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樂證言》

無毒大丈夫
──黃瑞芳

◎撰文/徐錫滿


曾經──
毒品是最愛,販毒是工作,監獄是十多年來落腳的「家」;
如今──
慈濟是最愛,環保是工作,靜思精舍更是心中永遠的「心靈故鄉」。



小學沒畢業、甚至連國語注音都還來不及學會,小小年紀的黃瑞芳就獨自
由雲林北上,尋找工作。

在台北做了一年半的製鞋學徒,他便失去耐心,辭去工作開始廝混過活。
回到家鄉,更整日與鄰村少年鬼混、開始接觸黑道,並在好奇心的驅使與
同儕的慫恿下,注射了半支速賜康,自此便成為毒品的階下囚。

黃瑞芳的毒癮愈養愈大,有時一天甚至得吸上好幾萬元的海洛因。沒有經
濟來源,又抵不住毒蟲椎心之苦,只好受毒擺布,開始販毒。

為了獲取更多的金錢購買毒品,黃瑞芳雇請幾位同樣身染毒癮的弟兄,替
他從事販毒工作;除此之外,偷、騙、恐嚇也是家常便飯。

「用心」經營販毒事業,讓黃瑞芳成為警方特別注意的對象之一。一次一
位與他熟識的吸毒犯被警方逮捕,為求脫罪,便告知警方他的去向,讓原
本已暫避風頭的他因而被逮捕,並足足被判刑十一年三個月。



慈暉下的徹悟


天氣很冷,老阿嬤只穿著一件深藍色旗袍,外加志工背心,黃瑞芳忍不住
牽起阿嬤冰冷的手……

即使在獄服刑,黃瑞芳還是逃不開瞋恨之「毒」每天在心堳餈N:「當時
心埵n恨!每天都想著要如何報仇,反正離不開毒品的人遲早也會因吸毒
而被捕,那時我便在看守所堳堨葍掑O,等他一進來,非要打斷他兩條腿
不可!」

民國八十四年八月,移監至花蓮監獄的黃瑞芳參加了慈濟開辦的拜經班,
靜思精舍德慈師父和慈院志工顏惠美等人,每個月都會到獄中現身說法、
分享慈濟的種種,以及當志工的心得……

拜經班每回活動後,皆會在佛堂堣徽桵芵隉B分享,慣稱為「圍爐」。在
一次農曆過年前,顏惠美指著一位八十多歲的老阿嬤說:「她特地從美國
聖荷西搭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回來和你們『圍爐』呢!」

「八十幾歲的老人家,看起來這麼瘦弱、這麼慈祥,還大老遠回來台灣做
志工,難道就只是為了來關懷我們?」從小讓阿嬤帶大的黃瑞芳,好像被
重擊了一下,整個人突然震懾住了!

「我這半輩子因為毒品,在監獄媔i進出出,老阿嬤卻……;如果我的人
生就只能活在毒品的控制下,那還有什麼意義呢?」過去種種一幕幕在心
娷蔑妗菕A似乎是那麼地空虛,而今天的悸動卻是那麼真實。

當時天氣很冷,老阿嬤只穿著一件深藍色旗袍,外加志工背心,黃瑞芳忍
不住牽起阿嬤冰冷的手,心想:「我也可以跟她一樣,穿著志工背心來服
務嗎?」



鐵窗下的願力


「獄友的嘲笑,我不在乎!他們不懂我心媟Q的,但我知道自己的方向!
」黃瑞芳戒菸、茹素的轉變,讓大家視為異類……

「從那一刻起,我多麼渴望穿上那件志工背心,便開始用心了解慈濟的一
切。」民國八十五年,黃瑞芳開始在獄中接觸「慈濟世界」廣播節目、「
渡」錄音帶,以及《慈濟》月刊,希望能汲取一切關於慈濟的訊息。

每天兩個小時的廣播節目,是他感到最充實的時候,尤其是上人開示時,
他總是跪著恭敬聆聽──上人輕輕地說,他重重地放在心上。每晚聽「渡
」錄音帶時,也總是感動得淚流滿面,難以自抑。

從廣播中得知慈濟有「慈誠隊」這樣一個組織,他便發願:「我要加入慈
誠隊,做上人的好弟子!」於是,黃瑞芳戒了多年的抽菸習慣,也開始吃
素。獄友們看他接觸慈濟後,行為改變很多,都加以嘲笑:「獄堣w經這
麼苦了,你還戒菸、吃素,是不是有問題啊?出去以後還不是會再吃葷的
!」

「我若是想吃葷的,在這媕H時都可以吃,何必等到出獄後再吃!」黃瑞
芳說:「儘管獄中有很多誘惑,但我已經知道自己的方向在那堣F,所以
總是警惕自己:『上人就在後面看!』不可思議的是,我真的做到了!」

民國八十七年十二月,黃瑞芳終於出獄,這三年在獄中的自修自得,讓他
完完全全轉變成另一個人,「自從接觸慈濟後,我變得很容易感動,淚水
常常不聽使喚地流個不停……」

黃瑞芳開始感恩當初告發他的人。「如果不是那一位朋友的告發,我就不
能參加獄中附設的補校進修;如果沒有參加補校,又怎會有機會調來花蓮
監獄,進而認識慈濟呢?」

出獄當天,獄友們抄下地址與電話,希望黃瑞芳以後還能常常跟他們「聯
絡」。出了監獄大門,黃瑞芳搖下計程車的車窗,隨手將這些資料丟出,
希望一切隨風飄去。

他不假思索地搭車直奔慈濟醫院,看到顏惠美就好像看到親人一樣,眼淚
不停地流出來,卻什麼話也說不出。顏惠美鼓勵他先回家,找個工作,並
抄給他慈濟三重聯絡處的地址電話,讓他回台北後,能就近與當地的慈濟
人聯繫。



感恩每一位貴人


「出獄後最想做的,就是當上人的好弟子,成為慈誠隊員。」黃瑞芳三年
來的心願就在眼前,他卻怯步不前……

出獄後,黃瑞芳在哥哥的公司工作,有兩次他來到三重聯絡處,卻因心
有障礙,怕別人不能接納他的過去,始終提不起勇氣走進這個讓他朝思暮
想了三年多的地方。

顏惠美的一再鼓勵,讓黃瑞芳提起勇氣打電話到三重聯絡處。值班的志工
蕭美金親切地對待,讓他敞開胸懷、坦言過去。「那時真的很感恩,沒想
到才隔兩天,蕭美金師姊就偕同葉金標師兄一起來訪,我和慈濟的緣又接
續了起來。」

黃瑞芳在積極參與慈濟活動後,活得更踏實真切了!「一天沒有參加慈濟
活動,就覺得好像少了什麼;一日不做慈濟,就感覺很難受。」黃瑞芳在
葉金標的牽引下,開始做起環保。

一邊工作,一邊參與慈濟的黃瑞芳,在九二一地震發生後,索性辭去工作
,全心全力到災區搭蓋大愛屋。沒有了工作,黃瑞芳有更多時間參與慈濟
,他也回花蓮搭建靜思竹軒,並重回那個最熟悉不過的花蓮監獄擔任志工


然而,身上的積蓄用光後,黃瑞芳茫茫然不知該做什麼,眼前唯一的路似
乎就是搬回鄉下老家。他回憶當時:「真的不想再走回頭路,但工作又沒
有著落,生活愈來愈困難,與慈濟的緣,恐怕就要停了下來……」

就在黃瑞芳心亂如麻的當下,他在大愛屋工地擔任志工期間,結識的慈濟
委員陳金海突然來電,成為他生命中的另一個貴人。

「如果還沒有工作,不如來我這媕隻ㄖa!」陳金海適時提供了一個可以
依靠的肩膀,讓黃瑞芳再度尋回人生方向。他住進陳金海家堙A大家都把
他當成一家人;有了工作忙,又有慈濟事可以做,黃瑞芳歡喜得不得了。

歷經培訓,又參加募款、環保等各項活動,去年十二月三十日,黃瑞芳終
於如願授證成為慈誠隊隊員。



看見母親的笑


「過去我活得沒有尊嚴、沒有廉恥,自己都輕視自己;現在我要接引像我
一樣迷失的朋友。」黃瑞芳要讓母親抬得起頭來。

十六歲就開始接觸毒品、多次進出監獄的黃瑞芳,在家鄉早已惡名昭彰,
村人時常取笑他的父母親:「這種小孩進了棺材,惡性也不會改的!」

母親聽了很自責,回到家總是獨自一人靜靜地流淚,每遇到村人在談論誰
家小孩的好壞,也是默默地走開。

「我最自責的是,父親往生停靈時,我毒癮發作,躲到旁邊的房間繼續吸
毒……」黃瑞芳說,父親常以苦勸代替責備,不管別人怎麼說,總沒有放
棄過他。

回想起父親生前待他的種種,黃瑞芳流下懺悔的眼淚:「如果他能看到現
在的我,不知道會有多麼歡喜……」

來不及讓父親看到自己變好的模樣,黃瑞芳更要讓母親在村人面前抬頭挺
胸。他剛開始守十戒時,大家都非常懷疑,並猜測他到底能撐到什麼時候
;現在,鄰人都稱讚母親有福報:「你兒子跟著慈濟的證嚴法師,就不會
再變壞了!」

十幾年來從沒笑過的母親,在黃瑞芳加入慈濟後,臉上終於又有了笑容!
每次返鄉,黃瑞芳也會先到父親墳前,讓他看看自己不再吸毒的臉龐。

「假使做慈濟的點點滴滴,有那麼一點功德,我願意全部回向給父親!」
黃瑞芳也發願:「授證後,成為上人的弟子,要接引像我一樣迷失的朋友
。」

「我不再讓父母操心,更不再危害社會,又能做慈濟事,真是個有福報的
人!」目前從事環保工作的黃瑞芳,在俯拾間成長,不只清淨了大地,也
清理了內心的雜質。

「吸毒犯是個沒有家的孩子!過去我活得沒有尊嚴、沒有廉恥,自己都輕
視自己!」黃瑞芳希望以自己的經歷,向吸毒者的父母親說明孩子的心境
;更到獄中現身說法,度化迷途的年輕朋友。「我要讓大家知道,我能有
今天是慈濟人在花蓮監獄關懷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