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億萬不再絕望

◎撰文/莊淑惠


在社會的溫暖包圍下,
遭暴民放火灼傷、一心求死的億萬說:
「埋怨別人,只是折磨自己。」



「這是我當時臥軌的地方。」億萬快步地走在鐵道上,引領我們去看他當
初企圖自殺的地點……

遭嚴重灼傷的億萬,已從尋短的邊緣重新站起來,坦然接受自己的不幸,
不再害怕別人奇異的眼光。

看著億萬神情自在的模樣,我想他真的是活起來了!



〈無妄之災〉


億萬今年四十歲,祖籍廣東梅縣,是印尼第二代華人子弟。原在雅加達市
區一家電器行當收帳員,一九九八年五月間一場暴動,讓他意外受了傷,
人生路也因此變得崎嶇難行……

暴動發生那天,億萬下班騎摩托車回家途中,無故被四位暴民圍毆,還將
機車上的機油淋在他身上,放了一把火後,揚長而去;剎時,億萬與他的
機車被火吞噬,所幸一位回教長老經過,連忙將億萬送到附近的醫院救治


當獲救後的億萬得知他的耳朵、雙手與腰部以下,灼傷面積達百分之八十
,身心俱痛的他,感到絕望而茫然。

住院四個月,醫療費用高達七千七百萬印尼盾(約台幣二十八萬五千元)
,億萬的老闆只支付了一百萬印尼盾,就再也沒出現過,其餘費用全靠他
一位好友鼎力協助。

好不容易,可以出院返家了,但億萬的妻子看見他那可怖的樣子,覺得未
來已經沒有什麼指望,遂與他辦妥離婚手續,逕自帶著兩個孩子離開。

面對妻離子散的際遇,傷心欲絕的億萬,只好投靠唯一的姊姊。之後,億
萬透過各種管道尋求幫助,卻因整型復健費用所費不貲,政府與民間基金
會都束手無策。

兩年來的奔走,碰得一鼻子灰,億萬對社會感到心灰意冷;寄人籬下加上
一切生活都須仰賴他人協助,令億萬幾乎想一死了之。



〈命不該絕〉


因為擁有一張駭人的臉,億萬自卑地不敢踏出門一步,唯一忠實陪伴他的
,是每五分鐘一班行駛至中、西爪哇的火車隆隆聲。

今年一月,某日深夜一點,億萬乘家人熟睡後,獨自走到離家約一分鐘路
程的鐵道上,他帶著一顆死寂的心,趴臥在鐵軌上,期待疾駛的火車結束
他悲慘的生命。

當鐵軌震動的頻率逐漸增強,眼看火車即將駛近……突然,一股力量將他
拉離了鐵道──看管平交道的夜間警衛發現了他,將他從鬼門關救回。

億萬仍不死心,二月間某日夜晚兩點,再次悄悄地走到鐵道上。也許是命
不該絕,警衛再度發現了他,並親自將他送回家。

求死心切的億萬,一個月後又在家堻雂U殺蟲劑。這回是被姊姊家堛漲
人發現,又被救回。

就在億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之際,今年四月,印尼慈濟人登門拜訪,並
允諾幫他解決所有醫療費用。這分及時的溫暖,令幾乎心死的他甦醒了過
來!

在審慎評估後,慈濟人將億萬轉介至與慈濟印尼分會有合作關係的    Sinar
Pelang 基金會。Sinar Pelang 基金會是一位荷蘭籍天主教修女所創立,長期
提供貧病者一個療養的空間。

Sinar Pelang 基金會熱心地幫億萬介紹Sumber Waras醫院一位整型外科醫師
,當醫師得知他的不幸是無故遭到暴民傷害,決定免費幫他看診到痊癒。

有了這位愛心醫師的免費醫治,加上慈濟提供他每次開刀住院與醫藥費用
,億萬不再感到那麼孤立無援了。



〈不再埋怨〉


經歷三次整型手術的億萬,雙耳邊緣不再像雲朵般呈現不規則狀,雙手也
不再蜷曲,背上與下巴凹凸不平的肌膚也逐漸平整。如今,億萬的外表已
逐漸恢復完好;而醫師利用他大、小腿肉,移植、貼補到他身上的傷口,
也都長出新肉來了。

「只要我能自己用手吃飯,我就很滿意了!」如今億萬已能自己使用湯匙
吃飯,雖然雙手仍感到劇痛,但他已經很滿足了!每天他還到院子媦慦
,也會找鄰居們聊天……

目前除了慈濟人定期的關懷,還有一所民間人權協會的社工人員,也會定
期前來關心、陪他聊天。

正因社會愛心人士的協助與鼓勵,億萬恢復了往昔的自信。對於那些傷害
他的暴民,他說:「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埋怨別人,只是折磨自己。」

今年九月底慈濟印尼分會六周年慶,億萬鼓足勇氣站上講台,與大眾分享
他重生的心路歷程。

「我今天站在大家面前,除了要感謝慈濟人對我的幫助,也讓大家知道我
是那場暴動下的受害者之一,期望我們的社會不再發生暴行,而能平安祥
和!」億萬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