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工程
 •人文之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遇見六百二十個故事
◎撰文/范毓雯
八百二十八天的相伴,
受傷學校逐一站了起來,
於是,陰霾逐漸消散,
希望也隨之升起……




詭譎多變的天氣帶來風雨造成道路中斷,正在苗栗大安部落拍攝希望工程
節目的工作小組,與虞戡平導演被困在山上整整一個星期,患有痛風的虞
導身上所帶的藥早已吃完;原本正要上山與大家會合的大愛電視台節目製
作人王理,則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只好尋求警察的協助,還差點要出動
直升機讓大家脫困。

這件發生在兩千年之初的事,可是王理記憶資料庫中歸檔為「最轟動」的
一件。

邀請文化人走訪希望工程學校,兩年來共製作了六百二十集節目,對大愛
電視台「希望工程」工作小組而言,這也是六百二十個動人故事。



觸動快樂神經


文化人深入校園,各自展現十八般武藝,有觀念的啟發、共同的創作、歡
笑的活動……也讓許多人情故事一一衍生。
與國姓國中的學生共同創作校歌、觀賞南
投國中的爵士樂團、啟發大成國小學童以
色彩表達對音樂的感受……這樣結合音樂
與藝術是歌手許景淳帶給希望工程學校小
朋友的一份禮物。

後來,許景淳在墾丁關山主辦一場有視障
、國外等藝術團體與歌手共襄盛舉的「夏

日海濤音樂會」,她也不忘邀請國姓國中的師生來觀賞。

活動當天,國姓國中校長與老師帶著八位學生去參加,並在海邊露營了三
天,當然,希望工程小組一行人也南下拍攝。

全校三百多位學生只有八位幸運兒參加,所以他們回校後還有一個使命,
就是將所見所聞向全校分享。校長說:「孩子們好高興,白天去海邊玩、
騎腳踏車,還帶著V8作記錄。」

浸潤在碧海藍天的自然環境中,看到這群來自山堛漱p孩如此暢懷玩耍,
校長、老師愉悅之情流露於言表,這一切也觸動了所有工作人員身上的每
一條快樂神經。

像這樣在節目拍攝之外的互動經驗,是王理始料未及的,「當初我們只想
讓觀眾藉著文化人的觀點,去看重建區的學校,沒想到孩子們與文化人互
動起來時,會是這麼觸動人心。」



邀約小插曲


黃春明是王理過去在「大愛新聞雜誌」推出「當代作家映象」系列單元中
,相當崇敬的文化工作者;他的作品對於風土民情與小人物性格有著鮮活
刻畫與敏銳的觀察,因此被列為走訪希望工程學校的不二人選之一。

果然,當黃春明走訪了幾次重建區校園,真切地與孩子、居民接觸,也得
知援建學校的善款是來自各界涓涓匯聚而成的善意,他特地選了曾在國家
劇院演出的「新桃花源記」兒童戲劇,相繼在嘉義縣民和、大吉國中,及
南投縣至誠、東光國小巡迴義演。

不過,為了「希望工程」節目而與黃春明接觸的經驗中,可也有一段令王
理深銘於心的小插曲。

那天,王理得知黃春明將會晚點回家,等到晚上十點多才又撥電話,與黃
春明聯繫上後,電話那頭卻傳來不悅的聲音:「大愛的人都那麼沒有禮貌
嗎?那麼晚還打電話來!」

王理滿懷歉意地結束了這次無疾而終的對話,「我當時非常難過,不知道
該怎麼辦才好,後來才知黃老師的父親剛過世,當時他非常地難過與忙碌
……」

過了一段時間,懷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再度與黃春明聯絡,表明來意之後
,黃春明竟爽快地說:「好吧,我們明天一起吃早餐。」頓時王理的心情
像是攀爬攻頂、站在高峰奮力搖旗吶喊的人。

「當時若我只因非常非常受傷,從此就不打了、不邀了,那可能永遠就斷
了這條線。不過能邀請到黃老師真好,因為他有東西對孩子展示……」

一齣齣上演的劇碼,帶給了孩子與居民輕鬆幽默的歡笑,傳達對重建家園
與心靈桃花源的鼓舞……這一切都源於單純的一念。



幕後還有故事


幕前,看到的是文化工作者走訪希望工程的精彩互動;幕後,看不到的是
工作小組經過企畫、聯繫、拍攝、後製剪接、配樂等過程的付出。

「我們採取記錄片的方式,這也是一種很即興的方式,但是前置作業必須
先去研究、尋找題材、掌握學校行程;在這樣的過程中,從一開始的設定
,到現場之後所  catch 的,便藉由影像、文字一一保存下,與老師、學生
、家長、文化人之間,自然而然就激盪出許多有意思的小故事。」王理說

很多時候電視上數秒鐘的畫面,卻是工作小組耗時的
等待,例如從白天快速流轉到入夜繁星點點的畫面,
是歷經一天的拍攝;也曾為了取景九九峰前校舍畫面
,在秋涼時節起了個大早,等待旭日東升。

另一必要的功課即是勘察取景,有時為了取全景需找
尋一個理想的制高點。幸運的話,學校旁就有大樓或
山坡可取景;不然,工作人員可還得攀爬上水塔拍攝


雖然希望工程學校外觀整體呈現灰色基調,但在工作

人員眼中,就算是同一建築師所設計,每間學校也都有其不同,更遑論加
上不同建築設計師、校地規模、地理環境等因素。

於是象徵外圓內方的窗戶、如美濃煙樓設計的屋頂、佛手的建築、集水設
施、學校師生與文化工作者的互動、常在鏡頭前活蹦亂跳的小學生、甚至
在豔陽或大雨中鋪設連鎖磚或填飽眾人肚子的志工……等,皆成運鏡過程
中一種舒服的感受。

回憶起拍攝許景淳、高培華、朱陸豪、雷驤等人與師生、社區互動的畫面
,攝影師張偉忠頗有感觸地說:「雖然他們來自不同背景、地方、社會經
歷,但是共通的是對希望工程有分關懷的情感、眼神與行動。」

以雷驤為例,看到住在組合屋的媽媽們,以胸花、手巾、染布等自力更生
,返回台北後,他也拿著樣品與目錄幫忙義賣。

國劇演員朱陸豪走訪嘉義民和國中慈暉分校,看到單親的孩子集體住校,
觸景生情地想起過去念劇校住校的生活,便很快地以感同身受的心情,進
入孩子們的內心世界。

而意外受困山中一個星期,虞戡平導演與工作人員也與部落居民建立了很
好的關係,尤其深刻體認到大安部落的交通狀況後,虞導還捐贈了一輛車
給部落。



每個人都有感動


製作人、攝影師、攝影助理、執行製作、導演等人,是拍攝希望工程的基
本工作成員,兩年來工作人員雖有異動,但仍統籌整個工作小組的王理相
信,希望工程帶給每一個人的感受,一定會長久停佇在大家心頭。

執行製作黃兆輝先前曾擔任大愛台攝影組的攝影師,有次輪他出班拍攝一
位豐東國中的老師帶學生關懷老人的活動。

「當我從攝影機的觀景窗看他們,鏡頭慢慢  zoom in 到手的部分,當下我
覺得好美、好棒,人跟人的關懷與生命力完全表現出來,拍的我手都還有
點抖。」黃兆輝說。

從一所所毀壞的校舍,到重新矗立在校園的嶄新建築,「我會去摸摸牆壁
、柱子,因為那是一種很真實的感受,我也會想假如我還是小學或國中生
的話,就能夠享受這樣的資源了。」黃兆輝露出逗趣的神情說。

至今,他猶記得地震後第一所看到的學校
──竹山國小,那如壓縮數倍裸露於地表
之上的校舍,帶給他的是無限的悲哀情緒
,加上在簡易教室媕Y的熱度,都快將工
作情緒給蒸發掉;但是乍見小朋友們一副
活蹦亂跳的模樣,猶如空氣中活絡的水蒸
氣凝聚成雨滴紛紛落下,讓他又找回了原
先的動力。

而對工作小組的靈魂人物王理而言,當初被大愛台總監姚仁祿臨危授命擔
任「希望工程」製作人時,得知當時有二十八所學校要由慈濟援建,心中
實有不知該如何著手的感受。

「不過,當一路走過來,隨著援建學校愈來愈多,最後竟達五十所,而我
們卻能一一完成,真要感謝所有受訪者願意打開他們的心,訴說他們的故
事,這樣我們才有機會將這些動人的故事藉著電視媒體,傳達給更多觀眾
。」






二○○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希望工程進行第八百二十八天,大愛電視「
希望工程」節目也告一段落了。

節目片頭,以旭日東升的畫面,打上「太陽出來了」圓弧形排列的字幕,
彷若太陽出來了,希望也會隨之升起……不會為一則則令人咀嚼回味的故
事,畫下永遠的句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