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髮之愛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矽谷阿嬤
◎撰文/李委煌
體型纖弱,滿頭銀絲,
不諳英語,不會開車、近乎半盲,
這樣一位八十五歲阿嬤,
帶動了一批矽谷科技人共同做慈善。


住在美國北加州聖荷西(San Jose)的林王秀琴,人稱「阿嬤」,今年八
十五歲了,旅美二十餘載,每次回台,無不是為了慈濟人、慈濟事。

一把老骨頭,無視十年的心臟病史,往返二十餘小時航程中,阿嬤總是口
念佛號,指撥佛珠,時間倒也飛逝地奇快。

迥異於過去的精神奕奕,最近一次返台,阿嬤感覺疲累許多,「累是累,
休息一下就好了;十幾個小時航程,撐一下就過去了……」聽在旁人耳
,很是心疼。

阿嬤卻笑笑說:「這個身軀使用八十多年了,實在也值得,該感恩了……


七個孩子全在美國,大家了解母親心意,即使心疼,卻也不忍阻撓她兩地
奔波。



大小姐變乞丐婆


民國六年,阿嬤含著金湯匙出生在台北新店,身為茶行千金,自小備受寵
愛。婚後隨先生、大哥遠赴大陸東北做生意。

國共內戰,舉家倉皇返鄉,期間阿嬤為了孩子,曾多次向農家乞食果腹…
…大小姐變乞丐婆,人生角色驟變,阿嬤沒有怨嘆,只有堅毅與認命。

返台後,際遇仍不見好轉。從大陸購置的貨品,莫名其妙被人搶搬一空;
隨後好友得款棄保,害他們的房子差點被查封;雖然還債很辛苦,但是阿
嬤生性開朗,沒有怨言。

屋漏偏逢連夜雨,當債款就快償清時,鄰居失火波及他們家;隨後一筆應
急的資金,也在夜媥D竊……三兒四女的生活擔子,沈重地壓在這對患難
夫妻身上。
為了孩子,阿嬤開始養雞種菜,甚至到市
場以物易物,開小店販賣文具與茶葉,含
辛茹苦終把七個孩子拉拔大。

那年,阿嬤五十三歲。一個清晨,和先生
運動完返家,先生說想要休息一下,豈料
這一躺下,就再也沒起來了;一向堅強的
阿嬤,終日以淚洗面。

為移轉阿嬤的喪偶之痛,女兒鼓勵她從事社會服務,於是阿嬤開始每天往
育幼院跑,幫忙餵食身體殘缺的孩子;六年後,阿嬤轉往台大醫院當義工
,摺紗布、做棉棒。直到民國六十六年被孩子說服移居美國,在台灣的志
工生涯才告一段落。



「番」事一籮筐


民國七十三年回台,朋友邀她赴花蓮遊玩,她以為是去天祥、太魯閣欣賞
風景,不料,卻來到靜思精舍。那一年,慈濟醫院剛動土興建,亟需眾人
來了解護持。

當晚,阿嬤在精舍掛單。上人問她,可否在美國協助推動慈濟?阿嬤說:
「我這麼『番』,怎麼做慈濟?」

原來,阿嬤嫁女兒、娶媳婦,甚至撿丈夫遺骨時,都不看「日子」,也不
管「風水」,如此行徑,難免遭致親友責難,因此有人罵她是「番婆仔」


當上人聽她說完自己很「番」的事後,竟說:「那樣最好!」一股被認同
的感覺湧上心頭,阿嬤也因此對上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離台前,上人給了阿嬤兩本勸募本──一本是濟貧用、一本是建設醫院用
,以及美國第一位慈濟委員李靜念在加州的電話號碼。

返美後,阿嬤第一件事就是拿起電話撥給李靜念。週末,李靜念偕先生到
阿嬤家拜訪,彼此相談甚歡。於是,已經六十七歲的阿嬤,決定要在異鄉
為慈濟募款蓋醫院。



第一件關懷個案


為了讓僑界人士認識慈濟,阿嬤開始籌辦茶會。

第一次茶會,租借在教堂堙A沒有柔美的手語表演,僅由李靜念、阿嬤幾
人輪番上陣演說,卻吸引了六、七十位聽眾到場,讓阿嬤感到很歡喜。

第二次茶會,阿嬤選擇在戶外公園舉行,一旁有桌椅、溜滑梯和盪鞦韆可
供小坐。時值週日,遊人如織,「福田一方邀天下善士,心蓮萬蕊造慈濟
世界」兩條直幅懸飄樹幹、一朵朵彩繪蓮花隨風盪漾,現場布置雖克難,
氣氛卻溫馨和樂。

阿嬤回憶每次辦茶會時,她都因擔憂人少而無法入眠;而一旦人多,她又
興奮得睡不著!

民國七十六年,阿嬤回靜思精舍打佛七,
深受精舍力行「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
百丈禪師精神所感動,阿嬤於是發願:「
一日不做慈濟,就一日不吃飯。」並皈依
證嚴上人,得法號「慈範」,是全美國第
二位慈濟委員。

阿嬤日後果不忝此號之許,成為慈濟美國

北加州志工的「模範」。阿嬤兒女散居美國各地,她不管到那堙A都喜愛
跟人介紹慈濟;目前北加州慈濟會員已將近一萬人。

民國七十八年,阿嬤得知一位台灣留學生因紅斑性狼瘡昏迷住院,其父聞
訊緊急趕來美國,然而在美孤立無援……阿嬤便偕友人每天為他們送早餐
,順道關懷打氣。

一個月後,留學生病重往生,積欠醫院幾十萬美元的醫療費用,經阿嬤代
為登報募款,並奔走社會局申請補助,才將問題解決。

這是阿嬤在美從事慈濟的第一個「關懷個案」,每每憶起,都令她一陣心
酸,「一個孩子好好地來美國念書,結果卻是父親抱著孩子的骨灰返台…
…」

阿嬤親自送他們前往機場,一路想著生命無常。

同年,舊金山發生芮氏規模六點九大地震。「只要災民有需要,就儘快去
救濟;錢若不夠,台灣可以匯過去。」在上人指示下,居住震央附近的阿
嬤和幾位志工,跟著聖荷西救援組織City Team學習並合作。

地震發生後,許多道路不通,阿嬤只好繞行山路。沿途所見,滿目瘡痍,
阿嬤仍堅持前往受災最嚴重之處勘察。

經登報募集物資,共募得美金兩千多元與裝載二十部轎車的生活用品。阿
嬤悉數送往City Team,並透過該組織將物資發送災民。

阿嬤說,當時她尚未能體會慈濟在海外「自力更生、就地取材」、「取之
當地、用於當地」的原則,只知募多少錢,就做多少事。

隨後,又經歷了北加州颶風、水患,阿嬤才更了解慈濟賑災、募款之道,
並懂得將募來的衣物清洗、摺疊、分類……



一份文宣輪著看


很多人好奇,不諳英語、不會開車,阿嬤在科技重鎮矽谷,怎能接引那麼
多人參加慈濟?

果華說,十三年前初識阿嬤時,阿嬤一直跟她講慈濟、講建院(慈濟醫院
)、講證嚴上人。當時她還聽不太懂閩南語,只隱約知道,阿嬤在講一些
「很偉大的事」。

於是,包括她在內共有四人,就協助阿嬤到會員家收取每月的捐款;大家
身在異鄉,也沒見過上人,就將從阿嬤那兒聽來的慈濟故事記起來,再講
給會員聽。

果華說,許多會員都是窮留學生,為效法證嚴上人早年「竹筒歲月」的克
難精神,她們在花生罐蓋上切了橫洞,然後交給會員說:「沒錢沒關係,
有心就好;你們只要每天在罐內投入零錢就可以做善事了!」花蓮慈濟醫
院興建時,他們就用這樣克難的方式募集了十張病床。

剛來美國時,李靜念每月會把一本《慈濟》月刊與兩期的《慈濟道侶》半
月刊寄給阿嬤,「我就拿給這個人看過,再收回來給另一個人看……」阿
嬤說,早年海外慈濟文宣很缺乏,孩子們來看她時,也是輪著看再還給她


劉惟成說,十年前就是因為阿嬤把《慈濟道侶》傳給他看,他才了解證嚴
上人從事大陸賑災的悲心……

陳春善猶記得,當時有份慈濟報紙傳了又傳,輾轉到她手邊時,已是兩年
後的事了;「報上都髒髒的,也有油漬、飯粒的污點……」萬事起頭難,
早年北加州的慈濟,就在克難的文宣與口耳相傳間展開。

凡事用心、實在的阿嬤,讓大家很尊敬,阿嬤也把大家當成自己的孩子、
孫子來關愛。

「阿嬤不會說英語,卻最受歡迎,療養院堛漲悀H都喜歡抱她,喊她『媽
媽』。」劉惟成說。果華則表示,發放急難物資時,阿嬤會叮嚀大家:「
慈濟不僅給東西,還要給好的東西,而且要真心關懷他們;每一塊募來的
錢,都要善加發揮功能。」

透過阿嬤言行,矽谷這群高科技人才都感受到慈濟很不一樣,因此做善事
也能用專業的態度面對。



阿嬤的人生智慧


在美國做慈濟生龍活虎、從無倦態的阿嬤,民國八十六年曾回靜思精舍住
過一段時間,剛開始什麼都幫不上忙──因為精舍工作普遍粗重,當時八
十一歲的阿嬤,連揀菜都吃力了,遑論幹其它粗活?況且阿嬤罹患白內障
,視力近乎半盲,只能坐著包蠟燭;而且坐著坐著,常就感到累了。

上人得知後,請阿嬤到慈濟醫院陪老人家聊天,這才又拾回阿嬤的活力。

阿嬤飽經風霜的人生智慧,加上她獨特的親和力,對人常能發揮開導功能
。有一天,阿嬤和慈院志工探訪一位不諳國語的原住民老太太,大家面面
相覷、比手畫腳,不知如何溝通。會說日語的阿嬤,就在一旁邊唱歌邊跳
起舞來──那正是阿嬤五歲時,在幼稚園學的歌舞。

老人家可愛的舞蹈動作,逗大家笑得合不攏嘴,而躺在病床上的原住民阿
嬤,像是覓得了知音,也邊唱邊跟著打起拍子。

阿嬤自知年邁,所以更加把握時間做慈濟。

儘管孩子一直要求她同住,阿嬤卻選擇在老人公寓獨居。每天做早、晚課
時,不怕會打擾到家人;平日沒事時,就在家誦經念佛,日子過得輕鬆自
在。

阿嬤有智慧,也善體人意。即使在外奔走累了,兒女邀她吃飯時,她總是
說好。「那樣兒女才不會心疼媽媽做慈濟做得太累。」

當身體有病痛時,阿嬤都說「還好」,決不唉聲嘆氣,「人老就要乖一點
,才不會讓身邊人擔憂。」這是她的老人哲學。

阿嬤身後的願望,是將遺體捐給醫學生做研究;但如果兒女不贊同,她也
不勉強。她希望自己的遺體可以火化,然後在慈濟人念佛聲中灑向大海,
即使已死,骨灰仍可與魚蝦結一分緣。

阿嬤說,自己投入慈濟時,已是六十七歲的老人,一晃已經十八年……回
首來時路,人生中能為眾生服務,實在是一種很幸福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