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之光》

希望工程.攝影筆記
工地的笑聲

◎撰文/阮義忠



〈為將來的古蹟拍照〉


遠遠就看到鋼骨結構的框架,在天空畫上一道道粗壯的線條。一時之間還
以為來錯地方了,沒想到這正是集集國小。

上回來,是為了拍攝證嚴上人主持開工動土典禮。才事隔三個多月,整所
學校的架構,已經從草圖和模型的設計,放大數百倍地活現眼前。

「希望工程」不再只是一個心願、一分理想,而是具體的、可觸可摸的存
在了!我激動莫名,彷彿自己也是這所學校的學子,為立即到來的幸福雀
躍欣喜。

這些日子在各重建學校工地拍照的所見所聞,讓我深切地感受到──我不
只是為「希望工程」做記錄而已,我同時還是在為「將來的古蹟」作見證


用鋼筋包鋼骨再灌混凝土的這些學校呀!每一項施工步驟都經過嚴格的把
關,若是再來個什麼大地震,台灣還真的沒多少建築能比得上這五十五所
學校耐震。

閉起眼睛細想:幾百年後,台灣還留得下來、算得上是古蹟的,不就是「
希望工程」這些學校嗎?而現在的我,不正是在為古蹟的誕生過程拍照嗎
?一想到這點,我就覺得有緣,而且幸福。



〈排隊彎彎的那一族〉


集集國小的工程進度顯然正進行在一個關鍵段落上,工人們從卡車上卸下
一片片的模板,為不久就要進行的鋼骨梁柱灌漿作業做準備。

真難想像啊!每一位工人都開開心心地在做這些粗工。從他們黝黑的臉色
和深邃的輪廓,馬上就能認出是原住民。我開口搭訕:

「你們是那一族的呀?」

最壯、笑聲也最響的那一位搶著回答:

「排隊會彎來彎去的排灣族!」

勞累並沒有使他們失去幽默,我一時也被他們開朗的個性給感染了:

「你們排起隊來雖然會彎來彎去,每條鋼筋卻是綁得有夠直啊……」

這麼一說,引得眾人七嘴八舌地聊開了:

「怎能不直?這是學校呀!我們正在為自己的下一代做事哩!」

「我敢說除非震央就在這底下,要不然十級地震也毀不了這間學校,這我
敢拍胸脯保證……」

能為自己在做的事感到驕傲,就是莫大的成就!我也很感驕傲地替他們留
下這一幀照片。沖洗出來時,為了填寫他們的名字,才發現八人中我才抄
到了七位。由左至右是:王志明、古文生、潘建一、潘建義、高節香、阮
啟明、連春吉。那一位躲在後面,只露出頭的工人可惜沒留下名和姓。

不過,我永遠記得,他也是排隊彎彎的那一族。



〈精神上的獎〉


那天我在社寮國小工地和三位工人的對話,被大愛電視台的攝影師陶凱倫
給一五一十地錄了下來,而我是直到看電視播出時才發現的。

原本只是閒聊的幾句話,卻叫人看出,有時工人的話竟比文化人更能直入
事理核心。我高興地把這些對話抄錄下來:

阮:「你看起來最年輕,長得好像是泰雅族。從那堥茠滿H是不是宜蘭的
南澳?」

甲:「你怎麼知道?一說就中!」

阮:「我全省走透透,看多了就不必猜。我常去南澳拍照,很可能拍過你
,因為你的樣子有點熟……,怎麼會到這麼遠的地方來蓋房子?」

乙:「本來我們是在台北工地的,一聽說要蓋學校就跑來了!」

阮:「這麼有愛心,是故意說給我聽的,還是真的為下一代?」

丙:「當然是真的,不過比起你,我們這算不了什麼,你們慈濟都是在做
義務的!」

阮:「你們只要不偷工、把它做得很實在,就比做義務的還要好……」

丙:「這是功德事業,怎麼可以偷工。」

阮:「來來來,大家出力一點!我好好替你們拍張照片。」

乙:「你拍照得獎,就要請客。」

阮:「如果要請,我豈不是要請幾千人?我的照片會得的不是一般的獎。


丙:「那是精神上的獎囉。」

沒錯!這些工人還真了解我。我從沒參加過任何攝影比賽,卻已經得過無
數精神上的獎。

那天,我特別用心地替他們留了影。從左至右是:李政陽、秦祥麟、夏政
德。這三位工人也該得獎──得一個賽過金錢與物質的精神獎!



〈讓水泥和鋼筋也有愛〉


天氣太熱。地梁灌漿後,為了避免水泥乾燥速度太快,所以得定時澆水降
溫,這樣凝結後就會得到最大的堅固度。這些小細節,「希望工程」的工
人們是不會馬虎的。

這位女工拿著水管來回澆水。她從容而優雅的背影,令人覺得這堛漱籅d
鋼筋彷彿都受到愛心的灌溉,會長芽、會開花、會結成希望的果實。

這些日子,我感覺到一股特殊的工地文化正在隱然形成。我看到工人的態
度一天天地在改變。

最早,不少人覺得為什麼慈濟的工程如此挑剔難做──卡車出工地時,一
定得經過水窪,把車身洗乾淨,免得弄髒公共馬路;挖土方時,工地得灑
水,免得塵土飛揚造成公害;工地的垃圾隨時清理,以防髒東西使灌漿品
質打折扣;每一根鋼筋的鐵線該怎麼綁都有圖示、模板的接頭要如何處理
也有規定……

而現在我卻看到工人再也不嫌麻煩了。每個人都心甘情願地在做,而且以
做為榮。

聽說豐東國中的工地更特別。上梁典禮的那一天,工人還上台表演慈濟的
手語歌呢!這些工人朋友呀!您們綁鋼筋而長滿硬繭的雙手,也愈來愈慈
濟了。

好可惜,這所學校我到現在還沒去過。因為一路拍下來,慈濟所援建的學
校愈來愈多。到目前為止,我才拍了四十所,我的工作離完成還早著呢!

豐東工地的朋友們,等等我,讓我有緣拍到您們在工地上表演手語的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