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樂證言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咫尺天涯母女情
◎撰文/陳美羿
和母親家只有十幾分鐘路程,
李素華卻走了三十多年才到達。




「世上只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像個寶,投進媽媽的懷抱……」

過去,聽到這首歌,李素華就傷心欲絕,躲到沒人的地方痛哭一場;現在
,聽到這首歌,李素華依然百味雜陳,欣慰、慶幸、感恩……

和媽媽家只有十幾分鐘的路程,但是這條路,李素華走了三十多年才到達



發下惡誓

李素華生長在宜蘭冬山鄉的一個大家族。印象中,父母經常吵架,大約是
小學一、二年級時,母親留下她和哥哥,離婚而去。

母親的離去,在李素華小小的心靈中,造成莫大的衝擊──惶恐、不安、
埋怨、自卑。她不敢跟同學一起玩,不敢請同學到家堥荂A深怕同學知道
她是一個沒有媽媽的小孩。

她恨媽媽,加上親族中的長輩再三告誡:不要去找媽媽,否則爸爸會生氣
。於是,當媽媽悄悄到學校找她時,她都惡臉相向。

「為什麼妳要離開我們?」李素華嘶喊著。

媽媽流淚道:「將來妳長大就會明白。」

媽媽買了名貴的蘋果去討好她,她不但不接受,甚至知道媽媽來了,還特
意躲起來,讓媽媽失望而回。

一次又一次傷透媽媽的心,後來媽媽就較少來了。可是李素華真的就那麼
恨媽媽嗎?「其實我的心很矛盾,又愛又恨,但更多的是渴望;我渴望媽
媽,真的見到她,又不能諒解她、接納她。」

「哥哥和媽媽的關係就比較好,他常常會偷偷地去看媽媽。」李素華說,
有一次被父親發現了,哥哥受到嚴厲的處罰。夜堙A哥哥收拾行李,準備
離家出走,李素華忍不住哭了起來,才讓哥哥放棄離家的念頭。

後來,媽媽在街上做小生意,李素華有時會偷偷繞過去,悄悄地看媽媽。
但是倔強的她,始終不肯上前去叫一聲:「媽」。

有一天,鄰居伯母告訴她,媽媽再婚了。李素華又恨又氣:爸爸都沒有再
婚,為什麼妳要再婚?為什麼?她發下惡誓:這輩子再也不認媽媽了。


又是「外遇」?

高商畢業後,李素華結婚了。或許是失去母愛的人,沒有安全感,她對先
生產生強烈的佔有慾,不會體諒先生的辛苦,時常吵吵鬧鬧。

臨盆時,先生要她回娘家待產。她生下一個女兒,先生只匆匆來看一眼,
從此不見人影。坐月子中,朋友告訴她,先生有外遇,她傷心欲絕。

回到婆家後,先生常常夜不歸營,並要求離婚。李素華幾次想自殺,又怕
父親傷心,最後只好放下初生的女兒,黯然離婚回鄉。

這時候,她才體會到,人有時候是自己做不了主的;進而了解到媽媽當年
的不捨和無奈。但是,一念無明起,她又怪起媽媽來:如果不是妳離婚,
我怎會步上妳的後塵?

回到家鄉,她不敢住在家堙A找了一個陌生的工廠,埋首作女工,過著自
卑自閉的生活。

二十九歲那年,經朋友介紹,李素華再度披上婚紗,嫁給林燦輝。長子彥
宏出生後,李素華守著愛子守著家,心滿意足地過著幸福的日子。

當孩子長大些,李素華發現先生在生活上起了些變化:有時候會晚一點回
家;有時候回到家洗個澡又要出去;星期假日也會服裝整齊地外出……問
他去那堙H他總說要去參加活動。

會不會?……外遇?李素華驚駭得跳起來,千方百計阻撓先生外出。先生
回到家,她雖不敢吵鬧,但也沒給好臉色;要不就是冷戰,板著臉不說話


先生好話說盡,告訴她參加的是一個慈善團體,也曾多次邀她一起參與,
但李素華一句也聽不進去,只要「引誘」她先生經常外出的,她就對抗到
底。

冷戰了好長一段時間,先生也不生氣,脾氣好到了極點。這下子更引起她
的好奇心,於是起了一個念頭:去看看他到底在那堙u黑白來」?

跟著先生來到慈濟宜蘭聯絡處,當時聯絡處正在整理中——有人在拔草、
有人在油漆、有人在搬石頭……大太陽底下,一張張笑臉洋溢著,李素華
看呆了,這就是她防備又防備的……「外遇」?

她慚愧又內疚,覺得對不起先生,又怪先生沒跟她講清楚,「跟妳講了,
妳聽不進去啊!」林燦輝還是笑笑地說。

李素華開始跟著先生參加活動,愈參加愈歡喜,上人的法語像甘露一樣,
滋潤著她渴愛的心靈。


及時的愛

林燦輝知道妻子跟母親的心結,試探著想要化解,於是有意無意就拿上人
的法語和妻子討論,並鼓勵妻子和媽媽相認。

這時候,李素華也常跟著宜蘭地區的委員,每個月到台北來參加慈育隊共
修。有一次,陳明其師兄提到上人常講的幾句話:「世間有兩件事不能等
,一是行善、一是行孝。」「普天之下沒有我不愛的人、普天之下沒有我
不能原諒的人、普天之下沒有我不能信任的人。」

這幾句話深深震撼了她,當下她痛哭失聲,心想:「最親愛的母親我都不
愛,我還能去愛誰?媽媽的家那麼近,但是三十幾年來,我卻一步也不曾
踏進去過。」她內心痛苦到了極點,恨不得立刻飛到母親的面前,向她懺
悔……

回到家,她跟先生說,要去跟母親相認、懺悔。先生又驚又喜,大表贊成
,並決定立刻行動。

李素華打電話給哥哥,問了媽媽家的電話,緊張萬分地撥了號碼……

「媽媽!我是阿華……」

「阿…華…」媽媽還以為有人打錯電話。

「我是素華啦!媽媽!我去看您好嗎?……」

「喔!素華喔?」媽媽聽明白了,又驚又喜,連聲問:「什麼時候來?」

「現在就去。」李素華掛斷電話,淚如雨下,在先生和孩子的陪同下,來
到媽媽的家。

媽媽早已引頸企盼良久,見到母親,李素華一把抱住,喊一聲「媽媽!」
然後放聲大哭起來。

「阿華!阿華!怎麼啦?是不是又嫁得不好?」媽媽驚疑地問。

林燦輝在旁解釋說:「不是啦!阿華這麼多年來都好想您,她……」

「媽媽!請您原諒我,到現在才來看您。」李素華泣不成聲。

媽媽搞清楚了,也流著淚說:「憨查某囝仔!」

母女緊緊相擁,三十多年對母親的思念,剎那間,變得那麼真實。李素華
滿腹的怨懟、仇恨,也在瞬間化為烏有。

「過去,每年的母親節,就是我最難過、傷心的日子。」李素華說:「我
很慶幸,慈濟化解了我的無明,讓我及時對母親懺悔。」

在各地的慈濟茶會上,李素華總是聲淚俱下地現身說法。她苦口婆心勉勵
大家:「千拜萬拜,不如對父母說一句愛。」「父母是堂上活佛,在家敬
父母,何必遠燒香。」


陰霾不再

民國八十七年年底,媽媽再嫁的先生往生了。公祭時,李素華一家和哥哥
一家都來了。

「伯伯是一個很好的人,我由衷地感恩他照顧媽媽這麼多年。」失去另一
半的媽媽,時常傷心流淚,李素華就更常回去陪伴她。看到愛女回來,媽
媽就會去摘一些自己種的青菜,或自己醃漬的鹹菜,給女兒帶回去。

李素華也會陪媽媽到墓園去看伯伯。墓園是媽媽親自設計、督工建造的,
一草一木,都是媽媽的用心。

一切的陰霾都過去了。李素華的心,就像五月的晴空,清清朗朗,自在無
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