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個屋簷下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孝子牽紅線
◎撰文/曹麗雲
孝心牽紅線,
大愛為良媒,
二十二年分飛燕,
慈濟聯誼續前緣。


二○○○年三月二十六日上午,一列從宜蘭開往花蓮的慈濟列車內,正進
行著「世紀婚禮」。

沒有熱鬧的賀客、鞭炮聲,更沒有結婚進行曲;但見一群人臉上泛著喜悅
的光彩,輪流在結婚證書上蓋印。

主婚人林燦輝、李素華是一對慈濟伴侶;證婚人吳宏泰是東區慈誠副大隊
長、林秀鳳是宜蘭委員組第五組組長;介紹人李美慶是宜蘭區培訓組長、
吳燕雪是培訓委員。

這對被慈濟人用祝福包圍著的「老新人」,是五十八歲的吳禧禮和五十歲
的李麗香。除了年齡堪稱「老新人」外,他們也是一對仳離二十二年的夫
妻;孝順的兒子吳益銘,苦心尋找失去音訊的父親,用心搭起鵲橋讓父母
再結連理,一家人終於破鏡重圓。



灰濛濛的童年


二十二年前,吳益銘年僅七歲,家住台北內湖,不知何故,爸爸帶著哥哥
、媽媽帶著他,一家人從此分散了。

吳益銘和媽媽來到宜蘭落腳,為了生活,媽媽到餐廳及旅社當服務生。母
子倆相依為命,日子雖不寬裕,倒也溫暖幸福。

但好景不常,媽媽認識了一位捕魚維生的人,不久便帶著他住到那個捕魚
郎的家,還要吳益銘叫他「爸爸」。

剛開始,這個陌生「爸爸」待他還算「友善」,但自從媽媽生了弟弟,繼
父漸漸不喜歡他;三、四年後更視他如眼中釘,後來乾脆帶著媽媽和弟弟
搬到羅東,將吳益銘丟給毫無血緣關係的阿公、阿嬤。

灰濛濛的童年,在悲哀的氣氛中一天挨過一天。上國中後的吳益銘更加自
卑、孤僻,有次上作文課,題目是「我的家」,他卻一個字也寫不出來,
在老師盛怒逼問下,吳益銘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說出自己的悲苦遭遇,有些
少不更事的同學又因此而譏笑他。

從此,吳益銘的頭垂得更低,總想找個角落把自己藏起來。



牽腸掛肚的日子


國中畢業後,媽媽希望吳益銘繼續升學;吳益銘看到繼父成日醉醺醺,整
個家的擔子落在母親肩上,他堅持不再升學,要為母親分憂。

吳益銘開始到母親工作的餐廳當中餐學徒,因薪水有限,又利用下班時間
到酒店當服務生;如此夜以繼日地工作,並未換得繼父一絲愛的回應。

「他簡直把我們母子當搖錢樹,心情不好時甚至對我們拳打腳踢!」

吳益銘雖然秉性忠厚,但對這樣施暴母親的人,不免憤怒道:「我開始恨
他,不再叫他爸爸了!」

不管日子多苦,日月還是如序更替。當了四年學徒的吳益銘「出師」了,
同時也接到入伍令。

無奈的人生不斷考驗著吳益銘。入伍前,操勞過度的母親因甲狀腺開刀住
院,繼父卻不聞不問。入伍在即,吳益銘不得不牽腸掛肚去報到,更令他
感到無奈的是,被分發到離島金門。

服役兩年,吳益銘的母親先是罹患子宮癌開刀,後又因心臟病開刀,心似
鐵打的繼父,卻任由母親一人住在加護病房。遠在金門的吳益銘心急如焚
,幾次動了逃兵的念頭,但環顧四海茫茫無計可施,竟有了自殺念頭。

吳益銘情緒好低落,輔導長看在眼堙A主動關懷勸導;得知他情緒不穩皆
源自對母親的牽掛,因此給他多一倍的探親假。

吳益銘退伍後,正式當起廚師,然而母親不久又中風了。為了照顧母親,
他辭去工作,專心一意帶母親到醫院做復健。

繼父因長年酗酒,以致罹患肝癌,兩個月後不治身亡。吳益銘隨順台灣習
俗,在繼父未滿百日之內完婚。



皇天不負苦心人


母親在吳益銘悉心照顧下,經過半年復健幾近痊癒;吳益銘重返職場,改
為電子工廠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與母親、妻子和同母異父的弟弟過著平靜
的日子。

吳益銘尋找父親的心未因生活安定而淡化,母親屢次託人探聽,甚至回到
內湖舊居找尋,但一切人事景物已全非。
在偶然機會下,吳益銘的母親讀了朋友送
給她的《慈濟》月刊,了解大體捐贈後,
想起而效尤。吳益銘便帶著母親到慈濟宜
蘭聯絡處簽下大體捐贈同意書。不久,吳
益銘也加入慈濟會員和志工行列。

吳益銘回憶起和志工走上街頭,為土耳其
大地震募款。不到一個月,台灣竟然發生

了九二一百年大地震,多年找尋不到父親下落的吳益銘,心中更焦急了─
─重災區之一南投竹山是父親的故鄉,父兄是否安然無恙?

隨著大批宜蘭慈濟志工到南投協助蓋大愛屋,吳益銘無意間透露出尋找父
兄的心願。在大家的關切討論下,志工吳燕雪自告奮勇要陪他一起尋親。

他們先到內湖戶政事務所查詢,得知父親遷往中正區。當天正逢週六,他
們抵達中正戶政事務所已近下班時間,承辦小姐還特意留下來加班。

當吳益銘聽到承辦小姐說,事隔二十二年的舊資料恐怕找不到時,難過地
哭了出來。他的孝心感動了承辦小姐,又用電腦搜尋了一個多小時,才查
到父親遷往中和的地址。

當吳益銘按址找到中和住處,竟然又撲了個空。吳益銘不願就此放棄,又
向其他鄰居打探。皇天不負苦心人,原來父親只是搬到不遠的對面而已。

喜出望外的吳益銘飛奔到對街尋找,應門的中年婦人告訴他,父親和伯父
出遠門,三個月後才回來。雖然有些失望,但能確知父親無恙還是無比振
奮,他立刻將這個大好消息告知母親。



二十二年重相逢


二十二年前,吳益銘的父母因家庭因素,在沒有爭吵的情況下分手。吳禧
禮向妻子保證決不再娶,等到她五十歲,隨時歡迎她回家。沒想到他的願
提早了一年實現。

童稚離開父親的吳益銘,再見面已是成家立業的大好青年。二十多歲和丈
夫分手的李麗香,如今華髮已生,但吳禧禮一眼就認出來。朝思暮想二十
多個寒暑的妻兒,再度相逢,猶如在夢中。

「他真的是爸爸嗎?」吳益銘第一眼見到吳禧禮時,帶著懷疑偷偷問媽媽


媽媽也覺得不像,二十二年的風霜和歲月的刻畫,怎能讓二十二年前的印
象駐足在臉上?

父子天性的血緣,就在吳益銘尷尬的一聲「爸爸」中連上了。二十二年的
辛酸、思念,盡在淚眼中。

那年除夕夜,吳益銘下廚大顯身手,吃著團圓飯,一家人感恩又歡喜,忍
不住都哭了。尤其是吳益銘,多少午夜夢迴的情境,此刻真的成真了!

吳益銘的大哥是位基督教傳教士,遠在美國,三月十六日返台,一家人真
正大團圓了。

兄弟手足情深,不但一見面毫無距離,且一致認為父母應恢復合法夫妻。

身為培訓慈誠的吳益銘,希望請慈濟人為父母證婚,但體貼大家平日太忙
碌,因此選擇在回花蓮的慈濟列車上為父母辦婚事。

就這樣,喜訊也在當天的全省委會員聯誼會上漾了開來,在大家的見證中
,上人為這對「老新人」雙雙掛上玉觀音,並祝福他們:要好好珍惜人生
緣分,相互扶持、相互照顧。






吳益銘重拾失落了二十二年的父愛,不但每天下班急著回家享受天倫之樂
,更常要求父母「抱抱」,以補償他童年失去的愛,弄得父母親呵呵笑。
彩衣娛親,古本今演。

而他更大的福報是在慈濟找到人生的方向──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吳益銘授證慈誠,成為守十戒的慈濟護法金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