睛,迷糊地說:「這是什麼所在
?」師姊向他解釋,並要他放心,等水退了再回家。

一位師姊端來熱湯和便當,他搖搖頭說吃不下,師姊勸說多少要吃一些才
有力氣。

「阿伯,你不要擔心,你要先吃飯。」傳賢坐在旁邊關心地說。

「阿嬤,恁好!恁在吃便當哦!」我發現傳賢愈來愈聰明了,會用閩南語
和阿嬤溝通。

「這是妳的兒子嗎?這麼乖。」白髮阿嬤顯然很開心,暫時忘了擔憂。

「他是阮慈濟的孩子,他家堣]淹水了,晚上要睡這堙C」

「阿嬤,恁不用怕,我就睡在旁邊這個位子。」傳賢指著自己的鋪被說。

我轉頭問傳賢:「感覺怎麼樣?」

「我好喜歡這堙A這媢閉O慈濟的一個廟會。」他笑得好燦爛,像一朵綻
開的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