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莉災後一個月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在地情
◎撰文/范毓雯
等待救援,不如自己想辦法!
七十歲的吳盆從泥堆中推出一條路,
開始帶動鄰里煮熱食……




雙溪潺潺的水,流過高山、河谷,滋潤田園、菜圃,
是鄉民所需的珍貴水源;溪邊的薑花清香撲鼻,潔白
芬芳的花朵好似停駐的白蝴蝶……這本應令人賞心悅
目的景象,經過納莉颱風肆虐,反凸顯受創後滿目瘡

痍的不堪。



我要做獎狀給妳


七十歲的吳盆,是台北縣雙溪鄉土生土長的在地人,也是雙溪地區唯一的
慈濟委員;災後一個月,她帶著台北的慈濟志工走入鄰里街坊關懷。

「那就是我住的地方。」七十二歲的張錫佻阿嬤,指著街道旁的一處空地
說。不過望去卻只見殘磚片瓦,得要細看,才看的出高突地面的磚塊正是
原來屋舍的隔間;但無論張錫佻再怎麼詳細說明房舍模樣、那一間是如何
省吃儉用才加蓋出去的,大家也只能憑空想像了。

「這條街全部流掉的就我這間啦!」不僅是居住了四十年的老家全毀,最
讓張錫佻不甘的是所有珍藏的照片、記事本也都「放水流」了。

「我離不開這堛漯B友、鄰居,鄉下比較有人情味,要我搬去和兒子一起
住大樓,我不習慣啦,看看有沒有辦法租到房子了。」張錫佻說。

來到長安街上,許多居民告訴我們:「這一整排全都淹掉!」

路旁一片空地,聽說原是三棟房舍。屋子像魔術般憑空在眼前消失,屋主
之一周占春老先生,老神在在地坐在一旁騎樓的椅子上。

周占春是慈濟的環保志工,災後他照樣撿紙箱做環保,最讓他掛念的不是
家園毀了,而是被大水沖走的一頂環保帽,遇見志工的第一句話不是訴苦
,而是說:「下次帶一頂環保帽來給我,好不好?」

當大家紛紛關切他的近況,重聽的他卻不管大家的慰問,見到吳盆就說:
「妳幫大家煮了七天的飯,我要做一張獎狀給妳!」



幸好鄰里互幫忙


住在周占春隔壁的吳明村,向大家敘述了一件令人難以置信的情形──他
們的房子並不是被大水沖毀的,而是被強力大水挾帶來的汽機車所撞毀。

這樣的景象,在吳明村逃出家門避難再返家時,活生生地發生眼前,屋前
街道是一片「車海」,數十輛汽車與機車交疊一起,看得他目瞪口呆。

吳明村屋後正是牡丹溪與坪林溪的交會處,雙溪地名的由來也正因這兩大
溪流匯合而得名,四周青山環繞,連綿起伏,是個山明水秀的好地方。

災後三天,雙溪仍是個孤立無援的山鄉,對外通訊完全中斷,沒水沒電;
聯外道路雖經搶修已可通車,但仍是柔腸寸斷。

居民不僅從沒見過如此慘重災情,等待救援的漫漫時間,也讓人懷疑這
是否被遺忘了?
身為慈濟委員的責任,讓吳盆在颱風翌日清早,就從
泥堆中推出一條路,來到平時聚會的共修處,開始籌
備煮熱食工作。

「泥巴好深,我們無法逐一送到家門口,所以設了十
幾個煮食的點,請大家想辦法繞道來吃。後來改做便
當,最多一天多達一萬多個便當。」吳盆說。

「因交通受阻,外地的人很難進入,幸好是鄰居相互
幫忙。尤其鄉長夫人住在牡丹村,每天帶著十幾位志

早工一大就過來;澳底、貢寮的慈濟志工許吳怯與賴玉梅等人,也支援物
資與人力;農會總幹事林讚枝先生,則不斷提供米和礦泉水等。」

吳盆說,甚至有些受災戶也把冰箱的東西全拿出來,因為停電了,東西放
著也會臭掉,倒不如拿出來分給大家吃。



獨居老人淚汪汪


行經雙溪的街道上,吳盆對每位男女老幼皆能閒話家常一番,除了土生土
長的原因,還有就是她平時進行獨居老人的關懷,經常在鄰里間走動,增
加了與鄉親熟識的機會。

淹水當時,吳盆看著水位不斷升高,從樓上看下來只見一片汪洋,在無法
出門救援的情況下,著急惦念的就是那些獨居老人。

雙溪一百多位獨居老人,由慈濟志工負責
關懷的就有六十多位,災後第三天,吳盆
去探視他們,一位老人家見著她隱忍不住
淚水說:「我差一點就見不到妳了,水淹
到我的脖子,我泡在水奡憡荋憟h,再沒
有人來救的話,我就死掉了!」

還有一對相依為命的母女,女兒七十多歲

、母親九十多歲,另有一名照護的菲傭;水位不斷向上竄升,他們三人只
能站到椅子上,幸好救命聲傳入了鄰居耳中,從外破門而入才救出了他們


居住在長安街上的阿草阿嬤也是一位獨居老人,一個月了,屋前整排街道
還是堆滿了被泥水浸漬過的報銷雜物。

志工將慰問金放到她手上時,阿草阿嬤感慨地說:「去年眾神災後發的錢
還可捐出來給更艱苦的人,今年就嘸法度了。」慘不忍睹的家園,她一人
無法清理,只能從她的老本拿出錢來包工請人清理。






「現在好多了!」一趟走下來,這是吳盆最深的感觸:「那時候連走路的
地方都沒有,看了都會哭啊!……」

如今爛了、腫了的雙腳已不那麼疼痛,單只喊「送便當來了」就沙啞的聲
音也已回復了。

而今吳盆最大的希望就是不要再有災難發生,讓大家前來雙溪不是勘災,
而是遊山玩水,好好一賞清香潔白的野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