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個屋簷下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拾回寶貝女兒
黃素娥的心聲
◎撰文/李委煌
怕孩子吃虧、受騙、結交壞朋友……
這樣的擔心害怕,
果真一步步「兌現」……




親子關係緊張、往往講沒兩句話就吵起來,是不少父母心中的隱憂。

我是三個孩子的母親。曾經我和子女的關係也是劍拔弩張,但經歷那次事
件後,我深深覺得:「天下沒有教不好的孩子,只有失職的父母和老師。
」當時我若沒有改變自己的觀念和態度,恐怕早已失去寶貝女兒;我慶幸
自己能以寬大的胸襟與智慧處理,終於讓惡化的親子關係轉為如膠似漆。


「家」是情緒戰場

由於家境清苦,我三歲時就被賣給人家當養女,跟著養父一起生活。人們
口中的母愛溫馨,對我來說是陌生而模糊的。

我很喜愛讀書,十歲才讀小學,畢業後考上初中,卻因家中沒錢而無法繼
續升學。在那個生活清苦的年代,養父根本不重視女孩子的教育,更何況
我只是個童養媳,但是我不僅不曾為此怨恨自憐,反造就出一生不認輸的
堅毅性情。

十六歲後我到紡織工廠上班,每天工作十二個小時,隨後考上商職夜間部
,半工半讀完成學業。從小我就明白一切生活所需都得自己掙,沒有人會
給我,我只知道要生活得步步踏實。

當然,除了自己苦拚外,我更不忘許多曾幫助過我的人。例如我就讀商職
時經常沒錢吃飯,教學組長就叫我每天去福利社拿麵包吃,帳全算在他身
上。

十九歲養父往生後,我輾轉到小學當工友;二十六歲結婚,連生三個孩子
、並轉往公家機關上班。在職場上我雖苦拚實幹,但回家後則抱怨連連、
擺個臭臉,情緒戰場全移轉到家堙C

先生不愛、孩子不乖,令我常感胃痛、耳鳴。無論在夫妻或親子關係之間
,我向來認為得不到家人的關懷。儘管如此,我更想把全部的愛放在孩子
身上,「你不能這樣做……」然而愈在乎孩子、管得愈多,孩子卻是愈叛
逆。

我總是怕孩子吃虧、受騙、結交壞朋友。不知不覺間自以為是的教育方式
,就像在孩子身上撒下了壞的種子,殊不知背地堙A擔心害怕的心情反而
逐步「兌現」了我做母親的恐懼。 管愈多,情愈少

孩子是我的希望,因此親子關係是我最重視的。有些父母會將自己曾錯失
的,也拒絕給兒女;有的則企望自己的遺憾,不再發生在兒女身上,所以
給他們最好的一切以為彌補,我正屬於後者。從小我被壓抑的部分,不希
望重現在孩子身上,總採自認最民主的方式讓他們盡情表現。

由於自己沒有機會好好讀書,舉凡鋼琴、作文、書法、英文、演講、畫畫
等,只要可供給兒女的教育,一樣也不願錯過。

約在民國七十九年,當時就讀北一女的女兒,大概因生活圈擴大常常晚歸
,我不免擔心嘮叨、東問西問;心煩的女兒為此開始頂嘴甚至吼叫。基於
「愛之深、責之切」的心理,我嚴格管教,親子關係每況愈下。

女兒高三時,某天對我描述她正在交往中的一位男朋友——他曾是建國中
學的榜首、也是運動選手、曾因失手傷人而入獄;父親是企業家、母親則
是位賢淑的日本人;未來家埵瓞{將他送至英國劍橋大學就讀……

像這般小說式的家庭背景、悲情式的英雄人物,乍聽之下我只覺不可思議
。只是年輕人的衝動怎堪阻擾?我心媟Q著:究竟我這未滿十八歲的女兒
愛上的是怎樣的一個男孩?那天晚上,我輾轉反側、徹夜失眠。


嘗試愛她所愛

女兒交友一事讓我心頭一團亂,於是開始思考自己在管教上出了什麼差錯
。隔日,我無助地前往書店,希望能從浩瀚的資訊大海塈鋮儤ⅩョC

和我結識多年的書店老闆娘是慈濟功德會志工,她看得出我臉上掛著的憂
心,便介紹了《慈濟心蓮》這本書給我。

回家後我用心研讀,我清楚記得,當翻到「多為子女祝福」這篇時,媕Y
有兩句話正是我急欲尋找的智慧箴言:「為人父母者,應要時時抱著寬大
的心胸,以菩薩的智慧教育子女,以媽媽的心來愛天下一切眾生。」

證嚴上人的話就像給我一記當頭棒喝,把我消沈的心給救了起來。

「為什麼我不尊重孩子的選擇?為什麼我認定孩子的選擇是錯的呢?」當
此念頭升起,我決意彎下腰來好好和女兒溝通互動。心想:「我要愛她所
愛的人。」

於是在女兒的同意下,我主動打電話給她這位男友。「我不反對你們交往
,但女兒畢竟年紀尚輕,希望你們可以保持友誼到她大學畢業……」

除了接納他們的交往外,我也和對方分享女兒晚歸時,父母望眼欲穿的那
分焦急。雙方有了初步不錯的互動。

也許是我的真誠打動了他,隨後男孩對女孩說:「我希望能娶個孝順父母
的好女孩!」令我感動的是:女兒回頭竟也將這段對話告訴我,並強調:
「我也希望能好好孝順媽媽!」我好驚訝,一分真情竟有那麼大的力量!


峰迴路轉

往後近兩年的日子,男孩不但常到我的家塈丑A也會幫忙我做社區資源回
收。那時女兒已考上台大,為了拉近與女兒的關係,端午節我不再買現成
的粽子,改邀請他們一起親手包製,逐漸改善不佳的親子關係。

一次男孩子買機車欲過戶給女兒時,意外暴露出逃兵身分。女兒直勸他去
自首,他也接受了。

當時我被蒙在鼓堙A足足半年之久常問女兒:「為何都沒見到男孩來家
?」女兒支吾其辭地回答:「他出國去了!」再三詢問下,女兒忽然抱著
我痛哭懺悔。

「其實我早知道他是逃兵了,只是固執地拉不下臉來面對自己錯誤的選擇
,畢竟我曾說他是那麼地好;這兩年來,我都是在謊言堳袡L。」聽女兒
這麼一說,我才知男孩已經入獄半年了。

從女兒的描述中,我勾勒出事實是:那男孩來自一個破碎家庭,父親有外
遇,母親後來抑鬱往生;這樣的成長背景,導致他愛說謊及行為偏差。

那天晚上女兒的懺悔,讓我既驚訝又心疼;該說是晴天霹靂或肝腸寸斷吧
,兩年前的擔憂竟然在此際兌現了!那晚,我又失眠了。


賺來一個兒子

知道真象後,我心情相當複雜:雖然女兒決定離開他,並請我帶引他進入
像慈濟這樣的慈善團體,但我不免煩惱男孩出獄後可能對女兒不諒解。

但隨即又有另一個聲音告訴我:「以前都一直把他當兒子看待了,既已給
他九十分了,為何吝於再給他十分呢?」想清楚後,我決定幫他走上正途


我用紙做了朵蓮花,帶了些水果,與女兒去拜訪男孩的阿姨,希望未來能
共同鼓勵男孩。

除了送證嚴上人所寫的《靜思語》給男孩之外,我也以自己艱苦的成長歷
程與他分享。在良好的互動下,他當我像自己的母親般。出獄後,每逢心
情不佳,男孩總不忘打電話給我,過年時也一定來拜年。

一個心念就像是一顆種子,大概是我對他撒下了善的種子,現在,他都喚
我「媽媽」了。

民國八十四年五月,他來電告訴我說,將與目前交往的女友結婚,希望我
能撥冗前往祝福。我當然是高興極了!

過了兩年,他帶著太太與小女兒到我家拜訪。我好欣慰,覺得自己不僅有
了他這個兒子,也多了位媳婦與小孫子。

經過這事件,我和女兒的感情就像是姊妹般無話不談。我體悟到:「當自
己無所求地愛別人的孩子,自己的孩子也會有善的回報。」如今,女兒早
已從大學順利畢業,和知心男友結婚,並育有兩個孩子。

現在,我已是擁有好幾位孫子的阿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