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工地上的
  景觀志工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年歲有,力嘸失
◎葉文鶯
七十二歲的「大樹伯」,
進駐希望工程校園四個多月,
睡課桌椅、學會自己洗碗洗衣,
他的太太樂的不只是輕鬆!



頭戴安全帽,肩上一只登山背包,汗衫搭配藍色牛仔
褲,跨上一百三十三西西的 YAMAHA 重型機車。這
人從背影看來,似意氣風發的少年郎;從側面,看他
腳踩一雙黃色雨鞋,猜想年紀應至少乘以三倍;坐在

他機車後座的我,倒清楚看見他頸後深黝的皮膚紋路和灰白的髮根。

「今年七十二歲!」戴著大大方框老花眼鏡的「大樹伯」,早年以居住地
「大樹」而被叫開名號,反而少有人知道他的本名叫蔡來發。

「阮雖然年歲有,但是力嘸失喔!」大樹伯的「牽手」曾金雀,只小丈夫
一歲,講話也是中氣十足,經常被他人一句「妳看起來真少年!」的真心
話,逗得笑呵呵。

夫妻倆平日投入社區環保,當高雄區慈誠隊認養嘉義縣大吉、民和國中兩
所「希望工程」的景觀施作,他們也義不容辭加入。曾金雀常與當地志工
利用假日搭乘巴士到工地幫忙;大樹伯則憑著做泥水工匠五十多年的底子
,加上做事「有始有終」的個性,足足在兩所學校「進駐」了四個多月,
直到景觀工程完工撤站才返家。



有經驗,有氣力


步出「九曲堂」火車站,約莫一百六十公分高、體重才五十多公斤的大樹
伯,騎著他那輛號稱有「一百五十西西」的機車迎面而來,見到我,露出
純樸無遮的憨笑,遞上一頂安全帽。

輕裝「重」騎與七十二歲的老人搭配在一起,顯得有點突兀,不過心理年
齡依然青春的大樹伯,予人一股輕快、瀟灑、自然、流暢的感覺。

車子沿著寬闊的公路朝大樹鄉馳行。這車陪伴大樹伯十幾年了,跑起來馬
力十足。自從加入慈濟,大樹伯騎車時不再放任自己像個追風少年;也由
於戒了數十年的酒癮,因酩酊大醉而與人撞車,或路倒街頭的紀錄,均告
終結。

行至轉彎處,大樹伯略調整掌握機車把手的力度和角度,身體順勢朝公路
內側微傾。人車一體,彷彿裁縫師傅拿著銳利的剪刀裁剪布邊,順暢而俐
落。由此可見,大樹伯操作機械之穩當,果然名不虛傳。

「別看大樹伯年紀大,在工地拿重機具鑽壁打牆的工作,都是他包辦呢!
」本身是景觀設計師,與大樹伯同時期參與嘉義這兩所學校景觀工程的志
工高鳳谷,說起大樹伯不禁豎起大拇指。

當耳膜充斥鐵石碰撞的「叩隆」聲響時,大樹伯的身體也承受強大而持續
的反作用力,從頭到腳乃至耳膜、心臟,無一處不感到劇烈的震動,年輕
人尚且受不了這種「震撼」,工作一整天的大樹伯卻說:「我歡喜啊!」

對這位「老土水師」來說,做粗工他早習慣了。三、四十年前,挑沙荷磚
走在每踩一步就會跳彈晃動的便橋,一步步走上兩三層樓高以上的建築物
施工,大樹伯長年磨耐性練功夫,掌握到的重點是:「做工要有勢面(講
究姿勢、技巧),不能只靠氣力。」

譬如攪拌水泥時,志工拿起圓鍬賣力攪和,但見水泥和砂土被拌得「散呯
呯」;然而大樹伯穿著雨鞋,把腳步站好,圓鍬一出手,就是事半功倍。

志工都是發心而來,雖然多數缺乏經驗,大樹伯卻從不指揮別人,除了謹
守「配合」的原則,遇有不懂的事,一定開口問。他說:「來到工地,就
要聽負責施工人員的話,不能自作聰明,因為希望工程的工作很頂真(謹
慎仔細)喔!」

經驗老道加上不惜出力,儘管體重才比一包水泥多出一些,但若沒找到人
手,他一個人照樣扛起一包水泥。看在太太眼堙A曾金雀可一點兒都不心
疼,她說:「人啊,筋骨一定要操乎透。」對老一輩人來說,勤勞就是健
康之道。

大樹伯天生愛做事,他的字典塈鉹ㄗ魽u退休」二字。年輕時,他這行業
一天可以賺得三千五百元工資;如今年至古稀,卻還常有工作自動找上門
,而且工資不差呢!不過,由於一向不計酬勞,況且希望工程是「師父欲
做的代誌」,所以大樹伯寧可放著田堛熔蠸[和打工機會,將家庭交給太
太照料,一個人在工地住了下來。



手洗碗,腳洗衣


工地的食宿不成問題,吃飯有香積組張羅,住宿則利用舊校舍或簡易教室
,志工依照自己的身量,將三五張課桌拼成睡鋪,一切從簡。

長時間留在工地,大樹伯的包袱只有一大堆換洗衣物。每次從家堥茖鴗u
地,大樹伯總要提三、四個大袋子出門,媕Y全裝滿衣服。他笑說:「親
像欲出國同款!」

隨著校舍空間的修繕與拆遷,大樹伯的物品挪過來移過去,他都不覺得麻
煩,唯一不便的是每天累積的髒衣物。

若是太太到工地來,會順便將他的髒衣服全帶回家,要是碰巧沒來,大樹
伯就託住家附近的志工帶回去。不過,「七、八天的髒衣服,加起來至少
三十幾件,汗水和泥土黏在一起,真的很難洗!」太太曾金雀說,她往往
要洗上個一兩天。
為了送洗衣物,每次拎著大包小包,著實麻煩,於是
香積組志工開口了:「來啦,大樹伯仔,阮幫你洗衫
!」大樹伯聽了,連忙推說:「哎呀,怎麼可以丟給
外人洗?」

綽號「紅豆師兄」的志工施議進建議他,乾脆去買洗
衣粉,「自己洗啦!你不會洗的話,教你最簡單的方
法──用腳踩一踩,就行了!」

連志工領隊蔡秋風副大隊長也說:「我要告訴大樹伯
母,教她別再替你洗衣服了,要讓你獨立。」

於是,平常在家飯來張口的大樹伯,突然像個離家住宿的學生,不但飯後
自行洗好碗筷,也真的開始用「腳」洗衣服了!

雖然生活層面依賴太太打理,但是大樹伯性情好,處事有智慧,也喜歡「
大家作伙」的一體感,容易與人打成一片。

「我這個人個性雞婆,喜歡跟人相借問,若不這樣,大家怎麼會認識呢?
有什麼好吃的,叫大家一起來吃,平常見到面,就打個招呼啊!」他的開
朗幽默,也成為志工傍晚收工之後,凝聚人氣的圓心。

兩所學校地處僻靜,志工沒別的娛樂,晚上就聚在一起聊天、唱歌。歌唱
得很好的大樹伯說:「做人,不只要認真工作而已,還要有娛樂,這樣做
事才不會累啊!」

「大樹伯仔,阮明仔載欲來離開囉!」一位志工模仿某一首閩南語老歌的
對白。

「喔,你欲來離開──」反應快的大樹伯接著唱道:「離開了後我才知,
深深愛你在心內。」大家哄笑起來,大樹伯才開頭兩句便打住了,因為接
下來的歌詞再唱下去,可就表錯情了!

「夜夜夢見故鄉,草地孤厝內,阮的阿母在叫阮,叫阮早日回返來!」大
樹伯的思鄉曲,唱得韻味十足,旁人打趣:「我看,是大樹伯母在叫你回
去啦!」



能付出,就是福


大樹伯既能做事、人緣又好,但是據太太說,要不是跟隨上人做慈濟,大
樹伯到現在還是個頂折磨太太的「燒酒尪」呢!

「伊少年時,因為錢好賺所以也很會花,自己花,更慷慨請別人花,全部
拿去喝酒。」

酒喝得不少的大樹伯,騎車與人擦撞,再不然摔進水溝;要是能夠平安回
到家門,也是跟太太無理取鬧,更糟的是動粗,酒醒後全忘得一乾二淨。

太太認識慈濟之後,設法將天天醉的丈夫「騙」回花蓮參訪,沒想到證嚴
上人的開示,真把她的丈夫澆醒了。「有的人西裝筆挺,但是酒一喝,領
帶就歪了,要是再喝多一點,連房門都會開錯。」

大樹伯在台下一聽,這個師父很厲害,完全針對他的弱點在開示,接連兩
次參訪之後,他真的戒除惡習。「講到我的過去,親像暝夢!」大樹伯搖
著頭說。

午後,大樹伯果真到床上小寐,作暝夢去了。大樹伯母留我在餐桌細說從
前。

「阮以前那個花天酒地的燒酒尪,現在徹底變成標準好尪囉!我跟妳講,
碗箸免收,稍等,恁大樹伯仔就會來洗囉!」

先是戒酒,接著又在希望工程工地學會了洗衣、洗碗,大樹伯的表現愈老
愈體貼,太太樂的不只是輕鬆!

曾在工作時被灌漿車一淋而下,奇蹟似地只受了點傷;曾站在二樓敲打牆
壁,手上的鐵槌一揮,瘦伶伶的大樹伯整個人彈出去,摔到地面居然命還
在;幾次因體內的酒精發作而出車禍……大樹伯說他能活到七十二歲,而
且這個身體還能做慈濟的事情,不能不說「感恩!」

「上人曾經到工地,看見我就問:咦?你也來做啊?叮嚀我要小心。上人
真不簡單,自己無所求付出,專門為別人設想,所以大家都聽他的話:能
付出,就是福報。」大樹伯說,有的工作,就算別人付錢,慈濟人也不一
定去做,但是當志工不同,是抱著歡喜心做事。

「感恩上人,感恩伊肯採用我!」大樹伯說這話時,騎機車的那股帥勁兒
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發自內心,對證嚴上人的恭敬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