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智願行》

◎撰文/葉子豪


因為有愛,
作戰的兵艦變成了渡人的法船;
因為發了好願,
平凡的小兵執行了菩薩的任務。



發願,即使只是不經意的一念心,都可能在不可思議的因緣下、在意想不
到的時機變成真實。



願望之籤


記得即將入伍當兵,在抽籤決定軍種前,我曾「妄想」著:在鄉為慈青,
當兵就應該去聯合國和平部隊,到最需要的地方維護和平。

不料,籤一抽,抽到了海軍,原本「希望渺茫」的夢想又更遠了,但轉個
念頭想:新訓結訓後,如果被分到救難艦或運輸艦也不錯,「渡人」也是
好事一樁。

但這個夢又「破滅」了,我竟然抽中了台灣最有名的「拉法葉」戰艦,上
船第二天就出海操演,每天忙碌不堪,心情很煩躁,覺得自己愈來愈不快
樂了。

但就在二000年三月初,我碰上了救人的任務!

一個月黑風高、巨浪滔天的晚上,一艘大陸的原木貨船在台灣西南海域沉
了!當時,我們正在那片海域巡弋,一接到求救電信就立刻馳援。到了出
事現場,只見原木漂滿海面,有人在救生艇上呼救、有人在巨浪間載浮載
沉。

「假使黑風吹其船舫,漂墮羅剎鬼國……」我想到《普門品》中的一句經
文,天是黑的、海是黑的,狂風怒號,生命在冰冷、恐懼中掙扎。而全艦
官兵都忘了自己的安危,冒險趴在舷邊射救生索、拋救生圈,想盡辦法把
人拉上船!

那一夜,二十二人落海,其中十六人獲救、一人死亡、五人失蹤。生還者
手捧熱騰騰的鹹粥、身上裹著溫暖的軍毯,在全體官兵努力下,他們遠離
了死亡的海域,回到了風平浪靜的高雄港。

這就是「渡」呀!



護航成功


三個月後,我們接下了敦睦遠航的任務,和龐大的旗艦同另一艘友艦,前
往距離台灣數千浬遠的太平洋島國──索羅門群島訪問。

世事無常,就在我們抵達的前幾天,索羅門群島發生政變,情況混亂不明
。敦睦的任務變成了緊急應變,原本興高采烈的心情一下子沉了下來。

幾天後,艦隊還是開進了索羅門群島首都的水域,旗艦靠港,兩艘戰艦錨
泊在海灣內警戒。遠眺索國首都,仍是一片安祥,但是外弛內張,許多人
擠在破船上離開了。不遠處,也看到一艘他國的軍艦錨泊待命。

次日,七名住在索羅門的台灣僑胞登上旗艦。晚間,艦隊下令起錨返國,
當廣播起錨那一刻,全艦歡聲雷動!我在船頭收錨鍊,看著索羅門群島漸
行漸遠,心中如釋重負,也為七名台灣同胞感到慶幸。

回國之後,又是一連串忙、緊、累的日子,心情也是一樣不輕鬆。有天,
艦上實施電視教學,其中一段就是敦睦遠航的特別報導。

「這不是慈濟標誌嗎?」畫面上,海軍水手們正在搬運一箱箱的物資給黑
人,上面都貼有熟悉的「慈濟法船」,旁白說:「索國總理感謝我國民間
捐助物資……」

看到這一幕,我心中不禁又激動起來,原來,冥冥中佛菩薩已將護航的任
務交下來……






這兩次「渡」的經驗,讓我心中充滿歡喜──因為人間有愛,作戰的兵艦
變成了渡人的法船;因為發了好願,平凡的小兵執行了菩薩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