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髮之愛》

麻豆小鎮的環保「大姑」

◎撰文/許明捷


九十六歲的林牆做環保已經十多年了,
曾經她猶豫著該不該繼續做下去?
於是虔誠地向神明訴說自己的心事……



「人生七十才開始,八十滿滿是,世間九十不稀奇,一百笑嘻嘻……」的
確,在科技發達的今天,人類活到九十歲已不算稀奇;但是,以九十六歲
高齡,還能夠出去做環保,就不能不說是「真稀奇」了。

在台南麻豆地區,就有一位現年九十六歲的耆老林牆,還每天出去做資源
回收呢!



◆不是拾荒


民國七十九年底,慈濟環保志工林和鴻開始在麻豆地區推動資源回收,最
初響應的都是一些老人家。

見到他們不但做得滿心歡喜,且一些老人病皆因活動筋骨不藥而癒,讓林
和鴻想到了八十五歲的大姑姑林牆,身體還很硬朗,應該也可以來做環保
。就這樣,林牆成了麻豆地區環保志工人人口中的「大姑」。

大姑是一位道教徒,不同的信仰並沒有讓她心堭壅炕A和慈濟志工在一起
,一樣是用「阿彌陀佛」和大家打招呼。

大姑推著一輛老舊的嬰兒車出去撿拾人家丟棄的廢紙、瓶瓶罐罐,回來後
再一一整理,分類得清清楚楚,捆綁廢紙更是一點也不含糊。

「別看她是九十多歲的老人家,腕力好得很,綁好的回收紙結結實實的,
一點也不輸年輕人。」林和鴻說。

有次環保志工參觀三義茶園,下了遊覽車後,由於還須走上一段山路,有
人體貼地準備小轎車要接送大姑。「沒想到老人家堅持要自己走,而且走
得比我們還輕快。」

有一天,大姑照例推著舊嬰兒車走在路上,一位年輕小姐跑了過來,往嬰
兒車內塞了東西後,就急忙跑開。大姑翻開紙板一看,竟然是兩百塊錢。
大姑拿起那兩百元,喃喃地說:「我都在捐錢救人,怎麼也會被救濟呢?


看來她是把大姑當作拾荒老人,見到這麼老的人還在為生活奮鬥,心生不
忍而起了同情心。「大姑那時候真的愣住了,但這也說明了一件事——畢
竟,我們這個社會還滿溫暖的。」



◆神明的答案


民國八十七年,大姑心想,已經做了這麼多年的環保,自己年歲又這麼大
,應該可以停下來休息了。但是做環保不但可以淨化大地,回收資源所賣
的錢還可以救人,不做又覺得心不安。

於是,大姑跪在自家的神案前,虔誠地向神明訴說自己的心事,擲筊杯請
神明幫她做個決定。「我說不想做了,怎麼擲都擲無杯;我再問,是不是
應該繼續做,一連應了三個杯。神明要我繼續做環保,我當然要繼續做!
」就這樣,大姑仍然每天出門做環保。

漸漸地,大姑患了夜盲症,天一黑就看不見。為了大姑的安危,志工們要
大姑白天才可以出去做環保,但有時天色才矇矇亮她就出門,令大家擔心
的事還是發生了。

那天,大姑清晨六點鐘左右就出門,看見正在整修排水溝的馬路上有一塊
紙板,大姑正要過去撿拾,卻誤把積滿雨水的排水溝當成路面,整個人摔
了進去,額頭撞上了溝緣,造成約四、五公分的撕裂傷。

大姑自己爬了起來,用手摀著傷口,走回家打電話求援。巧的是那天志工
們都一早就出門了,一直找不到人。大姑用衛生紙壓住傷口,血沾濕了就
換。直到上午九點,林和鴻回家拿東西,剛好接到大姑的電話,大姑未向
他說明發生的意外,只要林和鴻趕快過來一趟。

「我進門的時候,嚇了一大跳,大姑仍用衛生紙壓著傷口,垃圾桶內滿是
沾了血跡的衛生紙。」談起這件往事,林和鴻仍心有餘悸地說:「我飛快
地送大姑到麻豆鎮上的一家診所就醫,但不知是否被大姑的年紀嚇到了,
這家診所竟然以設備不足為由拒收。不得已,再轉送另一家醫院;醫護人
員要替大姑縫合傷口,大姑卻堅持不縫,醫護人員沒辦法,只在她的傷口
敷了藥就讓她回家了。」

「大姑最怕打針了!生病了不但不打針,連西藥也不吃,只吃中藥。所幸
約十天左右,大姑的傷勢就痊癒了。」林和鴻笑了笑說。



◆環保老尖兵


因為這個意外事故,大家更加小心保護大姑,對大姑負責的回收作業區做
了更柔性的規範。原本大姑認領了好幾條街的垃圾箱,現在只讓她認領自
家附近的兩個垃圾箱。

「以前在垃圾箱尋找可回收的資源沒什麼困難,自從改為子母車後,垃圾
箱的高度超過大姑的身高;別看大姑是九十幾歲的高齡,照樣攀上去,萬
一掉進垃圾箱堙A一百四十公分不到的大姑真的不容易被發覺,所以,我
們都要求大姑不可以再攀上垃圾箱。」林和鴻說。

由於老人家的投入,感動了附近的店家,紙箱不再隨意丟棄,都會自動整
理,等大姑來運送。柯永圳說:「麻豆地區的環保工作能有今天這個成果
,這些環保老尖兵真是功不可沒!」

大姑不僅對環保的投入讓人感動,捐助善款更不落人後,孩子給她的生活
費,大姑總是省吃儉用,每每累積到一個數目,就拿出來捐給慈濟。大姑
說,能做就是福,縱使能為上人分擔的,只是那麼一點點,都足以令她無
限歡喜。

九十六歲了,要做到什麼時候?大姑說:「做到不能動為止!」因為做環
保,大姑體認到付出的快樂,在晚年有了更充實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