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三十六周年慶
   特別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捐髓三年
◎廖國華(第九十五例捐髓者)
骨髓相見歡


捐髓三年多了,還是常有人問我為什麼想捐?
我不知道,好像沒有一個關鍵性的理由促使我做這個決定;
但是,為什麼一定要有理由呢?




骨髓捐贈是什麼?其實我本來也不了解,不過我捐過血,也想試看看捐骨
髓是什麼滋味,於是照著報紙的消息,在一九九五年暑假到士林國中參加
慈濟骨髓捐贈驗血活動。

三年後,一九九八年八月,十萬分之一的機率居然被我碰上了!兩個月後
我捐出了骨髓。



從捐髓到勸髓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在網路上看到有人問:「骨髓可以捐嗎?抽骨髓會不
會有後遺症?」出現的回應竟是:抽骨髓會半身不遂。我心想:亂講!我
不是活得好好的嗎?所以決定將自己捐髓的經驗寫出來。
我知道捐髓者在捐髓的一年內,是不能公布自己的名
字,不過網路的好處就是可以匿名,因此也不算違反
保密的規定;我從大學時就被同學叫「華哥」,所以
我發表文章時也使用了這個暱稱。

這篇網路文章後來被收錄在《慈濟》月刊三九一期。
因此雖然是以匿名方式書寫,依然被慈濟志工發現了
;他們說:「捐髓者一句話,勝過他們十句話」,之
後,他們有機會就找我參與骨髓捐贈宣導活動。

在驗血活動的現場,每當有人對骨髓捐贈有疑問的時

候,志工就會把我推出去,說:「這位華哥捐過呢!」而大部分時間,我
都是坐在填表區,回答一些切身的經驗。

我最常被問到的問題是:會不會痛?原本我都是照自己的經驗回答:不會
痛。但後來我請教其他的捐髓者,他們說多多少少會有點感覺,有些人感
覺痠痠的,有些人感覺刺刺的。所以這種感覺因人而異,我如果都告訴別
人不會痛,萬一聽的人有預期心理,捐贈之後卻感到疼痛,那他會不會認
為是受騙了呢?所以現在我會回答說:是可以忍受的痛。

聽到我的回答後,大部分的人仍然會同意在資料庫建檔。只是,偶爾也有
弄巧成拙的時候。

有次,一位小姐準備填資料,她問我捐髓有沒有什麼風險?我說:「最大
的風險就是全身麻醉;不過這都是請專門的醫師來做,幾乎不會有問題。
不過,我覺得還有一個風險。」

她問,什麼風險?

我說:「捐完骨髓,會被慈濟委員養胖。」

她馬上說:「什麼!會跟你一樣胖嗎?那我不要捐了!」

從那之後,我再也不敢提這個「風險」了。



不簡單的任務


親自參與宣導後,才知道推動骨髓捐贈並非想像中容易。

記得當初我被通知配對上時,慈濟志工一見面就問我對骨髓了不了解?我
說我了解不多,不過是不是要簽同意書?拿給我簽吧!

對方有點驚訝,不過他還是想讓我多了解一點,要我先聽完他解釋再說。

我堅持要簽,他堅持要講給我聽,這樣的對話來回了幾次,最後我說了一
句話:「您是不是不要讓我捐了?」他才把同意書拿給我。

如今想想,實在對那位志工很不好意思,他們為了要讓捐者能真正了解的
這分用心,真的很難能可貴。

有次,我在填表區坐久了,便跟著志工到路上去向人介紹。那是我第一次
去做第一線的工作,才發現,真難呀!

很多人一聽到要捐骨髓,當下紛紛走避。志工拿著資料尾隨在後欲進一步
說明,有人會願意停下來聽聽看,進而填寫資料;有人則根本不理不睬,
甚至加快腳步離開。慈濟骨髓資料庫現在有二十三萬多筆資料,志工宣導
、說明過的人數,恐怕遠遠超過這個數字。

由於沒幾個人想理我,我有點心灰意冷地退回填表區,不敢再去碰釘子。
這時,有位先生抱著一個小女孩,走近捐髓說明的海報,後面跟著四、五
個人;他左手抱著小女孩,右手對著海報邊比畫邊說明。我抱著好奇的心
態,上前看他怎麼說明。

雖然他幾乎是照著海報念,但是他非常的熱情,這股熱情似乎也感染了身
旁的人,順著他的右手看著海報。我也順著他的右手看去,然後,我發現
了一件事──他的手掌,只有大拇指和小拇指。

我不禁低頭看著我的手指頭,五隻。

如果他都可以這麼熱情,我又有什麼理由退縮呢?

我喝了口水,又回到第一線去。



傾聽別人的故事


二000年一月,我從研究所畢業等著入伍,慈濟骨髓捐贈活動暨關懷組
總幹事陳乃裕知道後,便找我幫忙整理相見歡捐受髓雙方的簡介。

於是,我跟著志工們去邀請骨髓移植滿一年的捐受髓雙方來參加相見歡,
同時請他們說說自己的經歷。

捐者的故事通常蠻好寫的,因為他們說到捐贈過程都很高興;也許是被喜
悅的氣氛所感染,一份資料我大概兩小時內便能完成。但寫受髓者就困難
多了,因為他們經歷了種種生命掙扎,那種感受很難用言語或文字去形容


有次,我們到一位已經往生的受髓者家,接待我們的是他的父親。他說,
第一次配對成功時,他們全家人都很高興,但那位配對者卻不願意捐;幸
好第二次又找到一位符合的,當孩子得知消息時,還問他:「爸爸,可不
可以買個籠子把他裝起來,不要讓他跑掉?」

聽到這堙A我眼眶濕了起來,同行的三位志工眼淚早已落下。



架設網站現身說法


會架設骨髓網站,起因於我收到很多封「急徵AB型骨髓」的電子郵件,
大概每個月都會收到好幾封。那有什麼AB型骨髓?骨髓捐贈不是依血型
來判別的呀!我發現沒有一個方便的網站,和民眾交流骨髓捐贈的相關資
訊。於是就想乾脆自己來寫一個好了。

「我的骨髓捐贈路」網站成立以來,偶爾會有人寄電子郵件給我,內容大
多是詢問捐髓後的身體狀況。因為他們本身或是親友被配對成功,雖然知
道可以救人,但心中多少還是有些許的疑慮,或許來問一個捐過髓的人,
會使他們的心情比較安穩一點,我也就自己的經驗加以回答。

很多人都會問我:為什麼想捐髓?尤其慈濟的志工也很愛問我這個問題。
其實我也不知道,不過,大家似乎都不太相信,好像我應該給一個答案才
是。

剛開始,我是說:「因為骨髓可以再生。」這個答案明顯比較容易被大家
接受。後來,我又說:「反正擺著也是擺著,既然有人要,就捐出來吧!
」這個答案則最受歡迎。

不過,直到現在,捐髓三年多了,我還是不知道我幹嘛要捐,好像沒有一
個關鍵性的理由,促使我做這個決定;但是,為什麼一定要有一個理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