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髮之愛》

九十載生命地圖
──蔡寶珠

◎撰文/葉文鶯


蔡寶珠腦海中的台北地圖,
是靠一百多位會員的地址和搭公車
一一拼湊起來的。



「早上九點以前、下午兩三點以後在家,晚上十一、二點睡。」銀髮、清
瘦,走路輕飄飄卻精神矍鑠的蔡寶珠,過年就九十歲了,問她平時方便聯
絡的時段,回答可跟她做慈濟事一樣,一點兒都不含糊!

早上九點至午後兩三點,通常是她搭公車往返巿區各會員家收善款的時間
。以她目前一百多戶會員來說,每天至少要跑三戶以上,轉換公車加上與
會員話家常,難怪蔡寶珠對時間如此珍惜。

不過,現在忙碌的情況比從前改善多了,在還沒有培訓委員幫忙收功德款
之前,蔡寶珠擁有更多會員,每次去收款還得將上個月的收據一併送去,
「整疊收據排呷通鋪滿滿是,把會員地址相近的放在一起,哎喲!做呷半
暝,算呷歡喜喔!」

接受日本教育的蔡寶珠,後來也學了漢字,因此除了每年更新勸募本,必
須麻煩子女代她抄寫會員名字外,其他如收款、登錄金額、核對送發收據
等,樣樣不假手他人,甚至有自信親自核對才不會出差錯呢!

「每天收了那幾戶、多少錢,我很少記錯。我從前的記憶力更好,心算也
快,到巿場買水果,老闆也說我這歐巴桑頭腦像『電腦』。不過現在去收
善款,都先記在紙上,回家再抄到勸募本。偶爾發現金額多出來,很煩惱
;如果少了,拿自己的錢出來墊都甘願,因為每筆善款都得來不易啊!」



多活一天,多做一天


雖然蔡寶珠年輕時經商,卻很少單獨外出,有事出門全靠兒女陪伴接送。
自從十多年前加入慈濟成為委員,收款、看病都獨自一人,搭公車、轉車
的工夫簡直是「卡遠嘛坐去」。她說,只要有會員的地址、電話,她一定
可以找到對方家!

蔡寶珠得遇證嚴上人,一心一意做慈濟至今,也是其來有自。

「民國七十二年,兒子飛機失事往生,我傷心了一年,後來聽了上人的話
,明白哀傷是沒有用的,不如多做善事,對死去的兒子也有益。七十幾歲
才知道有慈濟,再拖拖拉拉恐怕就跟不上了!」

長年勸募、做醫院志工、參加茶會或共修、為往生者助念、參加告別式,
凡是慈濟委員的活動,無論悹堨~外或從南到北,蔡寶珠只要知道一定出
席。有人誇她九十歲了,身體還如此硬朗,其實是她精勤的毅力令人望塵
莫及,願力戰勝了逐年衰弱的心臟。

十多年前,蔡寶珠心臟機能衰竭,「好像馬達動不了,差點死去,足足住
院一個月,醫師建議除非開刀,否則無法治癒。我說,七十幾歲了還開刀
,萬一手術失敗呢?醫師說有百分之九十五的成功率,但我想萬一我是其
中的百分之五呢?何況開心臟是大手術,至少要花十萬元以上,雖然醫師
預估可以再多活五年,我還是認為可惜啊!」

「開刀,只能救活我一個,我想不如把開刀的錢省下來蓋醫院,可以救更
多的人!」蔡寶珠決定不動手術,出院回家休養,醫師特別叮囑家人要隨
侍身旁,否則一旦再發作,恐怕危及性命。

那時候蔡寶珠在女兒的陪同下,依然四處向會員收功德款。女兒跟了兩個
月,蔡寶珠請她別再跟了。「我出院後身體反而比從前更好,也沒想到竟
又活了十多年!現在又不知要活到幾歲了?」

蔡寶珠笑瞇瞇地說:「反正多活一天,就多做一天慈濟,我要做到『夠本
』。妳知道嗎?我發這個願還真的很實在呢!」蔡寶珠接著又提起發生在
三年前夏天的一段經歷。



大願力,走出鬼門關


冒著七月溽暑,她搭公車到台北市和平東路附近收款,快到會員住處時,
突然間感到心跳停止,氣接不上來。

「我趕快走進大廈,想喘氣喘不出來,想咳又咳不出來,也不曉得怎麼還
知道要用力捶打心臟,又招手請管理員幫我用力拍後背,大約持續了五分
鐘,才感到通了一絲氣息。」

「那時我心想,善款收到一半,其他事情也沒交代,怎麼辦?難道做這樣
就夠了嗎?慈濟還有許多志業未完成,雖然我的力量微薄,但多少能盡些
心力。」蔡寶珠在身體漸漸恢復後,又繼續到九樓找會員。

本以為心臟衰竭的毛病就這樣過去了,沒想到四、五天後,她半夜醒來上
廁所,喝了口水,在搖椅上坐坐,忽然覺得心跳又停了,「這次停得更久
,我趕緊拍醒跟我睡在一起的孫子,去叫我兒子來幫我針灸。」

挨到天亮去掛急診,醫師說她的心瓣膜已經打不開。之後幾天,蔡寶珠面
無血色,全身軟綿綿,瘦了兩、三公斤,休養近半個月才漸有起色。

「進入慈濟,暝日都是慈濟,只要聽到慈濟要做什麼,我就出來做,沒有
一次厭倦。有時候人家看我在做慈濟,便說:『哎喲!歐巴桑,真熱呢!
』我說做慈濟不分寒熱,若要分寒熱、好天、落雨,那就免做啊!」

蔡寶珠執意自行搭公車收功德款,除了認為這種事可以自己來,不需要麻
煩別人,更重要的是可以多跟會員互動。

「原本兒子說要開車送我去,但為了不讓他等太久,我就無法多些時間與
會員講講話,所以除非是住遠一點的,我才會選在假日由兒子開車載我去
。」蔡寶珠深感上人對委員的期許──募款更要募心。



捐款不嫌少,收款不嫌遠


九十歲的老人單獨出門、搭乘公車,難免教人擔心。「之前醫師幫我做檢
查,說我是第四度骨質疏鬆,走路要小心,特別是不要跌倒。」

「我獨自出門總是相當注意,不過有時候我注意,別人卻不小心。那天參
加完一個告別式,我想順道去收功德款,剛好一群年輕人走過來,其中一
人突然撞了上來,我跌坐在地上,用傘支撐也站不起來,發現嘴堣]流血
了。」

又有一次在精舍因頭暈跌跤,蔡寶珠坐在椅子上休息,不敢驚動太多人,
然而眼前幾乎看不見,心臟幾近停擺,原本準備要送醫,後來恢復得差不
多,也就沒送醫。

「我每次跌倒能夠爬起來,都說:『阿彌陀佛,感恩喔!』也幸好沒有一
次送醫花錢。」

蔡寶珠的區組長陳錦花說,這種種幸運和不可思議,正來自於蔡寶珠的大
願力。

「我從不嫌遠,也不嫌人家捐的錢少,一百元我都親自去收。會員說我九
十歲怎麼還這麼健康,我告訴他們,事實上我有時也會做到頭暈目眩,只
是不想將痛苦表現出來;妳想想,都一大把年紀了,身體怎麼可能不出問
題?只是想把該做的事做一做,回家再休息就好了。」

有會員向她抱怨,近年經濟不景氣,想暫時停繳功德款,她回答:「景氣
這麼差,我們還有錢做慈濟,真加在(幸運)喔!做多做少不要緊,善根
不要斷。」

有的會員看她如此辛勞按月去收功德款,主動提議不如改成半年或一年繳
一次,省得老是麻煩她。

「我每個月和會員見面聊天,他們高興我也高興,而且我按月去收,他們
一次繳的金額不會太多,也比較不那麼心疼啊!」為了延續會員的善心,
蔡寶珠真是用心良苦。



今天做的事,明天成歷史


「我講話不成套啦!拉拉雜雜,感謝大家對我這麼好。到處有人叫我阿嬤
、阿祖,別人叫得歡喜,我聽得也歡喜。可能是我的白頭髮很好認,大家
認識我、疼惜我,事實上我沒做什麼,都是組長在帶動,我跟著大家一起
做而已!」

也難怪很多人被蔡寶珠的精神毅力和謙虛感動,不過話說她這把年紀,本
該享受清福,被奉為敬老尊賢的禮敬對象,可是直到現在,她仍不習慣走
路時有人攙扶,甚至和慈濟人走在一起,大家爭相為她提包包,她還覺得
難為情呢!

「在路上看到老人都上前幫忙了,更何況您是慈濟人的長輩,還讓您自己
提東西,實在說不過去。如果您不讓別人扶您、幫您提東西,讓人家誤認
為慈濟人不懂得敬重老人,那以後還有誰敢站在您旁邊啊?」

「哎,說得是喔!」蔡寶珠被陳錦花這麼一說,連連稱是,惹得大家大笑
不已。

傍晚時分,蔡寶珠走出位於忠孝東路巷內的台北分會,準備轉搭兩班公車
回家。迎面吹來了一陣涼風,稍微感冒的她,頂著低闇的鼻音,認真地說
了一句:「上人曾說,今天做的事,就是明天的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