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個屋簷下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家有老斜
◎撰文/郭素霞
屋廊下,
一輛改裝的大型娃娃車堙A
躺著她照顧了二十四年的殘障小叔。


二十四年,一共是多少個日子?您算過嗎?

一位母親對子女無悔地付出二十四年的青春,也許
人人都認為偉大,卻覺得是天經地義;而她,二十
四年如一日,任勞任怨盡心照顧的是她的小叔,就
更令人敬佩了。



變形大娃娃



嬌小的洪錦秀獨自蹲在巷口,俐落的雙手快速整理著資源回收物,分類、
裝袋、綑綁後,堆置在屋外的牆邊,她專注地重複相同的動作,並不時回
頭探看家堛滌岍R。

身後老舊的大宅子,是她固守了二十多年的家,屋廊下一輛改裝的大型娃
娃車,躺著一個人。走近一看,赫然發現他全身癱瘓,僅存左手腕和雙腳
掌可稍微擺動,嘴堸蛹葭o出「喝、喝」的叫聲,是位不折不扣的多重殘
障者。

大娃娃名叫王登發,今年四十六歲,是洪錦秀的小叔。二十四年前,婆婆
往生後,身為長媳的洪錦秀便在娘家母親的鼓勵下,辭去高薪的工作,全
心照顧小叔登發,並與丈夫共同栽培其他弟妹就學、就業、甚至成家。

「上人說過:『有捨,才有得。』看到四位小叔和三位小姑個個都小有成
就,才覺得不辜負婆婆的託付!」洪錦秀說。



老斜會撒嬌


洪錦秀接手照顧登發小叔時,登發已是二十多歲的大男生了,她仍像照顧
嬰兒般地為他把屎、把尿。

除了照顧小叔,還要照顧自己年幼的子女和操持家務,每天像陀螺般忙得
團團轉,有時難免無法即時順應小叔的需求,這時登發會耍個性、發脾氣
,洪錦秀總是好言道歉,使他破涕為笑。

「我們老斜不只會撒嬌,以前還會幫我帶小孩喔!」洪錦秀愛憐地撫著小
叔的臉頰,得意地說道。

「老斜」是家人對登發的暱稱。登發年輕時,看到大嫂忙於家務,便會用
左手掌僅存的氣力,幫大嫂搖嬰兒床哄小孩。

由於登發的咀嚼功能欠佳,加上運動量不足,導致腸胃不良。為了小叔的
健康,洪錦秀每天費心調理生機飲食,細心餵食長達八年。

最近登發胃出血,洪錦秀心急如焚,緊急通知當醫師的小姑丈,協助安排
住院事宜。在加護病房治療一個多月後,終於拾回一條命。出院後,洪錦
秀暗自提醒自己:要更加小心照顧小叔。



兄弟情深


為了照顧登發,洪錦秀極少回娘家探望父母,娘家對此都能體諒,並時常
在精神上支持她、鼓勵她。

洪錦秀說:「我最大的精神支柱來自先生。」洪錦秀的先生王清山在台電
任職工程師,為了與她分擔照顧小叔的工作,二十幾年來放棄多次外調升
遷機會,更婉拒所有婚喪喜慶等交際應酬,每天下班便匆匆趕回家。

選舉時,登發最愛聽政見發表會,王清山總會推著大娃娃車,徒步走四、
五公里到屏東市仁愛國小,聽候選人發表政見。此景常令外人投來佩服的
眼神,王清山卻只說:「我是他大哥,這是我該做的。」兄弟情深,常讓
洪錦秀感動地淚眼模糊。

認識慈濟後,洪錦秀投入了環保志工行列,並號召鄰里親朋一起參與。她
說:「上人教我們垃圾變黃金、黃金變愛心,我要趕緊來做!」

洪錦秀平時的善念、善行,登發都看在眼堙A無形中也啟發了他的慈悲心
,他常將兄姊、親友給他的零用錢及紅包捐給慈濟,或布施給需要幫助的
人。

洪錦秀常恭維登發是菩薩的化身,登發則以極不清晰的口吻笑答:「阿彌
陀佛!」



親情最可貴


認識洪錦秀的人常會問她:「是什麼力量,讓妳二十幾年如一日地照顧殘
障小叔?」

「婆婆是一位深具悲心的長者,生前常對貧困的人布施,她那『老吾老以
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胸襟,給我很好的模範;還有證嚴上人
的法語啟示,讓我能忍人所不能忍、做人所不願做。」洪錦秀總是這麼說


她也認為,因為照顧小叔,他們夫妻倆才能淡薄名利、相互扶持,一路走
來平安順利。

看到了洪錦秀夫妻對殘障弟弟無微不至的付出,不僅不因家有殘障人士而
萌生陰霾,一家人反而更加和樂,可見事在人為,而人性的美善以及親情
的溫馨,也在此更顯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