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師行記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守望相助
◎撰文/善慧書苑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


◆八月三日《六月十四日(五)》


【靜思小語】

祈求無災無難不容易,但求在災難中發揮守望相助的精神。




阿難的懺悔


人間災難偏多,世事甚是紛擾,即使內心記掛萬般事項,上人仍依時在早
課與志工早會中對大家開示。今日晨課講到佛經中一段有關阿難的故事─


佛陀涅槃後,弟子們非常傷心,各自閉門修行。經過一段很長的時間,迦
葉尊者覺得大家這樣悲傷下去不是辦法,於是號召常跟隨在佛身邊的大德
長老,在七葉窟開會,向大家宣布,應該趕快編輯佛陀的教法。

眾人都有同感,認為必要將佛陀的法身慧命延續下去,且要選一位能將佛
陀的教法一一重述的人。大家公推阿難──阿難日夜跟在佛陀身邊,佛陀
跟什麼人講話,阿難都能聽到,且阿難的記憶力很好,所以眾人認為阿難
最具資格。

然而,迦葉尊者當著眾人的面,起身走到阿難身邊說:「阿難,大家公推
你來結集佛經,將佛陀所說的法重新敘述。但是你現在不夠資格!因為你
心中還有煩惱,你連在僧團的資格都沒有,出去!好好反省吧!」阿難就
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被迦葉尊者趕了出去。

當時阿難一點都不生氣,也沒有一點埋怨,反而不斷地思考:「是啊,從
佛陀入滅到現在,我心中的悲傷和煩惱都沒有解除,這分師徒之情牽繫著
我,我的心被感情緊緊縛住,真的很慚愧!」

那天晚上,阿難做了很徹底的懺悔。他體悟到死亡是自然的法則,每一個
人包括佛陀在內,都不能違反自然法則。於是阿難的心放下了,忽然間心
地一片光明、輕安,再也沒有煩惱了。

阿難來到了迦葉尊者面前,向迦葉尊者頂禮,感恩尊者將他微末的煩惱斷
除了。

迦葉尊者扶他起來,歡喜地說:「阿難,恭喜你!你把內心的微末煩惱都
斷除了。昨天我對你的態度,請不要見怪,羅漢的心就像手畫虛空,畫過
即無痕。」

阿難說:「我現在的心境就如手畫虛空,畫過無痕,感恩!」在歡喜的氣
氛中,阿難回來了,大家就請阿難上台,敘述佛陀所說的法……



情牽眾生


故事說完,上人感嘆自己內心的憂慮何其深沈,亦可謂是源於對眾生之情
實難捨!「昨天又聽到有一個低氣壓,可能會形成颱風,行進路線跟桃芝
差不多,心媢磞b很擔心……」

「眾生苦難這麼多,教我如何斷這分情?」上人表示,不管那個地方有事
,都令他牽腸掛肚。「不過,也非常感恩有這麼多人付出愛!不只慈濟委
員,還有大林慈濟醫院簡守信副院長帶著同仁去災區義診;花蓮、玉里及
關山慈濟醫院醫護同仁也都投入災區去關懷與付出。」

「花蓮慈院急診處副護理長涂炳旭,家住大興村,村堳雃h房子被土石流
掩埋了,唯獨他家安然無恙。他媽媽不但讓失去家園的村民暫時到她家棲
身,還願意義務提供土地讓慈濟建屋安頓災民;在鹿谷,也有平安的人要
提供房屋給受災的人住……多麼溫馨的人情啊!」

「我常常呼籲要落實社區志工──社區要敦親睦鄰、守望相助。要求無災
無難不容易,但有了災難能夠相互幫助,這是很重要的。」

上人感恩大家這幾天在災區的付出,「善業循環就會減低災難,假如人人
心中有惡念、紛爭,則天下永遠沒有安寧的日子。」



災後第四天


午後,上人再次驅車前往災區。

來到大興國小,多日來負責香積的志工們已停止熱食炊煮,換以涼飲如愛
玉、綠豆湯等。繞過小學行至民生街,眾多志工正賣力協助災戶清理污泥
。這堛漲礄a大多是黑瓦白牆的平房,或有以鐵皮覆頂者;房屋雖然安在
,但堨~滿是泥濘。

上人一家一家走過,有的屋外已堆積著小丘似的泥巴,間雜著破損的家具
與橫七八豎的垃圾,泥巴地上則處處散落柚子與檳榔。

每戶人家大約都有五、六人在清理,用鏟子將屋內污泥往戶外送。這次救
災與清掃,國軍部隊動員很多阿兵哥,他們手腳俐落地幫忙鏟土,並開來
堆土機與大卡車,將厚重的污泥運載出去。

上人來到一戶人家,屋內積水堆土,志工們遂開出一條小水溝,好將污水
趕出去。屋主是位中年男士,他嘆道:「啊!這泥巴埋得真深!」上人說
,明天最好用「山貓」來清比較快,「聽說明天可能又有颱風要來,可得
注意才行。」「颱風來了,就要趕快跑啦!」男主人無奈地說。

又一家平房堙A傳來多支鏟子刮地的「軋……軋……」聲,志工們拿著各
種用具正賣力清除淤泥。住在這兒的是慈濟的長期照顧戶,他原本做送瓦
斯的工作,現在因為忙於清理住家,老闆遂另找他人取而代之;兩個女兒
一個在醫院看護成為植物人的太太,一個從事理髮工作。

上人鼓勵這位一眼已盲的先生說:「屋子清理好,心也要整理──必定要
勇敢地再站起來。慈濟也會繼續幫助的。」

這房子是一位老鄰長免費借住的,「您是好人喔!」上人稱讚這位七十來
歲的老人。「來坐啦!」老鄰長相邀,滿臉是淳樸的笑容。

慈院急診處副護理長涂炳旭正派駐在此醫療站,他領著大家上山到土石流
氾濫的源頭處。

經過一處亂石堆,聽說本是遊樂區,如今全然覆沒。下車後,見三十多位
來自北埔部隊的阿兵哥前來幫忙,上人疼惜地慰問他們。往前走去,右邊
一戶人家房屋大致還好,約五、六隻狗守候門庭,乍見眾人來到,一時之
間你吠我叫。立在大門前的兩位年輕女孩說,她們姊妹人在台北,住在老
家的父母當大水來時,急匆匆跑出門外,剎那間就被洪水沖走了。

洪水沖毀了河堤,河床滿滿堆疊著大小不一的石頭,枯木錯落其間。亂石
、雜木堆中,數個挖土機正找尋著埋藏底下的屍體,周圍充滿消毒水的氣
味……曾經以山水美景使人流連的地方,一場風雨之後,頓成廢墟般,再
找不到昔日歡樂的笑聲,此刻只聞挖土機發出的寂寞聲響。

行車復至大安村,附近住家昨日經由志工們協助,已大致清理完畢,只剩
兩所倉庫需要幫忙清理,一間由北區慈誠志工負責,另一間則由德慈師父
領二十五位近住女幫忙;大家或以單輪車將泥沙運出,或排成縱隊以水桶
送出污泥,許多人身上早已沾泥帶沙,仍工作得十分帶勁。

街坊鄰居也很幫忙,有人提供家門口的老式汲水幫浦給大家取水。上人懷
舊地用手按著木柄壓了兩下,見地下水汨汨流出,說道:「好久沒有用這
個了!」另一戶開服飾店的歐巴桑,開放自家洗手間給大家使用,家門前
並讓志工置放各種物品。

來到鳳林榮民醫院往生者靈堂處,上人安慰這些與至親天人永隔的哀悽家
屬後,循來路踏上歸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