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映月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一只紅包祝福深
◎撰文/李委煌
當心燈點亮這一刻,
辭歲、感恩中,有省思也有警惕;
迎春、祝福中,有發願也有行動。




二○○一年冬,慈濟歲末祝福。
眾人靜靜觀賞「愛灑人間大藏經」影片,
片娷略須O濟各團體志工與全球志業;當
片中手握勸募本的蹣跚老委員身影出現時
,台下有人憶及早年的篳路藍縷,不禁雙
眼泛紅;而國際援助堥a民們企盼的神情
,又將打滾的淚珠逼出眼眶……

畫面中的每一則苦難背後,總有一雙溫軟

的手;證嚴上人所說的「膚慰」,正如影片中的片段──那是香港慈濟志
工帶著盲胞去看海。盲胞怎麼「看」海?當然就是用「心」看。證嚴上人
常叮嚀大家,要用「眼」去聽、用「耳」去看,其實就是要「用心」。

一幕幕的閃逝,雖只有短短數秒,卻是慈濟數十年的辛勤耕耘。

領過「福慧紅包」,上人點燃眾人手中的燈。燭火閃爍、光影浮掠間,眾
人閉目祈願的專注,在明暗交替堜螟籇臻{。象徵智慧的心燈燃亮後,隨
著「祈禱」的音樂,眾人一遍又一遍哼唱,直到上人開示。

「有一年,上人點燃我手中的燭火,我一口氣沒吸喘好,那盞燈剎那間便
熄滅了。」跟隨上人二十多年的資深慈濟委員靜暘感慨說,要熄去好不容
易燃起的心燈竟是那麼容易……她體悟到:心念啟滅亦如這盞燈,若欲光
明不斷,自當用心呵護。






每年歲末,上人都會將過去一年來的版稅所得,製成象徵祝福與智慧的「
福慧紅包」,親手交給會眾。

今年的歲末祝福,結合了「愛灑人間」運動,於是每一場歲末祝福,就像
是場千人的愛灑人間祈福大會。

每天早晚四場,上人光贈紅包的動作,一
天就高達五千多次!隨著上人行腳已十四
年的慈暘說,她在上人身旁協助引導會眾
行進,接連幾場下來就足以拉傷手臂;而
上人不只發紅包,還對著領紅包的會眾說
:「祝福你!」可以想見上人怎會不站得
腰痠、講得口乾呢?

「實在很累呀,但我感到非常歡喜,這就

是我常說的:『甘願做,歡喜受』。」上人總是這麼告訴大家。

李明香說,曾有一位老太太排隊上台領紅包,由於腳步不穩幾乎快倒了下
去;在身旁幫忙遞紅包給上人的她,正想著要伸手幫忙時,上人已趨前攙
扶;若遇行動不便的會眾,上人也會停下來請對方慢走、勿心急。她發覺
,上人的眼、耳、心的覺察力,似乎是同時開放的。

往年上人發的紅包堙A有台幣紙鈔、有六個五元硬幣、有穀類、也有兩元
美金……各有其代表涵義;因應資訊時代的來臨,今年的「福慧紅包」是
一張有著證嚴上人開示影像、聲音的「福慧光碟」,以及一張可獲得慈濟
出版品折扣的「靜思祝福卡」。

每年的福慧紅包,許多人領得後都珍藏起來。慈暘說,一次小偷光顧,將
她歷年收藏的紅包都竊走,令她至今仍心疼不已。

而對靜暘來說,上人的祝福,無形更勝有形;深知一份紅包得來不易,每
年她都將領來的紅包轉送給有心的人。

對上人而言,福慧紅包是慈濟人愛的紀念、愛的傳承,是用錢買不到的;
對會眾而言,儘管自上人手邊領得紅包,只有一、二秒的停留,但它的意
義卻是無限的,因為紅包堬[蘊了上人以及精舍常住眾的無量祝福。

為落實社區化服務,也讓精舍常住師父與社區會眾有結緣的機會,一九九
九年歲末開始,除上人行腳祝福外,也規畫了全省社區歲末祝福,由社區
慈濟委員與精舍常住師父代表上人發送紅包、點心燈。






每年歲末,花蓮靜思精舍的常住師父們都較往常更加忙碌,今年八、九月
起,精舍即同時運作三部製燭機器,趕製數十萬個心燈蠟燭。德寧師父說
,這是精舍常住眾與會眾們所結的一分緣,感恩所有慈濟人長年來的投入
與成就,也祝福會眾來年平安吉祥。

不只趕製蠟燭,每年數十萬個紅包,全得
在精舍堣滮u摺製得方正漂亮以示尊重。
年邁的常住師父,也都戴起老花眼鏡瞇眼
摺紅包,每折一角就藉長尺壓平,那分將
修行融入紅包堛熔躟Y與專注,教人領到
紅包後倍覺溫馨。

德寧師父說,每年製作的紅包數,都會根

據前一年領紅包者的平均「出席率」估算;以今年而言,包括靜思祝福卡
與福慧光碟在內,全省三百二十二場歲末祝福共須八十萬個紅包。






歲末祝福對上人來說,雖是感恩,卻也有警惕;每年此時,上人總會提起
《普賢菩薩警策文》堜狺炕G「是日已過,命亦隨減,如少水魚,斯有何
樂?」上人強調,猶記不久前才送走二○○○年,此刻卻已準備迎接二○
○二年,可見時間流逝得多快呀!

上人感懷,常在歲末祝福時見到長年跟隨他的資深委員,有人手拄枴杖、
步履蹣跚,有人則是白髮皤然、身軀衰敗;上台領紅包的資深委員已漸成
了白髮老人,此情此景常令上人感觸良深。

六十四歲的靜暘說,過去不知「老之將至」,近年來明顯感到體力、視力
衰退;對她而言,歲末祝福也特別有省思與警惕之意。當心燈點亮時,她
提醒自己這生要顧好心念,更須珍惜慈濟之路,千萬不能迷失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