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人間》

我還少年,才五十七歲而已

◎撰文/施慧凌


「我在這堙y佔位』又不能做代誌,才像垃圾咧!」
脊椎受傷的林安平,如今,不僅可以丟開柺杖,
還幫忙駕駛回收車到各處運載資源呢!



林安平拄著柺杖來到資源回收場,看到環保志工們俐落起勁的身手,不好
意思地跟陳勝豐說:「送我回去啦!我在這堙y佔位』又不能做代誌,才
像垃圾咧!」但大夥開朗熱情的招呼,終於讓來兩三次都「鬧彆扭」的林
安平逐漸軟化下來。

「他們找來一張椅子讓我坐,把分類好的寶特瓶、罐子放在我面前,讓我
用手把瓶子壓扁。」因脊椎受傷不能久坐,林安平做二、三十分鐘就得讓
人送回家休息。

「真不好意思!沒做什麼代誌,還要麻煩人家送來送去。」這樣的「溫馨
接送情」,從民國八十八年四月開始,如今一年多來,林安平不僅可以丟
開柺杖,還幫忙駕駛回收車到各處運載資源,難怪他總向人推薦──做環
保是最好的復健!



回首人生際遇


在台東的資源回收場,第一次見到林安平,他理著小平頭,髮已近乎半白


他的人生並不平順,兒時記憶只有繼父的虐待。當完兵後,他開始到處「
流浪」,直到在台東落地生根、娶妻生子,才安定下來。

民國七十八年,外遇的妻子帶著他們唯一的兒子離開,只留下兩個年幼女
兒以及將結束營業的自助餐店。六年後,他又因手術感染造成脊椎受傷,
不但無法站立行走,也開始三年多進出醫院的生活。

林安平的病情時好時壞,一度被送進加護病房住了三十五天,「維生的呼
吸管插在喉嚨很難過,我吵著要住普通病房,醫師說只要肺活量達到標準
就讓我出去。我一天就拚出去了!」雖然聲帶因當時呼吸管插得太久而受
傷,林安平還是憨直地笑著,用沙啞的聲音說:「要活就要拚!」



從厭世變開朗


久病的他也曾有厭世的念頭,幸好一段前植的緣,讓他重新在人生路上又
站了起來。

民國八十七年,病情愈來愈嚴重的林安平,從高雄的醫院轉進花蓮慈濟醫
院,在那媢J到了鄭怡慧、陳勝豐夫婦。

「以前,我在台東開自助餐的時候,捐款給慈濟都是鄭師姊來收的,後來
關店、搬家,就失去了聯絡。沒想到,她先生剛好生病住進慈院,她就常
常『順便』來照顧我。」林安平說起了這段緣。

出院後,由於大女兒到台北工作,智能障礙的小女兒也無法照顧他,林安
平終日待在家堙A心情愈來愈鬱悶。

陳勝豐常常到林安平租賃的家中陪他聊天、復健,並鼓勵他一起到資源回
收場「逛逛」。

環保志工賴阿柳回想起林安平剛來幫忙時的生疏模樣,「現在,他每天下
午賣完彩券都來幫忙,看到大家先過去聊兩句才開始工作,人也變得很開
朗。」



「亮」出滿口銀牙


民國八十八年十二月,政府開辦公益彩券,林安平開始自力更生,「我請
鄭師姊幫我取消慈濟照顧戶的資格,而且每個月還幫三個孩子固定捐款給
慈濟。只要有能力,我也要幫助別人!」

林安平在台東最熱鬧的中山路上賣彩券,他總是風雨無阻地將機車停在台
灣銀行側邊的馬路旁,「這樣不會擋到別人辦事,也方便人家買彩券。」

散布在銀行周圍五、六個彩券攤中,林安平的生意總是最好,不是因為推
銷技術好,也不是彩券中獎率高,而是從不以卑微姿態博人同情的他,只
「亮」出滿口銀牙開心地向客戶道謝。

「有些客人知道我在做環保,都會把家堛漯F西拿來給我,還有附近做生
意的人也會留下資源讓我回收,像銀行巷子隔壁的那間『廣東粥』……」
林安平指著機車踏板上堆放的鋁罐、寶特瓶說:「這些都是客人來買彩券
時帶的『伴手』啦!」

下午三、四點,林安平綑綁好一天收集到的資源,準備騎機車往回收場去
。「趕快到回收場幫忙,做完了還要回去給小女兒做晚餐咧,她只吃我做
的菜喔!」

夕陽下,林安平裝載滿車的收穫,趕赴另一場改變他人生的環保之約。叮
囑他騎慢點,只見他開心地笑說:「放心!我還少年,才五十七歲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