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娑婆法音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通往幸福門
◎撰文/賴麗君
脫離了二十年的婚姻暴力,
對於酒精中毒且殘廢的前夫,她仍甘願照料其生活,
只因為「連外人都來幫助我們,何況曾經夫妻一場。」




一場荒謬的婚姻,讓玉美活在暴力陰影下長達二十年。

十八歲那年,玉美離開家鄉到桃園一家工廠當女工,也在那時結識了慶雄


每天下班後,慶雄就和哥兒們像一群蜜蜂般,圍繞在玉美身邊嘻皮笑臉搭
訕。能言善道的他長得高大俊美,是許多女孩子心儀的對象,獨獨玉美總
是冷淡相對。但慶雄愈挫愈勇,更加熱烈追求,終於擄獲玉美的芳心。

幾次約會,慶雄總是可憐兮兮地對玉美說,自己是沒人要的孩子,養母又
對他不好……玉美總是靜靜地聽,溫柔地安慰他,但在感情方面,不知為
何總是無法完全接納他,直到後來……



倉促決定的婚事


玉美病重的父親撒手人寰那天,她正忙著父親的喪事,姊姊突然跑進來說
:「玉美!門口有個男人找妳!」

玉美心堨膳Жe著,就看見慶雄走進來,含情脈脈地看著她說:「妳現在
心情一定很不好,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就交給我好了。」

頓時,玉美心中埋藏的冰山徹底融化,感動得幾乎落淚。

慶雄還對她說,如果不介意,想要參加她父親的喪禮。玉美尚在猶豫,姊
姊就搶著說:「如果你真的中意我們玉美,就拿個戒子來當作定情物,這
樣就算是定親了,你來參加喪禮也能以女婿的身分出席。」

姊姊唐突的安排讓玉美覺得莫名其妙,才要拒絕,慶雄就歡喜地回道:「
這太好了,我也想快一點將玉美娶回家。」

翌日,慶雄就和養母前來提親,並送來一只訂親戒子。慶雄的養母看起來
客氣熱絡,絲毫不像慶雄說的那麼可惡;加上玉美的母親也希望女兒早點
出嫁,就這樣幾分鐘便談成這門婚事。

原本約定等玉美的父親百日後,才正式迎娶。沒想到農曆年前,養母就要
慶雄來接玉美,以媳婦身分「回家團圓」。

才剛進門,婆婆就殷勤地對她說:「來了就住下,明天你們就去辦結婚登
記。」

玉美心媊控o怪怪的,卻不知該如何拒絕,慶雄又百般低聲下氣求她答應
……只得跟著他去戶政事務所辦理結婚登記。

「就這樣我們算是結了婚,他養母連喜酒錢都省下來,說是我父親剛走不
宜鋪張。我那時才十八歲,什麼都不懂,任由人家擺布。」玉美無奈地說




一切變了樣


怎知婚後才一星期,一切都變了樣。慶雄開始酗酒、賭博、不去上班;婆
婆要求她必須上班養家,還拿一張十五萬元借據給她,「這是幫你們買結
婚首飾借的錢,我沒錢還,你們自己去還吧!」玉美聽了,心涼了半截,
開始後悔答應這段倉促草率的婚姻。

玉美除了要到工廠上班,下班後還得回家煮飯、洗衣、幫婆婆看撞球店,
每天忙到三更半夜,翌日又得早起做早餐。

一天,她和同事去逛街,稍微晚十分鐘回家,就遭婆婆怒聲斥責:「妳瘋
到那堨h,不知家媯扔菮p回來煮飯,存心要氣我是不是?」玉美不敢回
話,低聲下氣地向婆婆道歉,這才了事。

玉美產下一子後,為了照顧孩子,無法繼續上正常班;而婆婆自己掙的錢
都拿去賭博、玩樂,她只好勸慶雄去上班,沒想到卻吃了一頓拳頭。「妳
再跟我提『工作』兩個字,我就打死妳!」玉美不敢再勸他,只好四處找
零工做。

兒子滿周歲那年,她再度懷孕。酷熱的夏天,她挺著大肚子、背著兒子,
到處去工廠拜託人家給她工作餬口,但老闆一看她是個大肚婆、又帶個兒
子,都不願雇用她。眼見孩子的奶粉錢湊不出來,只得厚著臉皮回娘家求
援。

「跟他離婚啊!這種丈夫要他有什麼用!」當年促成這門婚事的母親和姊
姊,此時義正嚴詞地說。「以後孩子沒有爸爸,教他們怎麼面對別人?」
聽她這麼說,母親氣得不願再幫她,玉美只好再回夫家。

好不容易找到一份代工,做四千個零件可領得一百元工資,玉美拚命熬夜
趕工,才賺到幾百元薪資。為了孩子,她咬著牙,忍著全身痠疼及雙手被
化學藥水蝕傷的痛楚。

日子窮到連兒子發燒感冒都沒錢就醫,婆婆不願伸出援手、先生整天醉生
夢死,玉美又不敢回娘家求助,只好求醫師讓她欠債。好心的醫師救了孩
子卻分文未收,這分恩情讓玉美銘記在心。



暴力陰影下


玉美生下女兒後,再也無力養育她,無奈地接受母親的建議,將女兒送人


「我現在印象還很深刻,那天我出院,女兒卻留在醫院等人家來收養,我
踏出醫院一想到母女倆從此永遠分離,就哭了!」

因為太想念孩子,幾乎有半年時間,玉美都在恍惚中度過。婚姻的不幸一
再鑿深她的傷口,痛到心靈最深處,竟也失去知覺,如同一具失去靈魂的
空殼。

「妳會不會怪我要妳把孩子送人?」母親常常這麼問她。玉美也總淡淡地
回答:「不會啦!她跟著新爸爸、新媽媽,一定會有好日子過,跟著我只
會受苦。」這些安慰母親的話,夜堳o化成串串淚珠、輾轉難眠;直到事
隔多年,玉美又產下一女,才稍稍填補心中的痛。

慶雄接二連三地酒精中毒,一發作不是拿著刀要砍人,就是像瘋子一樣胡
言亂語。

幾次玉美送他去醫院做治療,出院後他又繼續沒日沒夜地狂飲,不拿錢給
他買醉,就會換來一頓毒打,衣架、藤條、掃帚、棍子,沒有一樣她沒挨
過;他從不手下留情,非得打得她死去活來,才肯罷手。有時玉美懷疑自
己怎能不被打死?也許打死了,也就解脫了。

慶雄最嚴重的一次酒癮發作,是幻想有人追殺他,他驚慌失措地「逃到」
住處樓頂,一股腦兒就往下跳,結果摔斷雙腿,又住進醫院。

對玉美來說,老公住院早已司空見慣,只是每次龐大的醫藥費都壓得她吃
不消。為了償還醫藥費,她只好加入互助會,互助會繳不出錢,她就以會
養會,債務如滾雪球般愈滾愈大。

為了還債,她白天工作,晚上又上大夜班,幾乎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工作
,但龐大的債務就像無底洞般怎麼填也填不滿,所賺的錢幾乎都拿去還債
,連基本生活都難以維持。

玉美曾打電話找慈善機構協助,但都沒有回音,直到五年前有一天──



決心走出惡夢


「接到慈濟志工的電話,我很驚訝,後來才知道是姊姊為我提報的。沒想
到她們真的來拜訪我,還跟我談了很多,她們的態度很客氣,讓人覺得很
溫暖,我從來沒碰過這麼好的人!」

「志工不僅在經濟上幫助我,也成了我的精神支柱。本來我已經失去活下
去的勇氣,是他們讓我找回希望,每次只要我有困難,他們能幫就幫到底
。」

志工常常去關懷玉美一家人,但屢勸慶雄戒酒都無奏效。一次,他發起酒
瘋將家堿謎窗打破,碎玻璃散落正在嬉戲的兒子身上,嚇得兒子臉色蒼
白,好幾天看到慶雄就發抖。朋友看不過去,勸玉美乘早跟慶雄離婚:「
妳如果不跟他離婚,連孩子都會受傷!」

玉美仔細想想多年來忍氣吞聲,維持的竟是一個空殼的婚姻,傷到自己也
傷到孩子。終於下定決心與慶雄離婚,結束二十多年來的惡夢。

離婚後,玉美看慶雄一人住院治療酒癮,沒有任何親人去關心他,著實不
忍,經常下班後到醫院探望他,還為他安排出院後的工作。出院後,慶雄
很認真工作,對她和孩子的態度也三百六十度大轉變,她以為他真的變好
了,又重新接納他,將新的住處地址給他,讓他在假日得以和孩子團聚。

起初,他總是帶來許多玩具送給孩子,又是幫她整理家務,又是逗孩子玩
,看起來就像一位好爸爸,誰知表面功夫維持不了多久,又故態復萌。

「他好的時候就甜言蜜語,不好的時候就對我們又打又罵!」玉美無奈地
說。為了躲避慶雄的再度折磨,玉美換了新住處。

一天,慶雄又出事了,他發了酒瘋,在街上狂亂地奔跑,被車子撞斷一條
腿,送醫急救時,玉美和志工都去陪伴他。原本手術保住了腿,誰知他卻
乘醫護人員不注意時,跑到路上亂逛,又跌斷了剛接好的腿,送回醫院急
救,最後那條腿因為感染只有截肢一途。



沒有恨,只有感恩


志工再度為慶雄安排住進療養院治療酒癮,協助他申請殘障補助,又安排
他出院後的住處。看到志工為了他,常常來回奔波,慶雄突然有點覺悟,
「你們為什麼要幫忙我這款人?」慶雄問志工莊福源。

「因為你有需要;幫助人不需要理由。」莊福源的一番話讓慶雄很感動,
一度還發誓一定要振作起來。但不出幾日,又繼續墮落,只是喝酒的次數
不再像以前那麼嚴重,偶爾還會翻翻莊福源送給他的慈濟刊物。

「一個酒鬼要戒酒不是一天兩天的事,要不他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我們
還是盡量勸他,期待他變好。」莊福源嘆了口氣說。

最難得的是,經過慶雄多次折磨,玉美從沒記恨他。在慶雄殘廢後,還照
顧他三餐,也常常充當跑腿,為他辦理各種社會福利。

「這種人妳還理他!」親戚、朋友對玉美的寬容相當不解,她只會心一笑
對他們說:「他現在這麼落魄,又沒有任何親人,我怎能狠心不管他。過
去就過去了,連外人都來幫助我們,何況曾經夫妻一場。」

「這是我遇過最有度量的女人。」常去關懷玉美的莊福源說。

長年累月不斷地打拚下,玉美的生活有了改善,債務漸漸還清後,她便向
慈濟提出停濟。近年兒子就讀軍校,有了不錯的收入,她就為孩子買了房
子。

搬家當天,十幾位志工來幫忙,再度讓她感動不已。「不知盼了多少年,
現在我終於可以給孩子一個穩定的家,只可惜我那無緣的大女兒沒辦法跟
我一起分享。」想起多年的心酸,玉美眼眶紅了。

「以後你們要常來我家玩哦!我們家的門永遠為慈濟人開著!」她眼中噙
著淚珠說,因為這一扇幸福的門是慈濟人為她開啟的……

(編按:為尊重個案隱私,文中玉美和慶雄都是化名)




遠離家庭暴力


◎撰文/賴麗君


家庭暴力是指發生在家庭成員之間的暴力虐待行為,包括對配偶、親子、
手足或長者的身體、言語、心理及性虐待。

現代婦女基金會副執行長姚淑文表示,根據家庭暴力中心統計,二○○○
年接獲全省家庭暴力案件有近三萬件,其中以配偶間暴力居多;他們曾針
對七千份問卷作統計,有百分之十一點七的婦女曾遭先生施暴。

「在國外,專家認為家庭暴力是犯罪黑數,是實際報案的二十多倍。在台
灣,家暴黑數可能更大,因為家庭暴力常常被視為理所當然,是家醜,很
多受害者不敢站出來,家庭成員也姑息對待。」

現代婦女基金會曾針對被施暴的婦女做過一項調查,有一半以上的婦女是
經歷十年以上的婚姻暴力。「婦女在婚姻暴力下感到無助,她害怕更大的
傷害──萬一撕破臉,會遭受先生更大的報復、會傷害孩子、經濟無法獨
立,因此選擇隱忍,不敢求救。」

「家庭暴力防治法」於民國八十八年六月二十四日正式實施,目的是希望
及時保護受暴者,提供協助。目前政府除了在全省各地成立「家庭暴力防
治中心」,也成立 「113」 婦幼保護專線,提供受害者醫療、緊急安置、
法律諮詢、情緒支持、轉介等協助。

姚淑文表示,提供受暴者更多資訊、管道和支持,她會更懂得保護自己,
更有能力走出暴力陰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