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之光》

希望工程.攝影筆記
證嚴法師跨世紀的一步

◎撰文/阮義忠



◆一步八腳印


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天清晨,我趕到位於忠孝東路三段一條巷底的慈濟台北
分會時,天還沒亮。門口陸陸續續地聚集了兩排來恭送證嚴上人的信眾:
有身著制服的慈濟人,也有聞訊而來的附近居民。人人臉上閃耀著興奮與
景仰的光采,為清冷的冬天添上無限的暖意。

看看腕錶,六點四十分,上人隨時都會從大門走出來。雖然行程載明七點
出發,但經驗告訴我,堅毅的上人,實際作息只可能開始的比預定早,結
束的比預定晚。每天都在搶秒關做事的上人,經常用「人生沒有所有權,
只有使用權,要珍惜時間、把握因緣」來勸勉子弟,並且向來以身作則,
毫不含糊。

六點五十分,上人果然跨門而出,而我也在那一瞬間即時拍到這個畫面。
天天被照相機、錄影機緊盯著的上人,對此刻有人按下快門自然不會在意
。但對我而言,這卻是一張意義重大的照片。

在兩千多年的佛教史上,釋證嚴無疑是位貢獻非凡的人物。上人將佛理生
活化,把宗教與社會工作結合起來,以人間為修行的道場。有人曾經讚歎
上人的積極入世乃佛教的一大革新,上人卻說:「我所做的不是革新,而
是復古。最早佛陀所弘之法就是入世、就是為蒼生。」

今年四月十七日(農曆三月二十四日)是慈濟功德會的三十五周年慶。這
麼多年來,慈濟從三十個會員開始,發展到現今有四百多萬會員。全球慈
濟人孜孜不倦地奉行聞聲救苦的佛陀精神,將佛教慈悲喜捨的大愛廣布人
間。在證嚴上人「誠、正、信、實」的理念帶動下,慈濟志業橫跨慈善、
醫療、教育、文化、國際賑災、骨髓捐贈、環保、社區志工等八大領域。
證嚴上人因而常說:「慈濟人是一步八腳印。」

對我來說,在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天,上人跨出大門的這第一步,正是帶領
全球慈濟人跨向新世紀的象徵。



◆合心、和氣、互愛、協力


按下快門,我趕緊調頭跳上二十人座的中型巴士,因為上人一坐定就會立
即開車,跟不上的只有落單。上次隨師,因為不明就堣S沒行動電話,害
幾位隨行師父急得四處找我。

上人每個月都會有一次全省行腳,探望各慈濟分會的辛苦工作人員、巡視
各志業的執行狀況,這一次則是整年度最重要、日程又最長的「歲末祝福
」之旅。上人除了把這一年的版稅收入全部折成「福慧紅包」發給全省弟
子之外,還要授證給新加入的委員和榮董。

這回我的座位是在上人的右後方,一路上睜開眼就看到上人的側影。這幾
天上人因感冒而法體欠安,卻仍然抖擻精神環島行腳,使我不由得想起上
人每年都會發的三願:「不求身體健康,只求精神敏睿;不求事事如意,
只求毅力勇氣;不求減輕責任,只求增加力量。」

我又想到,台灣的媒體為了迎接新世紀,請各界意見領袖發表感言。有人
問證嚴上人,社會亂象叢生,人心惶惶,為什麼不出來講幾句話呢?上人
答:「我還是做我的本分事。你看,天災人禍這麼多,我還有空說什麼話
嗎?」

然而,上人還是在二十世紀末為台北分會慈濟志工開示時,告訴大家,以
「合心、和氣、互愛、協力」來迎接新世紀的到來。

對慈濟所有的成員來說,上人的每一個開示都不會僅是弘法,更不可能只
是口號。他們的參悟之道就是「做中學、學中做。做,就對了!」在全省
及世界各個角落奮力落實上人開示的慈濟人,已在濁世當中匯成一股影響
與日俱增的清流。一想到這點,我就覺得人間有希望。

記得二○○○年六月一日第一次看見上人時,上人正在為五所學校主持開
工動土典禮。才一年不到,希望工程所援建的五十餘所學校就要陸續完工
,有些甚至已經啟用,效率驚人。那天,我所拍的最後一張照片,是上人
在車上向集集國小的師生們揮手告別。我站在圍牆倒塌的校門口旁,用相
機代替雙手向上人合十。

那時和此刻之間,慈濟人在末法時代的地球上又踏下了多少腳印啊!除了
希望工程之外,僅我所知的就有:大林慈濟醫院落成啟用、慈濟大學、中
學、小學、幼稚園完全教育的接軌、象神風災汐止水患和新航空難的救助
、薩爾瓦多地震賑災,以及在世界各地持續性的義診、物資發放……

「合心、和氣、互愛、協力」是慈濟人簡單的待人處世之道,也是他們期
盼能在新世紀推廣到世界各個角落的人際倫理。



◆探望為希望工程受傷的工人


上人每天凌晨三點半起床,獨自做完早課後,就鎮日被一波一波的訪客人
潮佔滿,毫無隱私可言。儘管如此,我所見到的上人無論多忙,都能方寸
不亂、條理分明地同時處理好幾件事情。

正在討論賑災事宜時,對突然前來參拜的骨髓捐贈大德,上人能毫不遲疑
地叫出姓名,就連其即將臨盆的妻子以及腹中嬰兒的名字也不例外。一邊
會客,上人也能隨時聽取絡繹不絕從各地前來的委員報告資源回收、貧戶
調查以及其他工作的進度。在一一關心詢問所有事項之餘,眼角還會偶爾
瞄向電視,監看大愛電視台正在播出的節目。總而言之,沒有一件事會從
上人的法眼漏掉。

在慈濟新竹聯絡處主持歲末祝福及委員授證儀式後,上人用過午餐,再度
一一會見訪客,然後繼續南下到台中分會;下午一點四十分抵達台中分會
時,看時間還夠,立刻指示改變計畫,隨即起程視察「希望工程」進度。
接下來就馬不停蹄地走訪了霧峰、桐林、瑞城、塗城、太平等國小及大里
國中等六處工地。

回台中分會途中,上人執意到仁愛醫院去探視一位工人。二十六歲的王志
文幾天前在霧峰國小工地墜落受傷,至今依舊昏迷不醒。守在加護病房門
外的雙親王嘉賓和張美玉沒想到上人會親臨探望,感激之情溢於言表。身
為業主的慈濟基金會,對所有承包工程的廠商一再要求以零災害為目標,
沒想到防範措施做的再好,也會有令人意料不到的遺憾發生。生命的無常
,誰也防不了。

上人在王志文的榻前,垂首低聲細語地說:「王先生,我來看你了,你有
沒有聽到啊……」但是此刻昏迷指數是三、活命機率只有五分之一的王志
文,無法回應上人。上人替王志文理理被子,握著他的手,神情就像在陪
著自己的至親,度過最難熬的時刻。

佛教把死亡視為往生,是新的開始。而上人也這樣開示過弟子:「人生壽
命既盡,就要安心、放下。眼睛閉上後,要記得還要再來人間救人。換個
身體來,會做得更久、更有力。」

在新世紀的第一天,仁愛醫院堣@位年輕的工人即將走完他的一生。他也
許是平凡的,但在證嚴上人的心冊上,他卻佔了重要的一篇。



◆重擔雙肩扛


慈濟會員幾乎涵蓋了所能想到的各行各業,從每一領域的菁英人士、大企
業老闆、一般中產階級、到不識字的阿公阿嬤都有。「知足、感恩、善解
、包容」是大家經常喝的「慈濟四神湯」。

在這個大家族堙A沒有階級之分,人人以師兄師姊之情相待。這種情同手
足的法親之愛,我和內人袁瑤瑤、兒子阮璽在花蓮靜思精舍過年時,可是
溫暖地身受了。雖然我們只是慈濟的友人,但每位師兄師姊都把我們當成
了大家庭的一分子。

慈濟會如此地有效率,除了所有成員都無私地付出外,主要幹部能力超強
也是原因之一。以希望工程而言,慈濟的副總執行長林碧玉就是關鍵人物
。在新世紀的第二天,我就看到她馬不停蹄地巡視了十多所學校,排解大
大小小各式各樣的狀況:大到當場決定運動場不必墊高一公尺半來平齊校
舍區,其落差之處由階梯取代,以作為運動場的看台;小到每天出工人數
的要求與梁柱之間鋼筋的箍綁方式……

每一所學校每個階段所碰到的不同問題,她都能一一掌控並當下解決,且
不單以監控品管的業主角色自居,而是用完全要幫大家解決問題的態度行
事。為了把握時效,她甚至把埔里四處學校工地的相關人員集中起來,大
家邊吃便當邊檢討。

而此刻,上人在二月份行腳來到嘉義民雄的大吉國中時,林副總和慈濟的
建築委員江子超陪同在旁。我特地由上人的正背面取景,從這個角度看去
,彷彿在上人瘦削的雙肩上,正扛著希望工程龐大的重擔。幸好上人有得
力的左右手,再加上這麼多的慈濟人像千眼、千手觀音一樣,與上人共同
分擔。

江子超本身是非常成功的營造企業家,由於參加一九九五年慈濟的第一屆
「企業家靜思生活營」受到感動,而成為工程志工,先後負責大林慈濟醫
院、集集大愛屋的督建,目前則是集集線十八所學校工程進度及品質總督
導之一。這位大老闆近年來住工寮比住自己高雄豪宅的時間還多,然而他
卻是甘之如飴,只覺得幸福而不辛苦。

拍攝希望工程一年多來,我認識了許多值得敬佩的人和他們的事蹟。對我
來說,這真是一種很好的學習和成長。



◆慈濟列車開進集集


慈濟列車是許多慈濟人都坐過的。整列火車載滿了穿著藍天白雲制服的慈
濟人,從西部回到花蓮共同的家——靜思精舍。

今天在集集國小也有一班慈濟列車。車頭是慈濟三位副總執行長之一的王
端正和北區慈誠隊大隊長黎逢時。後面掛著的一節節車廂包括了簡泗淵校
長以及進駐校園鋪設景觀工程的兩百多位北區慈誠隊員和家屬。

慈誠隊是慈濟大家庭的護法金剛,舉凡警衛、指揮交通等固定勤務,以及
所有需要力氣的工作,包括救災、蓋大愛村、簡易教室等,都由他們包辦
,另外還隨時支援各項志業所需人力。

這些志工們自費來到這堙A心甘情願地工作三、四天,然後再讓給另一區
的志工來輪班。而三餐伙食,則由不同地區的「香積組」成員輪值,從採
買到燒出可口的素食大餐,全部花費都自行負責,和眾人結緣。在慈濟這
個大家庭堙A人人都甘願做、歡喜受,以至於不搶工作還做不到呢!

這所由名建築師姚仁喜設計的學校已近完工,並將會是集集鎮的新地標。
其景觀設計很有意思,校園步道以鐵路枕木鋪設,兩旁栽種的樹木等日後
長大也會是一條迷你的綠色隧道。把在地特色融入校園,自然會培養出孩
子們濃厚的鄉土情懷。

就在上人走進校門口的當兒,這班慈濟列車在枕木步道上忽然鳴聲啟動。
所有人高聲歌唱兼滾動雙手當車輪,就像小孩子一般地耍寶,逗得上人開
懷而笑。

我曾聽過好多慈濟人說,盼望來生成為「希望工程」學校的學生、再做慈
濟人。那天在慈濟列車堶A寶的大丈夫和娘子軍,看來已經先過了一次做
集集國小學生的癮。



◆幸福的校長、認真的學生


九二一地震雖然毀掉了旭光國中,一千兩百位師生們卻否極泰來、雙喜臨
門。一來,學校被慈濟認養重建;二來,改制為有高中部的完全中學。校
長張忠昌的欣慰之情不只溢滿心中、浮在臉上,還以他的方式大聲說出來


在臨近學校的十字路口,旭光國中立了一小座感恩塔,上面寫著:「感謝
慈濟基金會的認養,並賀本校升格完全中學!」整條路上還插了許多寫有
同樣字句的旗幟,隨風飄揚散播喜訊。

我是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九日第一次造訪旭光國中的。四十四間簡易教室
蓋在運動場上,而沒有了運動場的師生們,克服所有不便,舉行了一場盛
大的運動會。全體師生集合在被震得裂縫處處的三個籃球場上,莊嚴地進
行升旗典禮。

張校長講話極為振奮人心:「運動場沒了,我們就來個越野長跑!學校後
山的環溪山路就是我們的跑道。跑快跑慢不重要,可是一定要跑完全程。
」一千多名師生在校長鳴槍之後,一個接一個地連成一條望不盡的慢跑長
龍。而我也參了一腳,跑得不亦樂乎。

之後我又造訪過幾次旭光國中,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二○○○年九月十九日
。一年六班的學生集合在保健室外等著量身高體重,我經過時隨口開玩笑
:「待會兒班上最高和最矮的同學,要告訴我身高哦!」然後就轉身去拍
攝三年六班和八班的籃球賽。球賽十分激烈,為了取鏡頭,我也全場地來
回跑,根本忘了這回事。

比賽結束時,肩上的相機背包忽然被人輕輕地扯了一下,我好奇地回過頭
,只見一位同學一本正經地向我報告:「我最矮,134 公分。」他就是一
年六班的張家涼。這麼用心又這麼當真的孩子,一定什麼事都做得好。祝
福他!

旭光國中現在已改名為「旭光高級中學」了。我們要離開工地時,同學們
要求與證嚴上人合影。拍完團體照後才有人發現張校長站在最旁邊,所以
又調整位置重拍了一次,可是我比較喜歡先前拍的這一張。站在畫面邊緣
的張校長,一臉幸福洋溢的笑容。而不搶鏡頭的他,更能讓人明白他的謙
沖可敬。



◆路還長著呢!


上人在幾次行腳之間,幾乎跑遍了已經在動工的四十多所學校,並指示各
志業的所有幹部分批去實際了解「希望工程」。台中分會的活動組立刻設
計了四條希望工程的參訪路線,以便在一天的行程內,以有效方式走訪至
少十所學校。

第一梯次的「希望工程之旅」是在新世紀的第三天和第四天,參加人員包
括慈濟各志業主管、慈濟大、中、小學的校長、慈濟護專校長、慈濟人文
社會學院、技術學院院長及慈大教務長、總務長、學務長,以及希望工程
所援建的各校校長。

在出發前,上人召集各位校長在台中分會二樓的會客室茶敘。上人的一席
話語意深長、感人肺腑。其大意為:

「學校就要重建完工,各位校長最清楚希望工程重建的學校有多堅固,以
幾十層大樓才用得著的鋼筋加鋼骨、混凝土的SRC來蓋,再大的地震也不
怕。以後有災難,這些學校將是社區的避難中心。這些學校又是最好的建
築師設計的,把中國傳統書院之美融入現代造型之中,是地上長出來的藝
術品。

但我們不能只蓋一棟漂亮的空房子,接下來也要重建教育的理念、扛起教
育的責任。學校不只是要教學生會考試,也要教學生會生活。我們應該給
他們生命的教育,告訴他們人生的價值,教他們尊重自己和他人的生命。
我們要給孩子無私的教育、大愛的教育。

這個理想看起來好像很難達到,可是凡事都有方法。等學校全蓋好,我們
不要各奔東西,大家合起來多聯誼。慈濟各學校的資源可以和希望工程的
各校共享,而希望工程的各校如果在教育方面有好的想法、發現,也可回
饋給慈濟各學校。我們應該對自己有更高的要求,不是把自己的學校辦好
就好,應該讓整個台灣都有好道德的教育觀念。一切都要自己做好,才會
對別人有好影響……」

我覺得證嚴上人不只是一位宗教家,也是一位思想家,觀察事物的透徹及
深遠,實非常人所能及,而所提出的應對之道,更是往往讓人有茅塞頓開
之感。

在最近的一次上人行腳旅程中,我拍到三月一日上人將要離開大里國中時
的畫面。那時夕陽正要西下,天際染上一片霞光。上人踩在泥濘的工地上
,深思地望向遠方,好像在告訴自己:路還長著呢!

從二十世紀跨到二十一世紀,證嚴上人率領慈濟人一步一步踩下無數的腳
印,不止為台灣,也為不分種族、國家、宗教的普天下眾生,在混亂迷失
的人間叢林中走出一條指向希望的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