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莉災後一個月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一點微光,點亮千燈
◎撰文/賴麗君
災後留下的毀壞與傷痕還在,
但集體患難中卻激起人性的溫暖。




生命中遭遇到的悲、苦、歡、樂終會離散
,但布施出去的良善卻會在更多角落奡
長。納莉風災摧毀了有形的物質,但人們

彼此給予的光一經點亮,就會一點一點地擴散,並在每個角落媞鴝韖芒




山上的紅瓦屋


如果不是因為跟著慈濟志工訪視,我可能無法發現這個偏僻卻美麗的地方


汐止橫科路的山上住著幾十戶人家,沒有都市高樓的氣派,也沒有山中別
墅的豪華,有的是高高低低的紅瓦屋,以及爬滿庭園的小花小草。

平時只聽得到雞鳴狗叫的山莊,從納莉颱風那夜起卻不再平靜,土石流灌
進住家,大家爭相逃竄。災後留下的毀壞與傷痕還在,但集體患難中卻激
起人性的溫暖。

狂風驟雨的那晚,王美華和先生預警會有災難發生,趕緊將中風的母親及
附近的獨居老人揹到高地躲避。入夜後,土石流如從天上傾倒而下,竄入
四戶民宅,其中兩戶幾乎被夷成平地。

「真恐怖啊!房子被土石流淹沒,還好美華及時把我們帶到安全地帶。」
一位獨居的老爺爺說。

王美華家附近的一戶民宅被土石流入侵,她家差一點也跟著遭殃,「再移
幾公尺,我家就中獎了!」

王美華原本住在汐止弘道街上,為了就近照顧中風臥病的母親,她和夫婿
搬到山上和母親一同居住。從小在這堛齯j,住了三十多年的她從來沒碰
過這麼強大的土石流,「有了一次,不知會不會有第二次?這邊住有很多
老人,大家都很害怕!」

此外,最令她擔憂的是,這堣T、四十年來都沒有自來水,居民長期飲用
地下水,近年來地下水遭到污染,土石流過後情況更加惡劣,對居民健康
造成嚴重威脅;因此最近她積極和夫婿為居民爭取設置自來水而奔走。

經過一場大災難,王美華更深刻體會人生無常和及時行善的重要,看到慈
濟志工上山訪視,她立刻表示要加入慈濟,定期捐款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能做善事就是人生最大的福氣!」王美華笑著說。



賣香燭的阿嬤


汐止秀峰路一條老街道上遺留著一幢三○年代的老房子,現代化建築在其
兩旁聳然矗立,更顯出房子的蒼老年邁。

屋堛漯嬤和房子的年紀差不多,在昏黃燈光的映照下,阿嬤斑白的髮顯
得更加斑白。

我們的來訪讓阿嬤又驚又喜,行動不便的她,一跛一跛地想要急速走出來
迎接,「謝謝啦!擱來看阮!」圓胖的阿嬤開心地笑著。

阿嬤名叫吳好,是當地三十多年的老鄰長,大家都說她的心就如同名字一
樣好。納莉風災後,吳好捐了一萬元給慈濟作為救災基金。

一萬元不是大數目,但對吳好來說卻不容易,那是她存了好幾年的私房錢
,原本要留著養老用,現在都拿出來救助別人。「阮一個老人沒關係啦!
有稀飯配鹹菜,有所在睏就能過日子,拿去幫助災民卡實在!」吳好慈藹
地說。
吳好的好心腸來自貧苦淒涼的身世。很小
的時候,吳好就被送給別人當養女,過著
勞苦的日子,婚後家庭生活一樣清苦;兒
子在二十多歲意外溺斃,去年和她相依為
命半世紀的老伴也走了,現在就剩她一人
孤獨地守著老屋,以賣香燭賺取微薄的生
活費。

納莉風災淹大水,吳好的香燭幾乎全遭大水泡壞,損失相當慘重,目前還
無法重新開張。

「電視、收音機都被大水流走了,鐵門也壞了,修理要花很多錢啊!」吳
好搖搖頭說,大水退後淤泥足足到膝蓋那麼厚,幸好慈濟志工協助清掃,
否則她根本無力清理。

「中秋節那天有很多志工來幫阮清厝堙A還幫阮洗蠟燭,真感動咧!捐錢
也算是回饋社會啦!」

吳好家的牆上掛著許多熱心公益的獎牌,有一張還是民國六十四年政府頒
的「見義勇為」獎牌,這是她和先生去搶救受傷民眾的義勇表揚。經過了
三十多年,阿嬤的善心如昔,不僅常常協助鄰里,遇到重大災難總熱心布
施;在鄉親的眼中,這位老鄰長是他們永遠的阿嬤。



痛苦昇華成慈悲


按了電鈴後,聽見媕Y有應聲,但許久才有人來開門,「你-們-好!」
婦人吃力地一個字一個字吐出,接著搖晃著身軀,努力抬起宛如千斤重的
雙腳,引領我們走入屋內。

房子只有十多坪,但對她來說,從房間到浴室卻是咫尺天涯。才四十二歲
的她,因中風及小腦病變失去平衡,行動宛如入暮之年的老者,說話像剛
學中文的外國人,咬字相當吃力。

曾經,她的人生充滿光輝璀璨;如今,卻宛如雲端摔落谷底。

她和先生的愛情是一段美的童話,婚後兩
人胼手胝足創設工廠,一度騰達,卻因先
生胡作非為而債台高築,半輩子的努力化
為烏有,更令她無法接受的是,先生做出
了對不起她的事。

從此,她將自己禁錮在仇恨與悲痛的囚牢
中,身心終於磨出病來──中風加上小腦
病變讓她失去靈活的身體,血癌的突發更

讓她活在生與死的拉鋸戰中。

先生狠心與她離婚,丟下她和兩個孩子,她也因重病無法照顧孩子,只能
將孩子送到育幼院,她則暫居在汐止妹妹家中,生活起居皆靠妹妹協助。

「最後是傷了自己、傷了孩子!」她自責地說,在眼中打轉的淚水豆兒般
落下,她雙手環抱,顫抖著肩膀,彷彿一隻驚弓之鳥瑟縮成一團。

「每個人來世間都有一段故事,過去就過去了,不要再自責,就將那些不
愉快的事情放下,如果妳覺得難過就說出來,每天釋放一點壓力,才不會
像火山一樣突然爆發!」志工林雪安慰她。

她點點頭微笑說,最近每天抄寫證嚴上人的《靜思語》,一方面訓練腦部
及肢體,也藉此讓心平靜下來,「讀了《靜思語》,我比較不會胡思亂想
、生氣了!」

雖然妹妹家沒有受災,但因停水停電,居住在二十四樓的她們必須每天爬
上爬下,而行動不便的她更是出不了門,「剛開始都吃乾糧,慈濟志工送
來便當才有飯吃。」

她感激地說,志工一直很關心她。五年前病發,慈濟曾協助她度過生活難
關;近來也常常前往關懷慰問。本著回饋心情,她捐出一萬兩千元給慈濟
作為納莉風災救災基金,「能捐就捐,我的力量很小,我真希望能為社會
多做一點事。」

火車從附近鐵道經過,隆、隆、隆的巨大聲響淹沒了她緩慢而細小的聲音
,但相信上天也會聽到這樣偉大的心願。仇恨、悲怨已經在她的心中轉化
成慈悲的力量,我看到她的人生正在慢慢綻放美麗的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