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莉風災
  特別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濃情便當
◎撰文/范毓雯、婁雅君
有一種便當,吃在口中,不但可以解飢,更可以感受到人情;
它是慈濟的特產,在缺水缺電的災後,
六天可以「變」出五十多萬個──
因為有萬千愛心為它「催生」,就叫它「濃情便當」吧!




關渡的米、宜蘭的菜、台中的環保碗……
每一個便當,
都是來自各地愛心的大結合!



將「慈濟關懷您」標誌貼於便當盒上、添白飯、配菜色、束橡皮筋……一
個個熱騰騰的便當,在每位戴著口罩、三角頭巾、塑膠手套的志工手中傳
遞著,形成順暢的加工動線。

打包完成的便當,再一箱箱裝載至貨車中,準備出發上路。慈濟志工施素
英說:「每一個便當,都是所有人愛心的大結合啊!」
颱風天晚上,開豆花店的志工陳恰伯眼見
雨水如傾盆般宣洩,猜想一定有許多居民
受災,無法準備隔天的早餐,於是他連夜
泡黃豆、煮豆漿;另一位志工郭淑珍則提
供家中所有冷凍食品,如:包子、花捲、
銀絲捲、饅頭等,趕在清早蒸熟,解決大
家災後第一頓早、午餐。

十七日當天,各地災情陸續傳出,無情的雨水依舊不歇息,志工們幾乎買
不到菜,預訂的食材也因風雨無法送達,大家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

施素英說,是張國賓將做生意的材料拿來
應急──光是災後兩天,就提供了六百斤
黃麵、一百斤米粉。問他會提供到何時?
他說,無限期。

在新店慈濟醫院工地上的煮食站,志工和
物資陸續湧進。白米來自關渡、台中等地
,兩千份環保碗由台中支援,再加上宜蘭

志工專程送來的新鮮蔬果──五百顆高麗菜、四十斤馬鈴薯、一百五十斤
紅蘿蔔、三十顆大芹菜……

食材無虞,大廚也該上場了!主廚高銓源卻在北上途中受困於龍潭,他跑
遍任何道路就是無法通行,最後只好以一通電話,遙控在台北開餐廳的兄
弟們趕去補位。

不只新店慈濟醫院的煮食站如此,內湖、士林、萬華、永和、三重、板橋
、北投、海山等地慈濟志工,也自動自發在住家或社區埵言葖K當製作站
,如火如荼地趕製便當。


桃園做好的便當,經由北二高送到汐止;
還來不及全數卸下,就立刻搬上等待的車輛上,
以便在第一時間將熱便當送到需要的人手中。



「台北這次受災這麼嚴重,桃園能做什麼?」

當大台北地區幾乎陷入一片汪洋,桃園地區因為大多是丘陵台地,災情相
對較小;桃園慈濟志工在關懷當地居民的同時,也主動聯繫慈濟台北救災
勤務指揮中心。

家媔}自助餐店的楊金雪與多位志工,十七日晚間九點半才剛完成桃園災
區的熱食供應,立即又接獲明天需要支援大台北六千個便當的通知。

「說實在的,第二天清晨六點就要開工,人在那堙B鍋子在那堻ㄓˇ撅o
!」楊金雪說,大家只想為受災嚴重的台北地區盡一分力,想也沒想就答
應了。

做完初步的分工、聯繫,楊金雪看著牆上的時鐘,已經是深夜十二點了。

「有三千個飯盒在我手上!」想到這點,郭玉琴冒著深夜的大風雨,繼續
張羅。

廚房的場地找到了,但是瓦斯行要隔天八點才營業,郭玉琴心想:「八點
就要開始打飯了,怎麼來得及?」她跑到住家附近的瓦斯行敲門,幸虧熱
心的老闆幫忙,瓦斯問題才得以解決。

了卻一樁擔心,郭玉琴才剛上床就寢,腦中卻不停想著有沒有遺漏什麼?
一想到需要許多砧板、菜刀、煮飯鍋、夾菜器等,又爬起來將一切物品準
備就緒。這一夜,郭玉琴就這樣睡了又起來好幾次,直到時針指著凌晨四
點。

十八日凌晨,雨勢急驟,要前往煮食站的郭玉琴將雨刷開到最快速,仍抵
擋不住直落的雨水;同一時間,楊金雪正行走在及膝的水中,採買足夠的
菜,因為十九日是農曆初三,市場休市。

至於需求量大,且蒸煮時間久的白飯,需要數個五十人份的大鍋子同時進
行,才得以應付。慈濟志工慮捨向佛教蓮社借用鍋子,沒想到佛教蓮社不
只出借鍋子,還捐了一千五百斤的白米,連煮飯工作都一併承包。佛教蓮
社志工張碧霞說:「可以出一點力來幫助別人,是最有福報的。」

一鍋接著一鍋的白米飯,可不是煮出來就好,這媕Y可是有些學問的。「
煮飯的時候,要加一些油、放一點鹽,煮好以後,還要悶一會兒,這樣才
會Q!」志工說。

熟悉餐飲流程的楊金枝在廚房堭q早站到晚,頂著疲累的身軀,說起話來
依然聲如洪鐘:「做便當的訣竅就是要色、香、味俱全,這樣人家打開來
,才會有食欲!」

桃芝颱風過後,菜價一直降不下來,加上納莉的肆虐,菜價不但貴,菜色
更是難搭配。楊金枝表示,只能儘量選擇一些顏色比較亮的菜色,像是西
芹、長豆、高麗菜等,來和主菜搭配。

煮飯、炒菜、盛裝……還在進行,桃園地區又因豪大雨,造成南崁、老街
、新街溪紛紛潰堤,除了南通社區五百戶三度淹水外,八德市高明里等地
區也淹水達一樓高,便當的需求量隨之大增;連同大台北地區,十七、十
八、十九日三天,桃園志工共製作了一萬多個便當。

加緊趕工完成的便當,立刻就得裝箱、上車,經由北二高運送到慈濟汐止
救災中心。到了汐止,還來不及全數卸下,就又搬運到一輛輛等待的車輛
上,以便在第一時間將便當送到居民手中。

當居民在辛苦的清理勞動後,接到仍然溫熱的便當,而無須費力張羅一餐
,就是所有後方支援志工的最大心願。就像結束多天辛勞的郭玉琴,疲憊
得眼睛都快睜不開、聲音虛弱地說:「值得!」


〈相關報導請見十月一日出刊的《慈濟道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