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映月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深情舞大愛
◎撰文/李委煌
用愛譜寫青春•為災難做點事


透過音樂劇、舞台劇……
這群年輕人不僅為苦難的人伸出援手,
也啟迪了人們心中的愛。




「身著薄衣的老人,在攝氏零下寒冬中,嘴堣斷呼出陣陣白霧;孩子赤
腳行走於雪地;遭轟炸的廢墟建築缺了圍牆,小孩夜堸_身,迷迷糊糊從
樓上跌下致死;一塊塑膠布,是殘枝搭起的帳棚或地洞穴居的屋頂……」
見到阿富汗勘災照片後,陳安俞透過電腦
網路,與全球朋友分享她內心的衝擊與感
慨:「我最難過的是,鏡頭堣@大群孩子
正在採野草,有人抓了一把就直接往嘴
送……」

入夜的洛杉磯約攝氏五、六度,陳安俞拉
著衣領瑟縮地快跑跳進車堙A轉開暖氣的

同時,阿富汗孩子凍僵手腳的影像仍盤旋在她腦海。

電腦跑得太慢?衣鞋沒趕上流行?媽媽煮的菜不好吃……災區的孩子,讓
陳安俞覺得自己還有什麼好抱怨的!一雙雙無助的眼神,更逼使她不斷思
考:我能做些什麼?那怕只是一點點都好……



「我能做什麼?」


一九九九年八月至二○○○年元月間,土耳其、台灣、薩爾瓦多、印度等
地相繼發生大地震;二○○一年七月與九月,台灣接連遭到桃芝、納莉兩
颱風重創;九月十一日美國紐約世貿大樓遭攻擊事件,更是震驚全球,緊
接著美國出兵阿富汗……面對接踵而來的天災人禍,全球慈青聽聞後又豈
能沒有觸心?

台灣九二一地震後不久,畢業於洛杉磯歐蒂斯藝術設計學院的陳安俞,在
就讀美國波士頓音樂學院的施宜良邀約下,結合全美慈青共同籌畫一齣地
震紀念音樂劇──深情的慟,以此為全球災難募款。

此劇以九二一地震為背景,音樂、劇本、舞蹈、手語、設計、宣傳等,皆
由一群沒有經驗的年輕人自行創作,他們期待藉由災難中的真實故事,讓
觀眾感受災民在善的力量支持下如何走出陰霾。

「深情的慟」音樂劇在台灣演出後,一股「為災難做點事」的熱情,陸續
在澳洲、加拿大等地慈濟青年間蔓延開來。

自小移民澳洲、紐西蘭的沈如萱、何宜臻兩人,結合當地慈青夥伴籌辦一
齣「生命.寂.愛」舞台劇,內容以國際賑災為主題,於雪梨演出的十場
收入全數捐作國際賑災基金。

台灣納莉風災後,慈濟大愛電視台淹沒於一片汪洋,留學加拿大的楊仙榮
與劉玹華等慈青也在思考:「身在異鄉的學生們,能為台灣家鄉做些什麼
?」

其實早在九二一地震後,溫哥華慈青就曾以洗車、跳蚤市場義賣、上街頭
募款等方式贊助慈濟援建「希望工程」。納莉風災後,這些年輕人決定籌
辦有舞蹈、戲劇、歌唱、手語、鋼琴等表演的音樂晚會來募款。



深情的慟


「深情的慟」音樂劇繼而規畫在美國休士頓、紐約、北加州等地演出。跨
州演出時,除音樂、編導及主要演員由波士頓地區負責外,其他劇中的手
語、合唱團、舞蹈人員、場地布置、道具等,皆由當地慈青負責。

以在休士頓的演出為例,劇中手語部分就動員了德州奧斯汀、達拉斯、阿
靈頓、休士頓等地慈青共同表演。

導演施宜良說,由於工作人員散在各州,大家定期在網路聊天室(chat
room)開會、報告工作進度,就成了很重要的一件事。然而,有的人電腦
硬軟體設備不足,加上偶爾網路系統發生問題,上網開會過程其實頗費一
番周折。

主修平面設計的陳安俞負責該劇的宣傳設
計。她花了許多時間翻閱慈濟刊物,帶著
相機到戶外尋找靈感,每天關在家堶措
電腦螢幕至少十八個小時。

透過長途電話、電腦網路,陳安俞不斷與
施宜良溝通修改;時間愈緊迫,情緒便隨
著壓力竄了出來,此時,她得提醒自己:

「這是為了幫助受苦的人,而非為了增添煩惱來做音樂劇……」

返回台灣後,熬夜完成宣傳設計、尋找製作宣傳品廠商、克服技術困難、
與夥伴開會解決問題、協助舞台道具、陪演員排練至半夜、隨後又承擔舞
台總監的陳安俞說,第一場演出時,她一雙冰冷的手開始顫抖,假裝鎮定
地叮嚀演員各就各位……

燈暗了,當第一個鼓聲響起,她的淚水也在滿懷激動中流下。



生命.寂.愛


為了籌措「生命.寂.愛」舞台劇的演出經費,澳洲慈青們在慈濟委員帶
領下包水餃義賣,募了澳幣六千多元;為了讓工作人員了解籌辦此劇的初
衷與意義,還特地舉辦了「劇團生活營」,透過慈濟賑災課程分享苦難與
愛。

事實上,整個舞台劇開始時沒人也沒劇本,四月演員才首次試鏡,九月即
要上演,連導演也相當擔憂;所幸慈青雖不專業卻有心,演出前,工作人
員邀親友一起幫忙,遞磚頭、拿木板……敲敲打打三天三夜,才把四千公
斤重的布景搭設上舞台。

大家依所學專長分工──學語言治療者教導大家發音、擅設計者負責演員
服裝、學建築者統籌舞台規畫、有商業背景者則做演出推廣……主修心理
學的沈如萱壓根不懂戲劇,但協助演員甄試、編劇、文書行政、外場服務
等,只要能勝任的雜務她都做。

「Ok,所有演員們,卡緊勒,this is your final call, everybody should be on
 stage now!」舞台總監何宜臻發現,自己在心急時竟頗有語言天賦。

女人與男人被洪水困在屋頂,隨後為分配食物而起爭執,大水沒有退去的
跡象,他們一籌莫展;地震後,女人懷堜窱衈成遄A她相信被埋在地底下
的丈夫仍活著;一受傷軍人逃進屋媮袓齱A一對母女試圖幫助他,卻揭開
一段令人不堪的故事……

地震、水患、戰爭在世界不同角落進行著,天災固然可怕,但「心靈災難
」更可怕;劇中,慈青想表達的正是災難對人心產生的影響。何宜臻說,
她希望觀眾看了能夠有所感動,然後發心去幫助別人。

一位小女孩欣賞完這齣舞台劇後,回家隨即與弟弟摺製了一整桶紙鶴,提
供現場義賣;演出慈青得知後都覺得好感動,因為觀眾的慈悲心受到啟發
,就是他們苦心付出的最好回饋。



小而克難的音樂會


十五歲留學溫哥華的劉玹華,大學開始參與慈青組織,當聆聽到證嚴上人
叮嚀「行善、行孝」不能等時,年少時對父母的叛逆片段,令她懺悔不已


她說,得知納莉風災水淹大愛台消息後,淚水竟不能克制地直流;「身在
海外的我們,都是藉這些遭水淹沒的影帶來了解慈濟……」聽說台灣志工
不眠不休地搶救這些帶子,劉玹華恨不得也能立即飛返台灣,協助清洗泡
水影帶。

像劉玹華這樣想法的慈青並不少,但他們都還在學期中,不是說回台灣就
能回台灣;她與楊仙榮等慈青幹部於是決定動員溫哥華慈青,籌辦一場募
款音樂晚會。

由於計畫決定突然,只剩十天的準備時間了,既希望有豐富的演唱、舞蹈
、戲劇演出,又不願影響正在考試的慈青們課業,於是各區慈青各自找時
間排練表演節目。

楊仙榮說,像四位負責合唱的大男生多利用晚上排演;事實上,她也是演
出當天才看到所有節目,因為大家完全沒機會全程排練。

這次募款音樂晚會的籌畫、節目、票務、餐點、義賣工藝品等,全由溫哥
華慈青獨立準備。劉玹華猶記得,光是設計一張小小的票,他們就修改了
近二十次;至於義賣餐點,更是慈青們在家中煮好後,再興奮地抱往現場
推銷。

楊仙榮強調,由於溫市慈青人手不多,所以這場音樂募款晚會算是小而克
難,工作人員多得身兼數職。以主持人為例,他不但負責籌畫節目流程,
還得協助場控、幫忙搬音箱,甚至上台表演自彈自唱。



生命中的烙印


在「深情的慟」音樂劇前,施宜良便與美國、英國等海外慈青自編、自唱
、自製音樂CD「海邊的一把沙」歌曲義賣,以實際行動援助科索沃難民
。大家自費飛返台灣,並勇敢地在台北火車站、花蓮夜市吆喝義賣;走上
街頭的恐懼、緊張、挫折與歡喜,令這些年輕人印象深刻。

在音樂劇籌辦過程堙A施宜良學習了作曲
、填詞、演奏、錄音、剪接、錄影、排戲
、舞蹈、網頁等技巧;雖然年輕人資源有
限,但宜良認為追尋理想過程中所遇的艱
辛與哭泣,其實都是有意義的。

募款音樂晚會畢,劉玹華看到的是一群年
輕人為了理想,努力朝著同一個方向走;

雖然過程充滿了因難與挫折,但拭去淚水、汗水後,仍堅持站起來繼續往
前行的毅力很動人。

在年輕人普遍「自我」的年代,這群慈濟青年們不僅關心災難,並選擇以
實際行動伸援圓願,頗令人震撼。

「能為這個世界的苦難做點什麼,我覺得很有意義。」如萱說,住在澳洲
雪梨這個城市,很難有機會接觸人間疾苦;她記得十六歲休假返台時想去
打工賺錢,媽媽對她說:「世間財不急著妳去賺,倒是心情的歡喜與感動
,值得妳多去體會。」於是她到一處專門收容肢障、智障兒的教養院當志
工。

「Something important is invisible.(人生許多重要的事,不是外在可見的。
)」《小王子》書中這句話是如萱的座右銘;此刻她完全能體會媽媽為什
麼要她多體會人間愛與慈悲的真義。

而從小跟著媽媽拜拜、捐錢的楊仙榮說,她過去一直認為那樣就是「做善
事」;投入慈濟,讓她更認識到還可用自己的好手、好腳「行善」。「很
多人都將生命投入『賺錢』,但卻不懂如何營造一個有意義的生命。」

「共同經營音樂與戲劇、培養默契與感情,是件很迷人的事,這樣的情感
到老都不會忘懷!」宜良回憶,當初為了替科索沃難民募款而唱的那曲「
海邊的一把沙」,對許多慈濟青年言,它已不僅是一首歌,而是一個回憶
、一個承諾、一段歷史與一分情感;它不僅是年輕生命重要的一部分,更
是內心深處一分因緣的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