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場上的彩虹》

孩子的「金銀島」

◎撰文、攝影/李委煌


用愛陪伴,那怕只是關懷一分,
孩子也會回報十分。



鄉村的早晨,在摩托車聲呼嘯間,隱約傳來麻雀清揚的啁啾;報名寒假營
隊的孩童,陸續來到國姓國中會場報到。

簽到後,學童照著小隊編制依序就座。但不理會我的好說歹說、動之以情
、誘之以利,國姓國小四年級的阿銘,就是蹲坐在外,遲遲不肯入隊。

「我要回家了,不好玩!」穿著拖鞋的阿銘,獨自騎腳踏車來報到。

「活動還沒開始耶,怎麼會說不好玩呢?誰幫你報名的?」

「我自己報名的呀!」阿銘理直氣壯地說。



與眾不同


第十小隊的孩子已經在自我介紹了,但阿銘呢?只見他仍坐在腳踏車上,
小隊輔林佩潔正揪著他的座墊,不肯讓他離去。

「放開啦,我要回去了!」

「就差你一人了,快!小朋友都在等你。」

無論說什麼,阿銘的回答一律是「不!」為顧及活動的進行,我們只得作
罷。當真正沒人勸留時,他反而愣住了,猶豫了一會兒,他回頭望望我們
,跨上單車離去。

走前,我大聲補上一句:「中午記得回來吃飯喲!」

未久,圍成一圈圈的十個小隊,正各自進行著自我介紹。我又望見阿銘獨
自坐在花台邊。

「這瓶飲料給你!」原來他騎車回家取了兩瓶飲料,一瓶要送給我的。

「快!就差你一個,活動要開始了。」本以為他會違拗不從,不意竟乖乖
地隨我歸隊。

一陣掌聲歡迎後,一位女同學要他自我介紹,阿銘卻一口回絕。大家站著
時,他就愛躺著;別人在聊天,他就在大家身旁走來晃去,就是跟人家不
同。



山堛漪G事


十二歲的阿銘因為家庭因素,晚一年才讀小學;小時候家中因經濟因素賣
掉房子,隨後便在彰化、國姓間,搬遷了四、五次才安頓下來。

去年四、五月間,阿銘的母親因精神壓力而躍河身亡。

「你沒看報紙嗎?」阿銘說,當時媽媽的事也成了地方新聞……聽著聽著
,我決定不詢問細節。

多山的南投縣國姓鄉過去曾有三萬八千多人,但在缺乏工作機會下,年輕
人口不斷外流,至今只剩兩萬五千人左右。由於鄉內沒有高中,國中畢業
後只得赴外地求學。

許多父母在外地掙錢,孩子交由阿公、阿嬤照顧。據當地人說,全鄉有極
高比率是隔代教養或單親家庭;九二一地震後,景況似乎更糟。

九二一地震後,國姓鄉總計有福龜、北港、北山、國姓國小和國姓國中等
五校由慈濟承擔援建。一年多來,包含慈濟大專青年、慈濟教師聯誼會及
當地慈濟志工,都持續至鄉內學校舉辦關懷活動。像阿銘這次參與的「寒
假安心計畫──小豆苗成長營隊」,就是活動之一。

這次活動領隊,是就讀台北市立師範學院的盧綺馨。她說,為了突顯自我
探索與人我關係,此次課程設計重點主要是繞著「生命教育」與「親情家
人」兩大主軸。



心底「畫」


午休後,第九、十小隊合併上課,第九小隊隊輔羅珮瑜和大家說了個故事
──

今天好炎熱,假設大家都上了一艘清涼之船,卻發生了如鐵達尼號撞冰山
的沈船事件。一艘救生艇只能搭乘五人,然後你與同伴漂浮到了無人島,
你們想要把這個地方,變成什麼樣的島呢?若遇到想法不同時該怎麼辦?

「那就需要『分工合作』呀!」小朋友自己說出了這個單元的設計主題。
於是,大家開始尋找好友,湊足五人後編成一組。

阿銘說,他才不要和大家編成一隊,然後又開始像衛星般走來繞去。最後
,拗不過他的脾氣,三位隊輔只好和阿銘湊成一組。

每組手邊的空白紙張,象徵這座無人島,只見孩子們個個趴在地上,認真
地以畫筆經營這個島嶼。「機場設這邊」、「那堿O野生動物區」、「我
要一個休閒區」……

畫完後,阿銘將自己與隊輔創造出來的「島」捲了起來,說要帶回去。我
問他明天還來不來?他說:「當然要啊!」

第二天清晨集合,阿銘依舊是拖鞋、運動衫,還帶了一幅他新畫的「島」
圖,送給隊輔林佩潔。原來昨天他很不滿意自己在課堂中的作品,回家後
決定買紙重新打造這座無人島。

俯視這座新的島,在阿銘身旁,有他所有的家人──三位姊姊與爸爸,而
過世的媽媽,則重複畫了兩個,「我要在島上貼兩幀媽媽的照片。」

畫中另一位女孩,阿銘說,正是關心他的隊輔林佩潔;不遠處,有一隻毒
蛇被拘禁著……

似乎,生命中喜愛的、懷念的、害怕的,全都集中在這幅畫堙C孩子的一
幅畫,彷彿是他生命的縮影。

此時,阿銘突然晃過我的視線,我看到他正握著隊輔們的手,開懷地跳著
晨操。



再相見


群山圍繞的國姓鄉,孩子們的娛樂實在有限,所以寒、暑假來鄉內辦營隊
活動,頗受學童、家長與學校的歡迎。

「我要找蘋果姊姊……」報到時,有學生一直在找去年暑假營隊認識的隊
輔。

「你長大了耶!」也有隊輔驚覺他所熟悉的小朋友又來參加了。

北港國小六年級的王郁涵說,因為她皮膚不好,很怕日曬,當時的小隊輔
林鈺萍還幫她借傘遮陽,讓郁涵一直掛念在心。

「親愛的鈺萍姊姊,冬天來了,姊姊要多穿衣服喔!祝妳男友一卡車!」
寒假營隊終於來臨,郁涵帶了好幾封沒寄出去的信送給鈺萍,日期從去年
九月至今年二月都有;因為北港村寄信較不便,所以她都沒能寄出去。一
封封短短的信箋,讀起來教鈺萍感到好溫馨。

北港國小六年級的戴祺,則帶著去年隊輔姊姊陳曉春送他的小麋鹿布偶說
:「去年姊姊送給我,現在我再交給姊姊。希望今年暑假,你們再回來國
姓辦營隊,然後姊姊再將布偶交給我!」






「姊姊,你們下次什麼時候再來?會來幾天?」營隊活動結束時,孩子們
問道。

「你們希望我們來幾天?」

「三天」、「五天」、「每天」……孩子們搶著答。「只要哥哥姊姊你們
願意來,我們寒、暑假每天都要跟你們在一起!」

我轉頭問阿銘:「今年暑假你要不要再來參加?」他猶豫一下說:「應該
會吧!」習慣了他的嘴硬,我也學他很酷地說:「那暑假見了!」

孩子的內心,很難用思考去分析理解;若用愛陪伴,那怕只是關懷一分,
單純的他們也會報以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