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令發放特別報導》

守燈塔的人

◎撰文/賴麗君


脊髓損傷的蔡惠得,在被服務與服務他人中,
不再埋怨自己命運坎坷,對妻子的離去也泰然處之,
他說:「世間溫暖很多!」



按了幾次門鈕,良久才有人應門,是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開門請我們
進去後,卻一溜煙地跑回房間。

「阮這個孫仔看見人來就會躲起來,怕人看到伊那雙殘廢的手。」一頭皚
皚白髮的蔡阿嬤緩緩從房間走出來,領著我們去看她脊髓損傷的兒子蔡惠
得。

蔡惠得躺在一間狹窄的房間堙A只見床上到處堆滿報紙文件。他不好意思
地說:「癱瘓在床二十多年來,都靠八十五歲的老母照料生活起居,就像
照顧囝仔同款。」

因為蔡惠得身軀太重,下床得請殘障協會義工余垂忠,以裝設在床頭的吊
架將他「吊」下床。「什麼是『咫尺天涯』,我感受最深!明明一杯水就
在眼前,可是卻拿不到!」

「以前活跳跳,那知會摔成這款?」蔡惠得無奈道出心聲。

民國七十七年某一天,半夜兩、三點蔡惠得在浴室洗澡,正當他愉悅地吹
著口哨,一不小心整個人滑倒在地,要爬起來卻使不上力,後來請家人抬
到床上,翌日去看推拿師,推拿師往背部一抓,搖搖頭說:「你的傷很嚴
重,不看醫師恐怕不行!」

「原以為治療一下就沒代誌,沒想到醫師說傷到脊髓沒辦法醫,我聽了很
鬱卒,想乾脆去死卡快活。」

本來蔡惠得還可以坐著輪椅行動,後來病情愈來愈嚴重,只剩下手部可以
活動,一切起居都須靠他人協助。

「以前我自己開工廠,擁有三百多名員工,生意做得不錯,出事後一方面
無法管理,一方面需要用錢,就把工廠賣了。」

正當他陷入絕境、窮愁潦倒之時,妻子提出了離婚的要求。「這也不能怪
伊,伊還少年,我也不忍心看伊跟著我受苦。恁看這個厝──老的老、倒
的倒、殘障的殘障,伊留下來只有艱苦的分。」

蔡惠得育有一子,天生雙手萎縮,只能打零工,賺取微薄生活費養活自己
。蔡惠得雖有政府殘障補助,母親也有老人津貼,但生活仍是相當拮据。

民國八十五年,慈濟志工至蔡家關懷。「沒多久慈濟就按月寄來補助金。
」蔡惠得說,這不僅解決了他們經濟上的燃眉之急,志工們提供精神上的
支持,更讓他覺得活著有希望。

「因為常年躺著不免長褥瘡,康鳳棱師姊當護士的弟媳天天來幫我擦藥,
實在很感動哩!」蔡惠得說。

從慈濟志工身上,蔡惠得也學習到付出的精神,不僅加入台南市脊髓損傷
協會義工行列,輔導病友,也到台南市政府當義工,幫忙身心障礙勞工申
請貸款、生活補助。

每天早上六、七點起床後,蔡惠得在余垂忠的協助下,坐著輪椅到市政府
報到,開始一天的「工作」;直到下午四、五點才回家,兩年來從無間斷
。雖然最近褥瘡復發才在家休養,但他也不閒著,每天不斷接求助電話,
協助殘障朋友或提供精神上的鼓勵,有空也研讀各項法律充實自己。

他將所有資料一項項疊在伸手可及之處,以便隨時取用,求助案件愈多,
床頭的資料就堆得愈高。

「我國中才開始學ㄅ、ㄆ、ㄇ,字都不太會寫,受傷後利用空中大學自修
,練字、寫文章,十幾年沒有間斷,現在才會替人寫公文。」蔡惠得也常
常在報上投稿抒發己見,看到他一手好字、好文筆,很難想像他只有國中
畢業。

儘管行動不便,慈濟一年一度的冬令圍爐,蔡惠得和母親一定會參加。「
你看我經年累月躺在床上,很少跟朋友來往,過年也是冷冷清清,有這樣
一個圍爐活動,可以讓我們出去熱鬧、熱鬧,真的很歡喜、很溫馨!」

最令他回味無窮的是師姊們親手做的佳餚,「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呷的素菜
,比人辦桌卡好呷,晚上作夢攏ㄟ偷笑!」

蔡惠得不再埋怨自己坎坷的命運,對妻子的離去也泰然處之,他說:「世
間溫暖很多!」我想這種心態不是一日養成,需要很多勇氣去承擔,慢慢
地從悲傷中釋然。

他曾在文章中將慈濟人比喻為守著燈塔為他人引航的人,現在我覺得他也
是那個守著燈塔的人,照亮每個殘缺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