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布施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另一種救人方法
◎撰文/張旭宜
從事病理研究十多年,許永祥說:
「病人是醫師最好的老師。
在病理解剖中,學到最多的是:尊重生命。」



民國八十七年台灣腸病毒大流行,造成一百三十七個孩子死亡,多少家長
心碎,更多家長鎮日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還好其中十一位家長將愛子遺
體捐出進行病理解剖,醫界才能快速確定腸病毒七十一型為流行元凶,並
據此擬訂治療方針,積極投入腸病毒疫苗研發。

透過這些人的「捐軀」,不但讓傳染病防治獲得重大突破,也拯救更多人
免於死亡,親人免於哭泣。

解剖,在近代醫學上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但囿於國人保留全屍的傳統觀
念下,家屬多半不願捐贈遺體作病理解剖。衛生署副署長黃富源指出,根
據他的臨床經驗,有九成病家不希望往生親人接受解剖;也因此很多腦炎
、肺炎患者死得「不明不白」。

花蓮慈濟醫院從民國七十九年九月十七日,進行第一例病理解剖以來,至
今年十月底止,十一年間已進行了一百六十四例病理解剖。

有一次,證嚴上人問病理科主任許永祥:「你們做那麼多病理解剖,是為
了什麼?」許永祥說:「救人。」

病人都已經往生了,要怎麼救?

「病人往生後,透過解剖,可以從病理觀察中找出一些蛛絲馬跡,研究最
佳醫治方法;以後再有類似的病人,就可能成功救治。」許永祥說。

透過這些「大體老師」以身示教, 除了能幫助醫界增加對病原體的了解
、釐清病因外,也可加速研發治療、控制及預防的方法;此外,也能在醫
學研究以及公共衛生的推展上獲得突破。因此「大體老師」最重要的貢獻
是:拯救許多與他們有同樣病症的患者。






許永祥舉一個案例作說明。

糞小桿線蟲是慈院檢驗科門診中最常發現的寄生蟲,以往只要進行打蟲治
療,患者很快就可以痊癒;然而一位二十五歲的女孩卻因而喪命。醫師事
後進行解剖發現,患者全身充斥這種寄生蟲。

原來這位病患長期服用類固醇,致使免疫力降低,寄生蟲便隨著血液循環
,從腸子鑽過腸壁,跑到心、肺、肝、脾、腎臟,甚至連腦和脊椎都有,
可說鑽滿全身。

許永祥深入研究後得到結論:糞小桿線蟲相當頑劣,免疫力不好的患者,
至少要治療兩個星期;且要用較新較強的藥物。

經此解剖案例後,慈院引進了除蟲新藥。不久,一位心包膜積水的病患被
送進慈院,心臟外科醫師在切片中也發現了糞小桿線蟲。原來是寄生蟲鑽
到心包膜而導致積水,醫師立刻用新的打蟲藥連續施打兩星期,病患就完
全恢復了。

另一個例子是,一位肝硬化往生的病人,皮膚呈金黃色。經解剖得知是鐵
色素沈積,因為鐵離子沈積到肝,導致肝硬化。許永祥說,這種病的治療
方式很簡單,只要去捐血,血液中的鐵離子就可以排出體外。

許永祥將此發現與醫師們分享,因此醫師們日後發現肝硬化病人,都會再
多留意病人的皮膚顏色及體內的鐵離子濃度。之後,慈院又陸續遇到三、
四位病患都是這種症狀,醫師告訴病患:「去捐血就好了。」

還有一位因水腦症往生的四歲小朋友,解剖後得知:孩子的水腦症是因為
肺結核菌入侵腦膜所導致。再進一步追查感染源,又發現孩子的父親是開
放性肺結核病患,慈院社工於是快速聯絡男孩的父親到院治療。

另外,從解剖一位愛滋病患者發現,患者是因為卡波西肉瘤佔滿肺臟,導
致呼吸困難而往生。

由於花蓮是罹患卡波西肉瘤比例最高的地區,若能進一步研究了解,對花
蓮民眾必有相當助益。於是,慈院在民國八十一年製作了第一例卡波西肉
瘤標本,至民國九十年五月底止,已累積了十四個病例。許永祥表示,對
人口只有三十五萬的花蓮縣來說,這個數字頗高。

目前醫界都知道卡波西肉瘤和第八型皰疹病毒有關,許永祥將病理解剖的
標本送去做第八型皰疹病毒DNA分析,進一步發現花蓮地區的個案是屬
於C或D型。

「我們把呈陽性反應的病人區隔開,看他們的職業型態、生活習慣、是否
曾進行過輸血……」許永祥表示,卡波西肉瘤病毒的傳染途徑一旦被發現
,就可以教導民眾如何因應。






「病理解剖在醫學教育上有相當大的貢獻。」許永祥對醫學生的病理課程
設計相當用心,他安排四年級的醫學生見習病理解剖,讓他們透過實體學
習病理。

許永祥也準備將這些解剖資料做成光碟,同學在家自修時,只要在電腦上
一點,就可以看到一個個的解剖例。學生們經由臨床和病理的整合性教學
,日後當醫師時就能做最好的診斷和處置。

「雖然做的是病理解剖,但我學到最多的是做人處事的道理。」許永祥說
,尤其每次從感恩遺體的那一刻開始,「看到在一旁助念的慈濟志工的神
情,我都會很感動,那種感動是沒有參與其中的人無法了解的。」

許永祥還發現慈濟志工一個突破中國傳統觀念的思維──在慈濟堙A許多
人想的都是:將來往生後,要把身體奉獻出來,讓醫師或醫學生作解剖研
究或實習。

最讓許永祥感動的,是志工陳慶祥在得知罹患癌症後,立刻簽下病理解剖
同意書。往生前一個星期,許永祥去心蓮病房看他,陳慶祥跟他說,他已
經把所有照過的X光片都整理好了,方便他做解剖時一邊對照。

陳慶祥生前表示,生時固然要善加利用身體的使用權,往生後也可以讓這
個身軀充分發揮良能,方法之一就是捐贈大體做病理解剖,來增進醫學進
步。他說:「這樣才不會浪費身體的使用權。」

許多慈濟人都像陳慶祥一樣,在生前就歡喜地簽下大體捐贈同意書。這種
無所求的奉獻精神,不僅有形地加速醫學進步,也在無形中提升了人類生
命的品質。

許永祥說:「慈濟的病理解剖工作,不只增進病理知識,更讓我們學習到
尊重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