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莉風災
  特別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便當車,從白天駛進黑夜
◎撰文/洪淑芬
便當車來來回回,從白天駛進深夜,
儘管暴雨狂瀉,淤泥阻道,
依舊不負災民期待,帶來滿車的溫暖。




災後第一天,我在慈濟汐止救災勤務指揮中心,看到許多民眾涉水前來尋
求協助;他們多的是一整天沒有進食,身上又濕又髒、又餓又累,焦急與
悲愁揮之不去。

他們有的帶著淚痕和大大小小傷痕而來;有的說起屋內滿是污泥,紅了眼
眶;有的家中尚有幼兒、長輩,還要面臨斷水、斷電、斷糧的窘況……我
站在這堙A彷彿親見昨夜的風雨,是如何驚醒老老少少;彷彿親見潰堤而
出的滔滔巨浪,是如何在受災戶門前翩翩掀舞。

救災中心堣@批批堆得像小山般的救援物資,就像變魔術般,才剛送到,
不一會兒就被領取一空;幸好有各地志工趕製的便當,以及各界提供的糕
點、礦泉水不斷補上,災民們只要有需要,在這堻ㄞ鈺o到最適切的援助




◆「便當車」來了!


午後的雨勢慢慢歇息,慈誠志工們穿戴上雨鞋、救生衣、安全帽等裝備,
並以起重機將橡皮艇自大卡車上卸下,準
備深入重災區送食;但就在此時,傳來大
水已逐漸退去的好消息。

大水退去的路面堆滿淤泥,已無法「陸上
行舟」,底盤高的四輪傳動車,此時成為
災區的馬路英雄。

我在救災中心門前認識了板橋區志工陳●堡。從事中古汽車買賣的他,一
大早就開著九人座廂型車出發,繞了半個台北盆地才到汐止。(●=「灼
」加上草字頭)

「陳師兄,我們要送兩百個便當,請你幫忙!」午後四點多,志工蘇美麗
帶著五、六位社區媽媽準備送食去,我也跟著上車,目標是汐止仁愛路八
十巷。

由救災中心所在的新台五路左轉進入仁愛路,視野陡然縮小,滿地泥濘的
曲折巷弄和密集老舊的低矮建築,襯著天地似乎低矮了許多。

車子停在仁愛路七十七巷內,地上的淤泥
將近十公分高,又滑又黏不易行走。穿著
雨鞋的蘇美麗下車後提著便當賣力前進,
其他志工也抱著物資迅速鑽進巷弄間發放
。只有我裝備不合格,腳上的休閒鞋不耐
濕滑,每跨出一步都要大嘆行路難,只好
留在車子附近發便當。

居民們漸漸聚集在車邊,有人甚至騎摩托車追來。陳●堡的廂型車後面三
門全開,有人要六個便當、六瓶礦泉水,有人不要礦泉水,只要便當、口
糧……志工們恨不得有千手千眼,好滿足每個人的需求;但車上物資實在
有限,只好請大家把需求再降低一點,以求皆大歡喜。

居民聚在車邊簡短交換家中災情、吐吐苦水,再抱著熱騰騰的便當、乾淨
的飲用水回家;受災後有人關心、有人分享,重建心情可能會好過些吧!



◆過家門而不入


約莫半個小時後,蘇美麗和其他志工陸續回來。蘇美麗發號施令:「我們
再往仁愛路八十巷去送吧!」大家一臉錯愕──因為七十七巷埵酗茼h人
沒有用餐,便當已發得一乾二淨了!

但聽說仁愛路八十巷一整天都沒有收到物資,大家決定原車返回救災中心
再領些便當、飲水來。

仁愛路八十巷鄰近秀峰路,社區堣j多是相連的傳統亭仔腳建築。我們抵
達時,大雨忽然落下,天色也愈來愈暗。屋堥S電沒水,許多年紀大的長
輩群聚在騎樓下,看到有外車進入,顯得十分好奇。

「阿伯,阮是慈濟啦!」「阿桑,妳好嗎?」蘇美麗親切地問候。原來這
是她的老家:「這埵陶\多人都是我的會員哦!」

巷埵酗@座深邃的水泥門,通過這道長長的門,才知道媕Y還有另一個自
成格局的小小社區。我們徒步進入時,天色已完全暗了下來,只看到幾片
窗戶透出點點燭光,映著門前幾條賣力清洗家具的人影。

「有人需要便當嗎?」經志工這麼一喊,樓上有人探出頭來,但雨聲淅瀝
瀝地,窗邊的人影看不到表情也聽不見聲音。志工們在雨中耐心等待,幾
分鐘之後,果然有人從另一頭的樓梯摸黑下來。

「你們是慈濟人嗎?」一位年輕男孩靦腆地問。志工親切遞送便當加上兩
瓶礦泉水,男孩微笑目送我們離開。

詹麗雲繞路去為一位行動不便的民眾送飯,上車後她亮了亮手上的手電筒
說:「剛剛在巷子口遇到我兒子,他給我手電筒,要我小心一點、早點回
家!」志工們會心地笑了笑,大家都是「過家門而不入」!



◆閃電中的逃難身影


晚間七點多,才剛從仁愛路發完便當回來,陳●堡又馬上開車載著三重區
慈濟委員羅美珠、陳金海,與北區慈誠大隊長黎逢時等人到南港勘災。

行駛在宛如廢墟的南港路上,車燈是唯一的發光體,映照出泥濘、垃圾、
拋錨的汽車以及豆大的雨滴;其餘的,什麼也看不見。

兩旁房舍幽幽暗暗,隱約看到一名男子站在騎樓下,眾人於是下車。這位
先生展示昨夜的水痕,大概在一、二樓交接處。

再往前進,終於看到一間大放光明的油漆店,一群
人在店門前清理貨品;相隔不遠還有一家土木技師
社,堶惘陷X個人也在昏黃的燈光下進行清掃。志
工搬下一大箱礦泉水,託油漆店老闆分送給鄰里左
右。

上路不久,地上開始出現積水。在南港家樂福附近
,我們遇到一群年輕人,得知他們一整天都未進食
,遂請他們到南港區公所等候,稍後再請人送便當
去。

積水愈深的地方愈多人在行走,他們相互扶持、搖搖晃晃的前進,原來是
打算逃離災區。在黑風夜雨中徒步涉水逃離?聽起來有點不可思議。此時
天空不斷傳出轟隆隆的雷聲,遠方落難的身影只在一道道閃光下才能短暫
出現。

一位先生半路攔車,希望我們載他到前面接出行動不便的老父親。沒想到
抵達後,居然有五位大人、一位小嬰兒要上車;這輛九人座的廂型車顯然
塞不下這麼多人,志工們只好下車,在風雨中摸黑等待車子完成任務後回
來。

返程途中,我們掛念在區公所等待便當的那群年輕人,但因通訊不良,無
法通知其他志工去支援,只好在勘察了汐止橫科路的災情後,再返回救災
中心載便當。



◆幸好我們有來


一來一往的路途花了將近三、四十分鐘,我心想,那些年輕人真的會在惡
劣的天候下,苦苦等候我們到來嗎?

車子停在南港區公所前,幾個人影迅速從樓梯上下來。果然是他們!

乘著志工分送便當之際,我捲起褲管,拾階進入南港區公所。這堛瑰藿
比我先前想像的還糟,幾位民眾蹲在滿是泥巴的平台前,四周一片黑暗,
而我的鞋子「前腳踏、後腳放」──卡在泥巴堙C

發放完畢,志工們在車內呼喊我趕快下樓;我像視障者般步履艱難地摸索
著,害怕在黑暗中稍不注意,就在爛泥堆中跌得四腳朝天。

時間已是晚上九點多,我們繼續帶著便當往汐止橫科路前進。橫科路位於
台北縣市交界,兩地以基隆河為界;此次基隆河潰堤,在台北縣市都釀災
,地勢較低的橫科受災嚴重。

聽說,這堶鴞酗@座熱鬧的傳統市場,假日時人來人往,入橋處常會交通
堵塞,然而,眼前卻是一片死寂。

在車燈投射下,我們看到狹小的巷弄堸嚘﹞W游沖下來的垃圾、木塊和尖
銳的碎裂物,居民們做生意的攤位更是被泥巴整個覆蓋,情況甚為狼狽。

此地已有幾位慈濟人在發放便當,原本打算只要將便當卸下,交給當地志
工後就可返回,但來到路口一家暫停營業的便利超商前,我們嚇了一跳─
─怎麼還有這麼多人冒雨排隊領便當!

雖然帶來的便當還不夠,但幸好我們來了!也決定再回去載更多便當過來




◆便當暖暖,心也暖暖


第四次返回救災中心,正好趕上九點三十分三重區志工送來最後一批便當
。我們領了三百份就趕緊往橫科路奔去。

三百份便當層層疊疊裝在三個塑膠箱堙A堆在廂型車的座位上。災區路況
極差,大雨又猛烈拍打著車體,便當像一塊塊豆腐般,在柔軟的座椅上搖
搖晃晃。

我趕緊將身體半趴在便當上,盡力穩住。當皮膚與便當接觸的那一刻,一
股熱氣直接滲進體內,原本半濕的身體暖烘烘的;早上在台北市看到志工
製作便當的畫面又浮現眼前,心也暖烘烘的。

再次抵達橫科路已是十點多了,陳灼堡大叫:「他們居然還在!」

陳●堡指的「他們」,是汐止區慈濟志工鄭玉櫻等人,我們今天第三次來
到這堙A每次都遇到他們,真不知他們在風雨中來回載運便當幾次?又陪
災民在泥地中站了幾個小時?

聽消防隊員說,巷子埵陶\多人家受困無法外出,鄭玉櫻兩手各提了十個
便當一馬當先進去,其他志工抱著整簍便當和礦泉水,一溜煙就不見人影
;每個人來來回回好幾趟,上車時渾身都濕漉漉地。

在風怒雨急中,我看到慈濟志工的勇猛及慈悲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