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風雪七百里

◎撰文/徐錫滿


一場歡樂的旅程,
變成令人哀痛的災難,奪去三位母親的生命;
七百里冰天雪地中,
志工伸出宛如母親般溫暖的手撫傷慰痛……



「寒冬為我蓋暖被,夏日為我拭去汗水……
是你耐心地牽引我,給我依靠和安慰……
天上彎著那半邊月,像那母親的側影一樣美……」



十二月十八日,在台北第一殯儀館公祭現場,慈正師姊用清嘹圓潤的嗓音
,唱著「母親的手」,撩起在場每一個人的心弦,拿起了手巾,頻頻拭淚
……

車禍中生還的端端和樂波,兩個五、六歲的小男孩,一個手上纏繞著繃帶
、一個坐在輪椅上,為著來向媽媽致祭的各界人士答禮……小小身影,乘
載得了幾多愁?從加拿大一路陪伴他們返台的何國慶師兄,看著看著,濕
了雙眼……



驚惶那一刻


加拿大時間十一月二十七日傍晚五點四十分,搭載台灣旅行團「加拿大溫
泉賞雪九日遊」的遊覽車,滿載一車歡樂,在風景如畫的卑詩省甘露市,
向高登市的溫泉旅館駛去;突然一陣打滑後猛烈的撞擊,瞬間奪走了六條
人命、二十一人輕重傷。

在台灣的詹偉勳得知車禍發生,已經是二十個小時後了,旅客傷亡狀況不
明,太太是生?是死?一顆心忐忑不安……突然,手機響起──

「是沈義雯女士的先生嗎?我們是加拿大慈濟功德會,你太太現在平安…
…」這通報平安的電話讓詹偉勳糾結的心,頓時舒緩開來。

而沈義雯在美國的姊姊,也隨後接到慈濟人的電話,告訴她母親與妹妹都
沒有生命危險。她喜極而泣不停地道謝……

「非常感謝慈濟,任何事情發生的時候,馬上就能看到你們,在台灣是這
樣,在國外也一樣!你們的行動非常快,真的非常感謝!」十一位從台灣
趕來的家屬二十八日抵達溫哥華機場,六位慈濟志工已在機場等候,詹偉
勳一下機看到加國慈濟志工,激動地說。

慈濟志工體貼家屬焦急心切的情緒,立即在機場做簡報,讓大家了解親人
目前的狀況與醫院處理情形;許多家屬聽了簡報後,鬆了一大口氣,也暫
時放了心。

而當家屬說出姓名,志工立即撥電話給在醫院照料傷者的志工,協助其和
受傷的親人通話。隨後並陪同前往醫院、車禍現場,及遺體停放處處理善
後。



七百公里馳援


「雖然我們沒有處理急難的經驗,但大家平常從大愛電視台與《慈濟道侶
》、《慈濟》月刊的報導中,得知別的地方的慈濟人怎麼做,我們也跟著
用心學、用心去做……」

慈濟加拿大分會負責人何國慶說,二十八日一早得知車禍消息,召開緊急
會議後,先組成六人關懷小組前往出事地點。由於事出緊急不克準備行李
,關懷小組帶著其他志工脫下來的毛衣、大外套及雪鞋,還有身上掏出的
現金以及手機,即刻啟程搭機趕往維農、基隆那、鮭魚灣、甘露市等四所
醫院。

搭了九十分鐘的飛機、兩個小時的巴士,才抵達甘露市。由於各醫院距離
也需一兩個小時車程,志工便在當地租車,方便往來各醫院關懷傷患,或
留院陪伴。

受傷嚴重躺在醫院的沈義雯,在傷勢稍稍穩定後,憂心同行的母親安危,
而語言不通又不知從何聯繫起;慈濟人幫她詢問後,轉達母親平安的訊息
,她才轉憂為喜,安心養傷。



媽媽在那堙H


「爸爸來了嗎?」五歲的小傷患端端半夢半醒地問著。

他頭部撞擊、臉部擦傷,醫師正擔心他撞擊的程度及受驚嚇的後遺症出現
。大部分時間都醒著吵著要找媽媽的他,在慈濟人趕來醫院與他說說話後
,情緒漸漸穩定了下來。

「端端!爸爸還在飛機上,你乖乖地睡一下,睡醒了爸爸就在你旁邊囉!
」慈優師姊心疼地俯下身子哄他。

「阿姨!你知道我媽媽在那媔隉H你帶我去找媽媽好嗎?」殘酷的事實是
,他的母親與外婆在車禍當時就已往生。

「阿姨抱抱你好嗎?」端端立刻伸出雙手,師姊心疼地抱起了他,輕輕搖
晃著他小小的身子,希望能安撫他的情緒。

「阿姨!你現在就帶我去找媽媽好不好?不然你帶我去找爸爸,再和爸爸
一起去找媽媽好不好?」稚嫩的聲音輕輕哭著、求著,師姊緩緩地搖著懷
中的小端端,心中升起片片不忍。

「端端乖,端端頭燙燙,趕快趴在阿姨肩上睡,把燙燙睡不見!現在外面
黑漆漆又下雪,阿姨帶端端出去會很危險喔!阿姨抱緊端端等天亮爸爸來
!阿姨陪端端好嗎?」

「好!」他終於乖乖地趴在慈優肩上睡了。

六歲大的樂波稍長端端幾個月,傷勢較為嚴重,骨折讓他疼痛不已,也因
為驚嚇過度,不時從睡夢中驚醒,叫喚著爸爸去找媽媽。樂波的母親同樣
在車禍中喪生,慈濟志工在一旁撫慰著,不時找話題和他逗樂。

一場歡樂的旅程,成為令人哀痛的災難;這場車禍罹難者中有三位是台灣
女性──端端的母親、外婆與樂波的母親。



風雪中接送


十一月二十九日晚間,在溫哥華機場,四位往生者家屬心急如焚,希望早
些趕到醫院探視沒了母親的孩子,更想見到逝去親人的最後一面。然而風
雪交加,境內班機一再延誤,好不容易起飛了,卻又無法降落,只得停在
距離更遠的機場。

溫哥華的慈濟志工得知消息,趕了兩三小時的路程去接機,接著又連夜驅
車載送家屬到醫院及遺體停放處。到達醫院時,已是凌晨一點多了……

「端端從中午十二點開始數著時間等爸爸出現,班機的時間一再更改,我
一再向他保證爸爸一定會趕來醫院看他……他還是不停地找爸爸……」濟
謙師兄說。

「爸爸為什麼不開車來?爸爸開車技術很好的啊?」端端問。

濟謙師兄抱著端端站在窗台上,看著外面的冰天雪地,就是沒見著父親半
個身影,足足站了半個多小時,端端累了,才又回到了床上,睡著了,手
還緊緊地抓著師兄的手……

凌晨一點四十分,端端的爸爸、舅舅、舅舅的朋友與樂波的爸爸一行四人
,趕到了醫院。

端端一見到父親,緊緊地抱住爸爸,淚珠同時在兩人臉頰滾落……

「爸爸!你再也不要離開我了,好不好?」端端說出這句話後,放聲大哭
出來。

「爸爸會照顧你一輩子!」端端的爸爸心痛地說。

「爸爸,我也會照顧你一輩子!」

一場「分離」的團聚,讓父子倆在冰雪的異鄉堙A緊緊相擁,互依互慰…
…在旁的加國護理人員也淚流不已。



輕輕撫慰,細細照料


慈濟志工以輪班方式到醫院照顧家屬,不僅關心傷者的進展,也儘量做到
讓家屬身心安頓。

「慈濟人天天送三餐、水果到醫院,擔心我吃不下,勸我吃飯;擔心我過
度勞累,還為我按摩。因為人生地不熟,語言的障礙,是我行前的最大擔
憂,慈濟人協助翻譯,減輕了我的壓力和困擾。」太太林彩英昏迷不醒在
加護病房與死神搏鬥,何先生傷心不已,他感謝慈濟人對妻子的照料和對
他的關懷。

林彩英轉往溫哥華中央醫院手術後,奇蹟地漸復生機,何先生才眉頭漸舒
。「手術後,慈濟志工仍不斷尋問彩英的狀況,只要知道有稍微好轉的反
應時,大家笑得比我還開心。這分發自內心的笑容,令我很震撼,這是多
少金錢都買不到的。」何先生對著太太說:「妳要快快好起來喔!讓我們
一起加入慈濟!」

十一位傷勢較輕的旅客十一月二十九日搭境內班機抵溫哥華,慈濟人已在
機場等候接機。旅客一下機,看到旅行社為他們準備的遊覽車都不敢上車
,慈濟志工伸出雙手,擁抱受了驚的他們,安慰著說:「安心!已經平安
了……我們都在這堙K…」旅客才一一上車。

慈濟志工為在旅館等候班機返台的旅客,準備了台式便當及水果,幾天沒
心情吃飯的他們,看到這溫暖的「家鄉味」,幾乎都吃個精光。



燭光悼亡者


十二月一日下午在車禍現場,慈濟人幫往生者的家屬擺好香案,以莊嚴佛
號相伴──

端端的爸爸捧著鮮花、妻子的遺照,始終淚流滿面,聲聲呼喚愛妻的名字
;樂波的爸爸傷痛不已,喃喃地向亡妻和她腹中未出世的孩子傾訴不捨和
祝福……

端端的舅舅看著母親和妹妹出事的地方,強忍了幾天的淚水終於潰堤。此
刻的他跪在雪地上,把媽媽的遺照抱在懷中,一邊燃燒著紙錢,一邊哭喚
著:「媽媽!媽媽!」

目睹此情此景,志工們唯有更誠心地唱頌佛號,把祝福送給罹難者,也期
望家屬們能勇敢地再站起來……

當地居民也非常關心傷亡者,不僅主動送禮物及食物到醫院,還為往生者
舉辦燭光追悼會。會中,慈濟志工代表往生者、受傷者、受驚嚇者等所有
遊客,對居民表達感謝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