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劇場外》

日出

◎撰文/徐錫滿


這是一個毀容婦人走向陽光的故事。


出生在五○年代的簡春梅,家住桃園縣復興鄉的僻遠農村。回憶起過去,
有最令她感到溫馨的農家歲月,有十八歲在工地的初戀故事,也有為人妻
的人生轉折,以及屠宰、叫賣的市場生活。

離婚後,是當時最時尚的婚紗禮服店員工;毀容後,是個自閉、自卑、自
殘的社會邊緣人……

「剛聽到這段故事時,我真的非常震撼,心痛到全身僵直……」飾演簡春
梅的楊貴媚,回憶第一次與春梅見面時:「我有好多的疑問,也擬了好幾
個問題要問她,但見面後我卻只問了她:『為什麼願意把自己的故事搬上
螢幕?』春梅說:『我想讓那些想要輕生的人有個借鏡,像我這樣的遭遇
、挫折都可以走過來了,還有什麼不可以熬過的難關?』這真的讓我很感
動……」

也因為這分感動,讓楊貴媚不惜「犧牲」演出──為了模擬硫酸毀容的效
果,一天十幾個小時的特殊化妝,在臉上沾滿膠水,不能哭、不能笑、不
能吃東西,為配合整個拍攝進度,有時只能喝流質食物,甚至天氣一熱,
悶出了疹子,心情也煩躁了起來;但一想到簡春梅臉上的傷痕、心理的創
傷是一輩子的,自己卻只是短短一下的搔癢,心中的浮動與難耐,不用壓
抑便完全消除了!

「這不是一部濫情戲,沒有動輒哭、鬧的情節與畫面,演員內歛的表現方
式,就是那一個時代的真情流露!」但因時光的流逝,環境的變遷,人生
的無常,而帶著一點點物換星移的感傷,也給人一種深刻的省思;製作人
兼編劇許家石表示:「從民國四十多年一路演到今天,並以紀錄片的方式
,留下了彌足珍貴的痕跡,對於出生在那個年代的我,感到特別的親近…
…」

「很多之前不能理解的內心戲,在我演出的瞬間,竟能完全體會了!」楊
貴媚表示,那一幕是春梅被迫離婚後,又被找回娘家,在門前躊躇不前的
心情。

而另一幕是發生在民國六十多年,台灣剛發生第一宗銀行搶案,當時被毀
了容的簡春梅,出門總是戴著帽子、眼鏡與口罩,遮遮掩掩的她,還被銀
行警衛用槍抵著,在眾目睽睽下,被要求脫下帽子……

「演完這一段,我與導演倒帶重看,忽然有另一種很深的感動,這全是戲
外的我被戲堛漲o感動!導演跟我當場就哭了出來……」楊貴媚回憶說。

毀容後的春梅無奈地喊著:「我不要讓小孩子看到我現在這個樣子,我不
要……」一句話、一個念頭就是十年光陰;承受著異樣的眼光、別離的苦
楚,十年後母女才又再度重逢。

這些都是簡春梅當時最不堪的回憶,一切都因為她進入了慈濟,生命有了
出口,才能從時光的流堻Q尋出,搬上螢幕重現……

被毀容後的她,在慈濟委員林婉華的鼓勵下,逐漸走出自卑自閉的陰暗角
落;在父親遭受車禍意外後,她以上人的法語勸慰哥哥放棄告訴,轉以大
愛化解彼此的悔恨;又在她離婚二十年後,與婆婆重修舊好……

「我希望這齣戲能啟發人心,希望人人都能愛惜自己的生命。人生,其實
還有很多的事情等著我們去做……」簡春梅娓娓道出此刻的心情……



◆「大愛劇場──日出」,二月二十三日上映,每日晚間八點首播,翌日
凌晨一點及下午一點重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