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紐約九十四號碼頭
◎撰文/慈秧(美國新澤西)
有人脫險而出;
有人悔不當初……
人生的事誰能預料呢?




九一一事件發生後,為提供受災家庭援助,紐約市府和救世軍、紅十字會
設立多處協助中心,慈濟志工從九月十九日開始,在其中兩個定點——紐
約市九十四號碼頭(pier 94)的「家庭協助中心」(NYC Family Assistant
Center),及新澤西州「受難者援助中心」(Office of Recovery And Victim
Center)提供服務,包括協助個案安頓和關懷、應急金發放、分派食物、
翻譯、精神支持等。

在九十四號碼頭的慈濟關懷站,經過志工多日的默默服務,漸漸得到各界
的信任,紛紛前來尋求協助。



應急現金


紅十字會人員帶了一對夫婦來到慈濟攤位。他們原在世貿大樓從事清潔工
作,現在大樓被毀,他們雙雙失業在家,面臨斷炊的窘境,還有兩個四歲
和六個月大的小孩要撫養;紅十字會和救世軍都無法給他們立即的幫助,
他們的眉宇間透露著沮喪和焦慮。

聽了他們的遭遇,志工馬上開出五百元支票。當夫婦倆接到支票,當眾哭
了出來,連在場的紅十字會人員也很驚訝──沒想到慈濟能馬上開出為數
不少的支票而不需任何繁瑣的手續。

一對從俄亥俄州來世貿幫忙尋找生還者的義工夫婦,將車子停在街上,等
他們服務完回到車上,發現小偷打破車窗將皮包偷走。他們所有的證件和
金錢都不見了,一時無法回家,心堳D常著急,救世軍將此案轉給慈濟。
我們很不忍這對義工夫婦的遭遇,給了他們一百元現金,讓他們可以吃飯
和加油回家。接到這筆錢,太太哭了出來說:「我們可以回家了!」

對受災的家庭而言,馬上面臨的就是失業、流離失所和沒錢的窘境;即使
政府、紅十字會或保險公司要幫忙,都需經過二至三星期以上的辦理手續
。而慈濟能馬上開出即期支票或現金作災戶救急之用,讓軍方、警方、紅
十字會、救世軍等單位,對慈濟做事的效率都表驚訝。

因此,「藍衣天使」成了我們的標誌。每天早上當慈濟的車子經過檢查站
時,都獲得特別的禮遇;在餐廳或走廊,各方都會很親切地跟我們打招呼
,甚至上前打聽我們的組織,想多認識慈濟。



如果


在關懷站服務不容易,太多太多的不幸讓我們心痛——眼堿搢鴘漪O他們
傷心、不知所措的眼神,耳媗巨鴘漪O不斷重複的逃難經過和面臨的經濟
問題……而最讓我們不忍的,是失去親人的家屬。

「如果不是我不准弟弟賴床,強迫他準時上班,他就不會死,父母也不會
失去一個兒子;弟弟是我害死的!」

一位三十歲的小姐在父母陪同下來到慈濟關懷站,痛苦地向志工陳述著。
而這對失去兒子的父母看起來非常疲憊且傷心,但還是打起精神安慰唯一
的女兒。

這位小姐和小她兩歲的弟弟住在一起,兩人同在世貿大樓第一棟上班;姊
姊的公司在十四樓,弟弟的公司在一百零四樓。九月十一日,弟弟賴床不
肯上班,姊姊發脾氣強迫他一定要準時上班,沒想到就這樣失去了弟弟。

姊姊到今天還是非常自責,晚上也無法入眠;一幕幕逃難景象一直留在她
腦海——塵埃讓眼睛睜不開,還要不時注意從天空掉下的建築物殘骸……

大家非常恐慌,但大部分的人都能相互幫忙。她看到一名女子脫下高跟鞋
赤腳跑,一位男士馬上脫下運動襪讓她穿上以免受傷;但也有些人卻乘人
不備忙著偷東西……。看到這兩種極端讓她非常感慨,但昧著良心的人畢
竟是少數,她相信大部分的人還是善良的。

現在的她必須接受心理治療。



三個救命恩人


「現在想起來還不知道是什麼因緣,能讓我的生命經由三人的手堬磍I而
出,實在是太奇妙了!除了感謝之外,我不知還能說些什麼!」

這是一位在世貿第二棟八十七樓上班的生還者的奇遇。當第一棟大樓被炸
後,他就跟著人群往下走,到了七十多樓聽到廣播說一切沒事可以回去工
作,他的部分同事便隨著一群人坐電梯或走樓梯回去了。他因為太累走不
動而想休息一下,沒想到不過兩、三分鐘的時間,第二棟樓便遭到攻擊。

他慌忙地隨人群往下走,當時一片紛亂,煙霧塵埃滿天飛,幾乎看不到路
,突然一位消防人員走到他身邊要幫他帶路,他就這麼一路跟著消防人員
走到一樓大廳。這時消防員要他站在那兒等他,千萬不要走開,他還要進
去救人。

他乖乖站在那兒等了幾分鐘,突然一位女士經過看到他,發現他的背後著
火燒傷,很驚訝地問他為什麼站著不跑?於是這位女士又帶著他走出大廳
,那兒停了四輛救護車,那女士帶他到其中一輛救護車堳K走了。

當時救護車堣w有兩位受傷者,但都屬於輕傷,救護人員怕救護車不夠,
想等坐滿四人才開車。這時其中一位戴著氧氣罩的患者一直吵著要救護人
員開車,並說如果不趕快開車他就要死了,醫護人員拗不過他的吵鬧只好
開車,沒想到車子一開離停車道約兩分鐘,大樓就垮下來了。

「如果我坐的是另外三輛中的任何一輛,今天我就不會在這婸☆雂F!最
奇妙的是從撞機到逃出來,我嚇呆了,一句話都沒開口,就這麼三位救命
恩人一個接一個適時出現在面前引導我。」

問他除了知道吵著要離開現場的患者平安外,其他兩位幫助他的人是否平
安?他搖搖頭很感傷地說:「如果帶我出來的女士馬上離開大樓的話,或
許現在平安;但我知道救我的消防員沒有出來。」



消防員的太太


當我們發放慰問金給往生者家屬時,發現有位消防人員的家屬領了兩次。
我們打電話去第二位申請者家了解情況,才發現這位往生的消防員結了三
次婚。

第一位來申請的是現任太太,她不但領了慈濟的一千元、領到了消防局發
給的撫恤金十五萬美金,還可以陸陸續續領到所有的福利和保險金。第二
位來申請的是第二任太太,她必須撫養這位先生遺留下來的兩個上小學的
孩子,但除了慈濟的慰問金外,她什麼也沒領到,今後生活可能有困難。

第二任太太說,如果慈濟要將錢拿回去她也沒話說,不過「如果你們不拿
回這一千元,我願意把五百元給我前夫的第一任太太,她也有我前夫留下
來的兩位小孩要撫養。」

聽到這堙A大家都驚訝極了!但第二任太太的表現也著實讓人感動。



一個中東家庭


最讓我感傷的,是一個中東的回教家庭。

這個家庭的男主人在世貿一百零七樓餐廳當侍者,在這次事件中往生。太
太神情恍惚地跟著女兒和兒子由救世軍帶來慈濟關懷站。

姊姊二十一歲、弟弟十七歲,姊弟倆教養都非常好,他們強打起精神辦理
所需的證件,媽媽則失神地坐在旁邊,彷彿眼前所發生的一切都與她無關


志工不斷鼓勵這兩個孩子,希望他們堅強,只要他們願意,慈濟會陪著他
們走過這個難關。接到一千元支票時,姊弟倆眼堛x出了淚光,流露出驚
訝和感激。

看著他們一家離開,少了一雙強而有力的臂膀,他們的背影顯得那麼的孤
寂。站在那堙A我真的不能控制我的眼淚與情緒──試問蒼天:世間為何
會有仇恨?

從九一一發生到現在,美國慈濟志工關懷受難者的工作已經持續了一個多
月;我們相信,散播愛的種子,世間的傷痛就會減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