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令發放特別報導》

珍藏的紅包

◎撰文/范毓雯


黃進生拿出藏在衣服內堛漪鶗]袋說:
「這是我過去幾年摸彩抽到的紅包,
是師兄姊特別捐出來的,
我捨不得用,都留著作紀念。」



抱著一線希望,黃進生寫了一封信到慈濟台中分會,信的內容大約是描述
生活困難又體弱多病,無法維持家計,希望慈濟能幫助……一個多月後,
大甲的慈濟志工開始去關心,至今已過了五冬。

那天,隨著劉明和莊瑞容一同來到黃進生家中,邀請他們一家人元月十四
日到大甲聯絡處圍爐。

「去給你們請喔!好啊!」黃母想到前幾年去參加冬令發放的情景,不禁
滿臉笑意。

「伊回來一直說師兄姊對伊多親切,每年表演的節目都不一樣。我今年也
會帶全家去,恁放心啦!」黃進生說。

民國八十五年,慈濟開始濟助黃進生,當時他體弱多病無法工作,三個孩
子也尚在就學中,父母年歲大,太太瘖啞,領有殘障補助,不過也不敷這
一家人開銷;民國八十七年,黃進生身體稍稍好轉開始工作後,便停止濟
助,直到去年,又因胃潰瘍開刀、C型肝炎復發,無法工作,才又繼續接
受幫助。

「過完年後,找到工作穩定下來,我就想跟師兄姊商量不用再濟助了!我
們艱苦,也有人比我們更困難,把機會給別人,畢竟這是大家的流汗錢。
」景氣不佳的時機,黃進生還是有找工作的打算。

「我現在是煩惱身體,看醫師看到不好意思;藥吃多了也怕會傷胃。」

「大家都關心你,往好的方面想才不會心情鬱卒。」莊瑞容鼓勵他:「藥
要吃,也要有耐心一點。」

除了身體狀況,婆媳問題也令黃進生困擾。太太因為瘖啞,無法用言語表
達內心感受,有時心中一急便漫天地比手畫腳起來,婆婆看媳婦似是瞋目
怒斥的模樣,便也心生不悅而責斥起媳婦來。

於是,大家便以今年上人所講的「合心」、「和氣」、「互愛」、「協力
」來勸慰黃進生與黃母,要他們多體諒她無法表達的心情。

「我有在聽啦!恁講的話我攏有在聽。我受恁幫忙也有四、五年了,每一
次恁來攏講道理給我聽又鼓勵我,關心我的家庭,也關心我身體健康,不
會看我是窮人就瞧不起。」

劉明稱許黃進生雖然過得艱困,對母親還是懂得孝順。「父母親生我腳、
生我手,從小養到大,當然要孝順,只是沒有辦法讓父母過好日子,很懊
惱!」

「我有這個孝順兒子就很知足了,像我生病,趕緊拿開水、藥來給我吃。
三個孫子吃飯時也會夾菜給我吃。」聽黃母的口吻倒是不以苦日子為忤。

「我們怎麼照顧老人家,小孩子看到也會學,這就是教育。」莊瑞容說。

「我的家境雖然不好,但是我孩子都很聽話,要做什麼都會打電話回來講
。」「這就是你有好模範啊!」「嘸啦,那是恁會誇獎啦!」黃進生反倒
不好意思起來。

位在大甲聯絡處旁順天國中的活動中心堙A傳出了鑼鼓喧天的聲響,不知
情的人可能會以為是那家公司行號的年終尾牙,不過這兒可不是以轎車或
高額獎金吸引人,單單只是一種出自對人關懷的情感而凝聚眾人齊聚於此


「這是我過去摸彩抽到的紅包,一次一千多、一次九百,那是師兄姊特別
捐出來給大家摸彩的,我捨不得用,都留著作紀念。」黃進生拿出藏在衣
服內堛漪鶗]袋,這是他往年參加冬令發放摸彩抽到的紅包。

往年,大甲聯絡處的冬令發放除了圍爐、節目表演外,志工也會自掏腰包
讓照顧戶摸彩,在過年前夕討個吉利與祝福,雖然去年起便沒有摸彩活動
,黃進生倒是認為:「嘸摸彩嘛抹要緊啊!親像過年一樣,大家鬥陣作伙
,心情快活就好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