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手千眼》

祖祖輩輩的夢想

◎撰文/徐錫滿


「開門是山、出外爬山、吃飯靠山、山外有山」,
在重山困鎖下,麻山子民要走出貧窮,唯有靠教育,
然而,艱苦的環境並不一定允許他們這麼做……



一陣陣輕風盪漾
一片片白雲靄靄
一群群山巒競秀
一鋤鋤破土開山
貴州的奇山異水是大地的瑰寶
怎奈卻是山區農民肩上的重擔……



初抵貴州上空,從飛機上俯視,一片片相連的山巒雖不高,卻綿延不絕。
飛機再往下飛,仔細一瞧,有些山腰已被挖平了一半,令人想起了台灣山
河的累累傷痕。

貴州的面積約是台灣的五倍,但溶岩地形就占了全省總面積的百分之七十
以上。這樣特殊的地形,雨水經石灰岩裂縫滲入地下,地表幾乎沒有河流
,一片乾荒,故有「水在地下流,禾在田中死」的現象,並不適合農業發
展;然而此地居民多以

農耕為業,稻米、玉米及蕎麥是主食,因產量少、物資貴,有此一說「貴
州」因是得名。

地形高低起伏也阻礙居民生存發展。貴州省內國家級的貧困縣有四十八個
,國民平均生產總值名列全中國大陸倒數第一,比倒數第二的甘肅省還低
一千多元;三千多萬人口中,貧困人口約三百一十五萬人。

慈濟基金會在此進行長期扶困計畫,為探勘冬令來臨前的發放場地、助學
金發放與麻山區貧困居民易地遷村等事宜,十一月十三至十七日,慈濟志
工再度踏上了貴州這片土地。



三面破牆也是家


出了機場,兩旁盡是山壁峻嶺,才知機場也是從群山挖鑿闢建的,這是貴
州人向天爭地的一個實例。「開門是山、出外爬山、吃飯靠山、山外有山
」,正是貴州「地無三里平」的寫照。

再往市中心駛去,看到貴陽的繁華,實在令人難與貧窮聯想,由此可以想
見城鄉發展的落差。

之後幾日,往赴紫雲、羅甸等山區鄉村途中,已不見水泥道路,盡是些揚
灰的石子路,若遇積水,則是一片泥濘難行,一路搖晃顛簸,對於發展觀
光業來說,極為不利。

沿路多見開修道路之村民,不分男女老幼,個個負鋤,揮汗入土。男有七
十老翁,女有懷背襁褓之婦;老有六旬老嫗,幼有五歲垂髫,一問之下,
才知道他們是在打工修路,或在山邊向內開挖地基、鑿壁取石,一土一石
、一磚一瓦地親手來蓋建自己的新房。

途經幾戶特貧苗族人家,房屋極為簡陋,多是茅草覆頂的木結構屋,千瘡
百孔,堪避風雨而已。牲畜是他們最大的財產,唯恐走失,只好圈養在家
中;豬牛飼於底層,人則居住其上。

嚴格來說,整個房屋不過是用數片木板或竹編串搭而成,中間罅隙難抵寒
風;室內狹隘異常,無明顯區隔,雞犬往來其中,衛生堪憂;樓房結構老
舊鬆散,搖搖欲墜,人住其中,如覆巢之卵,岌岌可危。

在前往羅甸縣羅沙鄉的路上,遇見一位十六歲、才就讀小學五年級的劉金
龍正在土牆後生火煮食,問他家住那兒?原來這就是他的「家」。

由於舊屋是違建,已被政府拆除,慈濟援建的新屋又尚未完工,目前只好
暫住在這破壁敗屋──只剩三面破牆,另一面牆隳壞了大半,只能算是個
屏風,縫大的連隻牛都可衝進屋去;屋頂也只遮了一小部分,抬頭仰望足
可一覽星空。這房子完全「夜不閉戶」,更別說抵禦寒風了!



萬分辛酸換幸福


在羅甸縣董架鄉舉行慈濟新村奠基儀式,村民在慈濟人前腳剛入時,便燃
放串串的鞭炮,炮聲直響了兩分鐘,遠遠傳向四周的山谷。

「我們是來自台灣的佛教慈濟基金會,上次我們來到董架鄉,看到各位為
了要建立家園,用無比的毅力與堅決的信心開鑿石頭山,令我們深受感動
……」慈濟基金會副總執行長王端正表示,安身才可以立命,安居才可以
樂業;這將是慈濟貴州扶困計畫第一個示範村的援建工程。

開山需要爆破的炸藥,對村民而言是一項不小的負擔,為了省下這筆費用
,他們以人力一土一石地往山內挖去。

四十五歲的蔣本榮代表新村居民致詞,他表示在台灣同胞資助下,瑤山村
的居民從貧困的山媥E到這條件優越的路邊,奠基這天正是祖祖輩輩早已
夢想的,但由於窮困一直無法實現的願望……

三十歲的蔣本開原本在廣東農場打工,得知慈濟補助他們遷建新房,便返
鄉從事建屋工作。蔣本開有兩個正值學齡的孩子要扶養,若單憑己力興建
新房,幾乎是不可能。

奠基石置於地洞內,鏟子環列於四周,待大家鏟起土的剎那,也象徵慈濟
新村正式在此奠基,相信再過不久,一座石頭新村就將落成。這是萬分辛
酸換來的幸福,也是一分世世代代的期待。



布滿厚繭的小手


在紫雲縣宗地鄉苗族、布依族自治縣民族學校的助學金發放會場,受獎學
生必須在名冊中簽名後才領獎。有些一、二年級的小朋友,還沒來得及學
會書寫自己的姓名,只能照樣塗鴉上去;有的或因失學、輟學過久,早已
忘了自己的名字要怎麼寫。有些布滿厚繭的小手,太久沒有握筆,寫起字
來抖動不已,但他們認真的模樣,真教人疼惜。

在貴州的偏遠地區,貧困加上農工缺乏人力,是這媥Ь眹鉞ˊ躨ヰ漸D要
原因;許多父母一開始會讓子女上學,待孩子有了勞動力後,便不讓兒女
繼續求學。

羅甸縣董架小學的助學金發放會場,十五歲的程登英,帶著四位弟妹一同
前來領取助學金。他們還有一位十八歲、從未念過書的姊姊,在家幫忙農
事;登英也只念到三年級就輟學了,現在跟兩位妹妹一同重讀小學三年級
。她的字寫得極秀麗,與那因耕田、砍材而磨出厚繭的雙手相比,極不搭
襯。

看著三妹登芬緩緩地從破舊泛黃的書包堙A拿出一包滿是塵土的塑膠袋,
原來媕Y裝著的,都是她多年前用過的課本。每一本保存的跟以前一樣,
那分小心翼翼,讓人覺得這份不到百元的贈禮,是分遲來的愛心。



麻山孩童上學去


花溪區高波鄉有些村子沒有公路,須徒步三、四小時的行程,有幾位小朋
友走了十二里的山路,才來到大洪小學助學金發放會場。

王德石小朋友長得清秀細緻,不仔細看還分辨不出他的性別;留著一頭過
肩長髮,可能因太久沒有沖洗、修整,整個頭髮或硬化成了髮塊,或糾結
成一團一團的結。

在少數民族的習俗中,小男孩剪髮要照生辰來算,或三歲、或五歲,抑或
九歲才被允許修剪。有些地區則因山地過度開發,水土流失嚴重,造成區
域性缺水,居民取水必須走上幾個小時的路程,若遇乾旱,則須動員全家
大小,挑水度日。在這樣的環境下,洗頭、洗澡成為他們生活上一項奢侈
的行為。

他們都是麻山貧困地區的孩子,多麼渴望能多讀幾年書、多學一點智識,
為改變家鄉落後的面貌作出一點貢獻,但艱苦的生活條件並不一定允許他
們這麼做……這些從孩子口中說出的話,聽了令人鼻酸。

貧窮不可怕,可怕的在於失去脫離貧困的勇氣;困難不可怕,可怕的在於
失去克服困難的毅力。

在重山的困鎖下,麻山地區人民要走出貧困,唯有藉著後天的教育,努力
學習知識與智慧,來突破先天環境不良的限制。願慈濟人這分遠來的大愛
,讓他們能有更多的勇氣衝破困境,許自己一個希望的未來。




麻山長期扶困計畫


◎撰文/徐錫滿


二○○○年六月初,慈濟訪問團跋涉深入貴州窮鄉僻壤,了解少數民族生
存的困境。隨即針對花溪、羅甸、紫雲等麻山地區居民,擬定長期扶困計
畫:

一,對失學兒童發放助學金,讓他們人助而自助,早日脫離貧困;

二,提供經費幫助村民遷離生存環境惡劣的山村,移居地形及交通條件較
  好的地區,重建具地方文化及民族特色的新村;

三,提供特困農戶生活補助,如發放大米、棉衣及棉被等民生物資。

繼八月底再度踏上黔之旅簽妥住房援建協議書後,十一月此行除了發放貧
困失學兒童助學金之外,也勘察新村預定地及興建工程,並於羅甸縣舉行
新村奠基儀式。目前正籌備冬令發放,預計年初針對貧困農戶發放棉衣、
棉被、大米等。


(編按:麻山及石頭山,意指石灰岩地形,植物不易生長,只能零星長出
一點綠意。)




▲慈濟貴州扶困現況

地區 花溪區 紫雲縣 羅甸縣 總計
助學金名額

201人

99人

83人

383人
遷村重建戶數

77戶

規畫中

101戶

178戶
(不含規畫中)
冬令發放
(大米、棉衣、棉被)戶數

元月初將發放約
三千八百戶


製表日期:2000.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