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老ㄟ,失禮啦!
◎撰文/葉文鶯
夫妻逗嘴,不應是家常便飯,
即使說不出甜言蜜語,至少也要輕聲細語。
當病房的「大聲公」遇見「疼某通人知」的志工,
同樣做人尪婿五十多年,
老大哥竟要向小老弟學習……



一個重聽的女人,會有一個什麼樣的丈夫?

他可能早已學會手語,夫妻倆眉目可以傳情,肢體動作可以達意,話不多
卻感情不減;也或許,他是個直性子,妻子老是聽不清楚,他乾脆變成個
大嗓門,講話就像夏日午后的雷聲轟隆響,教旁人分不清是在談天或吵架




做尪要有步數


這天,大林慈濟醫院病房區就出現這麼一對夫妻。

丈夫的大嗓門引起旁人側目,志工趕緊進入病房一探究竟。但見七十八歲
的阿公沒好臉色地坐在病床上,一旁的阿嬤也別過頭悶不吭聲,看起來是
真的變臉了。

「發生什麼代誌,是不是講出來聽看麥?」七十二歲的志工陳進興算起來
是小老弟,沈不住氣的阿公經這一問,未發夠的脾氣繼續爆發:「臭耳聾
,我叫伊過來,叫幾聲沒聽見……」

「哦,原來是按呢。阿嬤『耳朵重』,沒聽見你在叫伊,所以你就生氣。
」陳進興了解爭執的起因單純,直接提出建議:「其實你可以招個手勢,
請太太過來身邊,靠在她耳朵旁輕聲講,不必大聲,她就聽見啦!」

可惜,阿公跟妻子相處了大半輩子,只知道有話大聲講,講了對方沒聽見
,他就有理由生氣,這種方式連「溝通」都談不上,徒把雙方的意思弄擰
,氣氛也弄僵了;沒想到志工提出的方法「只要用心,不必用力」,其中
的對待更有十足的溫柔和尊重。

眼見阿公有幾分領悟,陳進興大膽地故意打趣:「哎喲!說到你做人的尪
婿,怎也沒半步(「招數」之意)?」

「啊?做尪也要有步數?」

「是啊!」陳進興以鄰居兩對夫妻為例打比方──

「兩個太太一聽到服裝店打折,高興地一起去買衫,兩人同時撿了大紅衫
返去。兩人的尪婿感覺太太穿大紅不好看,但是話怎樣講,結果就是不同
!」

「穿甲紅吱吱,難看死!」第一位先生看到太太的大紅衣服,像有一隻毛
毛蟲自他頸後爬過,渾身不舒服地直接起反應。

「哼!我還未到厝就知:我花你一塊錢,你的嘴巴就翹到額頭頂!」在太
太眼中,她的小氣先生捨不得她花錢過分打扮,但是先生愈有意見,她愈
是不依。

另一位先生則對太太說:「某仔,妳水是水,穿什麼攏好看,但是依照妳
的臉型和體格,若是穿青藍色的洋裝,線條簡單一點,比穿紅衫更加適合
喔!」

太太聽了很歡喜,覺得先生的話中有讚美、也有真誠的建議,更重要的是
流露出對她的關心。

「尪某之間,講話真正重要!」陳進興又強調了一次。

「哎呀!你講得對喔!確實,做尪嘛要有步數咧!」阿公覺得很新鮮,只
嘆這個志工小老弟沒早點兒教他。

「人講:『一個某,卡好三個天公祖』,某在身邊,叫一聲伊就來;天公
祖眾人求、眾人請,三個也不夠時間跑那麼多地方。所以囉,太太在這
照顧你,你不應該對伊生氣,應該向伊賠失禮。」

「老ㄟ,失禮啦!」阿公毫不猶豫,對老伴行禮如儀。

太太沒想到才幾分鐘,一個外人講兩三句話就讓形勢逆轉了,遂故意不領
情地說:「沒臉皮,先罵人才賠失禮!」

阿公不理會這些,一逕兒高興地說:「等我身體好了,也來這媟礂茪u。
」似乎巴不得趕緊在病房當志工,就能擁有陳進興這般四兩撥千斤的智慧


「你喔,怎甲人比?這款性地(脾氣)不改,做志工?免講!」阿嬤再度
殺殺丈夫的威風。阿公也不在意,繼續編織著未來的志工夢。



舊式男人真感情


有人說,夫妻逗嘴是常有的事,特別是年紀大了、兒女不在身邊,空盪盪
的屋子堙A多了拌嘴聲才不至於冷清。

不過,陳進興從來不這樣想,他覺得「一夜夫妻百世恩」,對配偶凡事寧
可相讓也不要多計較,尤其男人應該對妻子多體貼。

他與妻子的感情一向好得令人欣羡,日常生活中,他對妻兒的感情毫不隱
藏,因此在病房服務,調和病人與家屬之間的爭執不快時,那一分為人夫
、為人父的幽默圓融自然流露,不流於說教。

陳進興說,年輕時太太偶爾講話大聲,他都好言提醒;有時是他不小心提
高音量,換成妻子提醒他,他也立刻回說:「失禮,失禮,我忘記了!」
夫妻相敬如賓。

「男人要懂得跟妻小說說笑笑,家庭氣氛才會和諧。」陳進興回憶過去,
每當自外工作返家,才走到庭院便朝廚房大喊:

「興仔嫂,無閒喔!我返來囉!」

「返來就返來,驚我嘸知,敢是腹肚夭(肚子餓)?」妻子嬌嗔應道,心
中竊喜。

陳進興務農,與妻子到田奡*惘靰韙,來到溪邊略洗手臉完畢,他先上
岸然後伸手來拉妻子,溫柔地發出:「一 ㄒ一ㄡ!」的聲音。若水中鴛
鴦緊緊相隨的恩愛模樣,曾惹得溪邊浣衣婦執起擣衣棒,笑叱:「沒見過
別人尪某好甲這款,稍等我將槌子丟過去喔!」

他還記得與妻搭乘遊覽車出遊,在風景區停留時,買來妻子愛吃的醃芭樂
。「一串四個,她一個人吃不完。村子堣@起出去玩的夫妻怕人見笑,硬
是一人買一串,只有我們兩人,她一口、我一口,很自在啊!」陳進興笑
說,村婦無不羡慕他們,回家專拿這事跟丈夫犯嘀咕,次日他與村子堛
男人相遇,個個開口責怪:「攏嘛是你,害阮某在我耳孔邊念整瞑,講您
按怎按怎,講我又是怎樣怎樣,哎!」

在他那個年代,夫妻感情好的大多很內斂,像他們夫妻這樣自然表露的,
不但人人稱奇,還遭猜疑呢!

那陣子,他們夫妻到外地替人做工,每天早上相隨從暫住的屋舍出門,不
像人家一前一後地走;大熱天中午,他和妻子手牽手進冰果室吃碗冰、切
盤水果,附近人便疑心道:「我看這一對一定不是尪仔某喔……」也有人
替他們辯解:「跟你講是就是,什麼不是尪仔某!」

爭執傳到陳進興夫婦耳堙A他們都覺得好笑。夫妻感情好沒什麼不對,難
道夫妻不比情人親密?



一輩子學講話


或許是妻子生前,他們始終真情相待,陳進興談起夫妻相處的種種,只有
愉悅的回憶,而沒有絲毫的缺憾。

在調解病房這對老夫妻的衝突中,陳進興認為感情的建立,和溝通的方法
與態度大有關係;即使是服務病人,面對不同的對象、情境,不但要懂得
察顏觀色,還要「講對話」。

「我從三歲到七十二歲,一輩子都在講話,但我還是在學。」陳進興信手
拈來一則笑話,說明「語言」的重要性。

「村子堜狾釭漱H都知道五嬸婆嘴巴最壞,常講錯話。有一天一戶人家生
小孩請吃油飯,主人原本不想讓五嬸婆來,但又怕她在背後講是非,不得
已還是託人請她來,只是叮嚀她千萬不得開口。」

「五嬸婆來了,油飯也吃了,真的什麼話也沒講,大家總算安心了。五嬸
婆快離開時,也很得意自己的表現,就說:『我今天什麼話都沒講喔!以
後紅嬰仔若死,跟我五嬸婆無關係喔!』」令人為之絕倒。

在這所鄉下的大醫院堙A前來看病的老夫老妻,感情的表達絕大多數是含
蓄,甚至是粗糙的,而陳進興這個舊式男人的真感情和「EQ」,卻帶給
他人不少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