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令發放特別報導》

我和兒子的約定

◎撰文/賴麗君


從兒子三歲那年做第一次氣切手術至今,
二十多年來幾乎沒有離開過醫院;
林肇榮最大的心願是,有一天兒子能離開病床,
和他一起圍爐。



天剛亮,空氣中仍彌漫著寒氣,林肇榮拖著疲憊的步伐步出大樓;當人們
漸漸甦醒,準備一天的生活,他才要下班回家休息。

五十二歲了,體力大不如前,一天十二小時的大樓管理工作頗令他吃不消
,但還是得撐下去啊!家堛爾g濟重擔還壓在他肩上。

想當年他們家可是地方上的有錢人,如今一貧如洗,心中不免感慨萬千!
他常常這樣想:也許年少太輕狂,不懂得珍惜,才落得今天這般田地。

命運的轉逆永遠令人措手不及。林肇榮十九歲結婚,不久,妻子產下一子
,當全家上下歡欣鼓舞之際,卻發現孩子患有先天性肺功能失調,醫師說
必須終生依賴呼吸器維生。當時健保制度尚未實施,龐大的醫藥費鯨吞蠶
食般地花盡家產。

「呼吸器要自己租,一天租金要五千元。不要說二十多年前,現在人一天
要花五千元醫藥費也很驚人!」林肇榮搖頭又嘆氣說,花錢不打緊,最可
憐的是兒子三歲做氣切手術後,二十多年來幾乎以醫院為「家」。

兒子的醫藥費像無底洞般,怎麼填也填不滿,父親留下的五棟房子一棟棟
賣掉,後來連自己居住的房子也賣掉還債,「想不到我也有落魄的一天,
以前我家很有錢,從不用煩惱什麼,每天都跟朋友鬼混,吃喝玩樂樣樣來
,也許是玩過頭,上天要懲罰我。」

妻子無法忍受逐漸困窘的生活,依然好賭成性,林肇榮忍無可忍,只好以
離婚收場。

也許是緣分,一次林肇榮到台中找朋友,認識了現在的妻子。「她要嫁給
我之前,我把兒子患病的事實告訴她,她說願意幫我照顧兒子。人家都說
後母不會疼前妻的孩子,但她比親生母還疼我兒子,每次下班就去醫院照
顧兒子,二十多年來都是這樣。」林肇榮說。

兒子的病及經濟重擔日日夜夜盤繞在他的腦海,痛苦與壓力讓他染上酒癮
,一度他想不開吞安眠藥自殺。

「那天他一個人在房堙A我叫他出來吃飯,他回答說好,卻沒有動靜,我
要開門進去卻打不開,心想一定出事了,趕緊用菜刀將門撬開,這時他已
經躺在地上了。」回憶當時情景,林太太仍心有餘悸:「還好發現得早,
不然他就去了,我跟他說:『假如你死了,兒子怎麼活下去啊?』他聽了
流下眼淚很後悔。」

一方面為了賺更多錢,一方面為了逃避,林肇榮辭掉工廠工作去跑船,總
是一年半載才回家一次,兒子及家塈馴交給妻子照顧。

那時兒子已經上小學,病發作的時候,林太太就每天揹著他上、下學,一
直到他國中畢業。

「他這種病不發作的時候,其實跟健康人沒什麼兩樣,但是一發作就有生
命危險,前一分鐘還好好的,後一分鐘可能就送去急救了,尤其很怕感染
,空氣不好也會受不了。」

林太太說,好一陣子,兒子的情況很不樂觀,醫師怕他半夜休克,特別交
代她半夜要喚他起床,好幾個月,她陪兒子睡病房,夜媯L法入眠,深怕
兒子再也睜不開眼睛。

「有一次叫他都叫不醒,趕快叫醫師來急救,急救七、八小時才救回來。
這可憐的孩子,已經做了好幾十次氣切手術,現在身上都插滿管子,一下
子要抽痰、一下子抽積水,他曾經痛得受不了,將身上的管子通通拔光說
要自殺。」想到兒子的情形,林太太心疼不已。

在善心人士的提報下,慈濟於民國八十六年開始濟助他們,志工吳秀元等
人也常常前往林家關懷。

「那時林肇榮還是每天喝得醉醺醺的,常常跟我們抱怨鄰居說他壞話。我
跟他說:如果要讓人家喜歡你,就要先把酒戒掉。」吳秀元說,他們採取
緊迫盯人的方式,天天打電話問他戒了沒,不到一個月,他就把菸、酒戒
掉了。

「他這個人很阿莎力,說戒就戒,戒酒後,還一一去跟鄰居道歉。現在他
身體變好了,跟鄰居的關係也融洽多了。」

現在林肇榮在一家保全公司上班,也常常參與慈濟活動;例如地震後到中
部幫忙蓋大愛屋、到大林慈濟醫院協助鋪連鎖磚。

「看到他慢慢成長真的很不容易,以前他很自卑,第一次請他去參加冬令
發放,他覺得很丟臉不願意去,第二次千請萬請他才去。」吳秀元糗著林
肇榮說。

林肇榮笑呵呵地回答:「那時很想不開,以前我們很有錢,去那邊怕大家
認出我來,後來去一次才覺得自己多想,大家都是一家人,沒什麼好自卑
的。」

林肇榮希望有一天兒子也能健健康康地去參加冬令圍爐,和大家團圓,「
這是我跟兒子的約定,希望有實現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