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三十六周年慶
   特別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圓一分緣
◎邱淑絹
關懷小組


「志願者參加驗血時慈悲心已發,
所以無論線索斷了幾截,我們都要把它接起來。」
就是這樣一分為救人命、鍥而不捨的心念,
讓他們八年來不倦地走在關懷路上……





鏡頭一》地點:台北、新竹


台北大學的一場骨髓捐贈驗血活動,比預定時間提早好幾個小時結束。

「走,大家去新竹。這個志願者已經找了七個月了,我們今天再去試試運
氣。」骨髓捐贈活動暨關懷組總幹事陳乃裕說。

一行人抵達志願者工作的地方。費了好多時間溝通,志願者終於願意現身
。看到當事者臨盆在即的肚子,陳乃裕說:「妳懷有身孕,就算妳要捐,
我們也不能讓妳捐;請妳不用擔心,安心做完月子再說……」



鏡頭二》地點:高雄


關懷小組和捐者來到捐血中心,今天是約定抽自備血的日子。

「什麼?你昨天才去捐血?」「是啊!我忘了今天要抽自備血。不過,我
只捐了兩百五十西西,今天再抽兩百五十西西,應該可以吧?」

「先生,按照規定,當次捐血兩百五十西西後需隔一個月才能再捐,五百
西西需隔兩個月。」捐血中心的人員解釋。

關懷小組和捐血中心人員馬上展開追蹤血袋作業。「來不及了,他捐的那
一袋血已經送去做血球分離處理了。」

關懷小組只得細說從頭,請求中心在不影響捐者健康狀況下,特准再抽一
次血。



鏡頭三》地點:花蓮


病房堙A捐者抽完髓後。「快,塑膠袋,來不及了。」

當捐者把胃堛漯F西吐出來時,陪伴在病床旁的關懷小組志工因來不及拿
塑膠袋,乾脆用自己的雙手去承接嘔吐物。

陪伴捐者抽髓期間,關懷小組又照顧、又燉補品的,各種方式盡其出籠。
對於用雙手去承接嘔吐物,志工只是淡淡地說:「是我動作慢,來不及拿
袋子啦!」



鏡頭四》地點:台中、台北


捐者要來台北抽髓那天,車子被偷,所有放在車上的貴重物品及證件全不
見了。

「我們去向航空公司作保,請他們讓捐者上飛機;如果再不行,我們自己
開車載他去。」關懷小組志工一邊掏錢借捐者,一邊打著這樣的商量。

捐者好不容易找到以前遺失報廢的健保A卡和駕照後,順利抵達醫院抽了
髓。

然而住院抽髓期間,北部下大雨,汐止淹了大水。「關懷小組志工輪流到
病房照顧我。當時汐止淹水,有位慈誠志工晚上睡在病房陪我,天一亮就
跑去救災了。我覺得他們才是真正偉大的人,我只不過是躺著讓人家抽髓
而已。」捐者說。



鏡頭五》地點:台中


冷凍庫堙A關懷小組志工挽起衣袖,搬運著冷凍食品。他們請了假,開著
車,幫捐者搬貨、送貨,因為他們不想讓捐者的生意,因住院抽髓期間而
有所損失。







一九九三年,證嚴上人提倡骨髓捐贈活動,當時為提高配對機率,初期活
動目標以增加骨髓資料庫的數量為主。
骨髓捐贈活動暨關懷組總幹事陳乃裕表示
:「骨髓資料庫建立之後,病人會把希望
寄託在慈濟。然而人們基於一分初發心參
加驗血活動,留了電話、地址;如果配對
到了是否能找到人?找到人後,又是否會
擔心害怕?會不會因家人反對而拒絕?或
是需要進一步的解說?」

「再者,捐者若答應捐髓,需經過抽自備血、健康檢查、住院抽髓等過程
,也需要有人陪他們走這一段。我們推廣捐髓,不只是要捐者的骨髓而已
,捐者出院後也應該有人持續給予關懷。」

經由證嚴上人支持,慈濟骨髓捐贈關懷小組於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二日成
立。

關懷小組均由志工組成,如慈濟委員、慈誠或是曾經捐髓者;成立至今將
近八年,全省成員共兩百多人。

陳乃裕說:「成員不多是因為求精,畢竟這是攸關生命的事情,生命的責
任是多麼重大。我們不能因為小組換人,或是負責的人太忙而使個案停滯
。正如小組成立時,上人給予我們的指導原則『慈悲心已發,菩提根勿令
斷』──志願者參加驗血時慈悲心已發,所以無論線索斷了幾截,我們都
要把它接起來。」



為一線生機 鍥而不捨


關懷小組是一個團隊作業,成立之初以院內關懷為主,即捐者在醫院進行
健康檢查、抽髓住院時給予陪伴;而後因個案漸增,尋人、說明、勸說…
…等工作增加,因而擴編社區關懷小組。

病患就醫後,透過主治醫師向慈濟骨髓捐
贈中心申請配對。接到申請及取得醫院提
供的病患血樣後,慈濟免疫基因實驗室馬
上予以檢驗確認病患的血液基因類型,再
經電腦於骨髓資料庫中搜尋相符的志願捐
贈者。

找到初步配型相符者後,骨髓捐贈中心除

馬上回覆病患的主治醫師,也同步製成初步配對單交由關懷小組,進行聯
絡志願捐贈者工作。

為了病患的一線生機,關懷小組在尋人階段即使面臨偌大的挑戰,仍然會
全力以赴。驗血活動時,參加者留下基本資料、電話和地址,常因時空移
轉,而產生異動和搬遷,此時常要利用各種方式展開尋人作業。

「好多尋人方式我們都試過。諸如八號分機、捐血中心、慈濟會員資料、
戶政機關,或是就讀學校、工作地點等。當然這些機關也是在遵守相關保
密規定的情況下,斟酌情理提供我們協助。」陳乃裕說:「而基於保密、
安全及尊重的原則,我們必須直接找到當事者本人,當事者是否告知家人
,由他們自己決定。」

關懷小組在尋人的過程堣ㄔF碰釘子的、被趕出來的、被罵或是不予理會
在外面站崗的。陳乃裕說:「尋人時最常碰到的困難是父母親對捐髓不了
解,擔心影響孩子健康而反對。」

找到志願捐贈者,透過登門拜訪解說後,關懷小組基於「說明」而非「說
服」的立場,尊重當事人最後的決定。有時考慮到當事人可能因不了解而
擔心,小組人員會請醫師、護士或是捐過髓的人再行解說,以期化解當事
者的疑慮。

關懷小組面臨的困難,沒有身歷其中,難以理解其箇中的甘苦。曾經有位
志工花了相當大的功夫把人找到,且用了很大的心力向捐者家人說明,終
於徵得他們的同意,沒想到,病患卻等不及而往生了……談及這個案,她
就淚流滿面。「發生這種事,我也只能安慰小組成員們,一切都是因緣,
我們唯有求盡心盡力去做。」陳乃裕說。

尋人作業通常產生兩種結果──完全找不到人,約佔兩成;另八成之中找
到人的,約有九成答應捐髓。獲得志願捐贈者應允後,關懷小組把結果回
報骨髓捐贈中心,中心再把訊息回覆給病患的主治醫師。

而這位被找到的志願者,只是HLA初步相合者,必須再次抽血做進一步
檢驗(HLA-DR),符合率達到一定標準,再經DNA比對後,才能
確認可以捐贈。

此外,捐贈者在抽髓前,還必須進行健康檢查。健檢的主要目的是確認捐
贈者血小板、血紅素及白血球是否正常?有無傳染病?對全身麻醉是否過
敏?健檢過關後,還要抽自備血,以便抽髓完成後輸回體內,所有步驟完
成後,再擇定日期抽髓。

「關懷小組在這期間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不論是代為疏通捐髓的阻力、克服交通的
不便、及至捐者抽自備血及骨髓時,關懷
小組都輪班陪伴。」陳乃裕說:「有人專
車接送、打點住院用品、甚至幫忙看顧家
堜M生意啦!尤其對捐者抽髓前後的營養
補充更是用盡心力,各種中藥精燉的補品
、富含維他命C的各式水果、當地名產小

吃等,都貼心為捐者準備。」

在這些殷勤的照顧背後,所含藏的無私大愛和真心關懷,最令捐者感動,
曾有捐者說:「相較於關懷小組的付出,我做的實在太微不足道了。」

在經過關懷小組如家人般的照料後,捐髓者認作乾媽,或是成為關懷小組
成員的例子,不勝枚舉。「不管是否捐過髓,或是只做完健康檢查但未捐
髓,甚至只是初步配對到,我們對他們都心存感恩。」陳乃裕說。



疼惜生命 擴大關懷層


八年的歲月埵陪楚B雨;有歡笑、有淚滴。關懷小組的成員們除了在穩定
中求成長外,對於未來,他們也有著美麗的期許與展望。

陳乃裕表示:「捐贈中心過去關懷層面僅在捐贈者;因為病患在其所屬醫
院就醫,由主治醫師安排特定的療程,要接觸他們有實質上的不便。然而
,我們深刻了解病患的苦,所以今後也將盡力對病患進行關懷。」

「除了陪病患家屬走這一段路外,如果發現他們經濟上有困難,可以幫他
們尋求各種社會資源予以協助。不過,最主要的立足點是,不干預醫院的
醫療行為和過程。」

相較於對捐者的關懷,要進行病患方面的關懷或許有一些待克服的問題,
然關懷小組期望日後藉由骨髓的因緣,牽繫出捐者、病人及家屬、醫師、
慈濟等各方的善緣,將這些善的因緣結得更為牢固,為尊重生命、搶救生
命創造更美好的願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