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從前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歲月雕鏤著堅毅
◎邱淑絹
昔日共同奮鬥的老友,
說起早年胼手胝足做慈濟的情景,
大家你一語、我一言,
深恐無法將內心的話兒道盡……




踏上老式的平快火車,幾許乘客稀落地散處在深綠色的車座堙C天花板上
,旋轉式的電風扇嘎吱嘎吱地響,初耕作的稻田在窗外閃亮著翠綠的身影
;日頭赤炎炎,起身推窗,剎時迎進一身的清涼,背脊上的汗漸濕漸乾…

正當東台灣沈浸在一片透涼的和風堙A南
台灣高屏地區已是一片暖陽。屏東有著濃
郁的鄉土人情,正如當地盛產的蓮霧──
黑珍珠,啜拾一口,回味的是無盡的甘甜


走在長治鄉長興村中興路上,雙腳踏入慈
濟十一年前在此成立的屏東分會。三合院

式的屋落,三兩燈籠往廊簷下垂落,屋的雙臂迎出圓形拱門,透出遠古懷
舊風情。

十一年的歲月已使這堛漯韃﹞ˉ襯洏峞A然屏東慈濟人的樸實情分,就算
得在露天的中庭奡N著板凳而坐,他們仍樂在其中。



竹密不妨流水過


陳榮慶,一個陪伴屏東慈濟分會十一個年頭的人,今年已六十歲。臉上瞧
不見歲月風霜的他,是屏東地區首號慈濟委員。

從民國六十五年屏東有第一個個案開始,身為碾米廠老闆的陳榮慶,常一
接到個案通報即跨上摩托車去訪視。有時遠至恆春,得要兩個多小時的車
程才能扺達,他仍無畏風雨。

陳榮慶一出門訪視個案,家中的碾米工作就得全交由太太處理。證嚴上人
曾對陳太太說:「妳要將家庭照顧好,讓光明照耀。」因此賜予陳太太法
號「靜耀」,希望她充分做先生的後盾,以落實救助貧病之人的工作。

此刻陳榮慶身上戴著編號六十七的慈濟委員證,一臉淡然與自在;早期看
似艱辛的點滴,對他來說,卻只是簡單的一句「竹密不妨流水過」可解。

「遇事要如流水,遇到障礙時就暫停一下,讓心沈靜下來,再想辦法去突
破,自然就能迎刃而解。」從小在佛教家庭長大的陳榮慶認為,有佛法就
有辦法,世間法都是虛幻的,阻礙也就都是假的了。

三十幾個年頭匆然走過,陳榮慶夫妻倆從事慈濟志業從無退轉。在分享做
慈濟的點滴收穫時,精神奕奕的他表示,三十幾年來,很安心地走過每個
人生歷程,人生形形色色,顯露出慈濟世界真的很美,美在每個人都有善
的一面。



一顆種子,生百千萬


《無量義經》云:「從一種子,生百千萬,百千萬中,一一復生百千萬數
,如是輾轉乃至無量。」屏東地區因有陳榮慶致力於慈濟慈善志業的推動
,長期下來深得當地人士認同。

靜行(陳滿)、靜昌(劉德妹)、靜鈺(蔡定月)、靜誌(吳邱淑慈)、
靜理(黃招花)、靜梅(楊瑞梅)、靜瑯(蔡黃素琴)及慈蘭(吳玉蘭)
,一群委員編號在一百多號之間,平均年齡已將近八十歲的慈濟委員們,
就是在民國六十六年賽洛瑪颱風之後,深刻感受慈濟推動慈善工作的用心
,而先後加入慈濟。

老友圍坐一起,說起早年胼手胝足的情形
,大家你一語、我一言,深恐無法將內心
的話兒道盡,親密的情感也格外濃烈。

靜昌今年已八十二歲,每每有人問及她的
年紀,她會說:「不要問年紀啦!我今年
只有六十幾!」見一旁有認識的人取笑,
她會隨口說:「其餘二十年是寄放在銀行

堙I」天真的想法,純粹只認為跟人說出真實的年紀,便不會有人肯給工
作做。一旁的靜誌也附和著說:「現在慈濟的年輕人都捨不得我們做,會
跟我們搶工作做。」

說話帶著濃濃客家語調的靜昌,深感自己做慈濟後,觀念不再執著於舊有
的模式。有次要買房子,友人見房子是座落在所謂的「路衝」上,均勸誡
她不要買。她卻認為房子在路口大道上,就是代表大家的錢都會匯聚起來
,這樣的地理位置很好,召募會員一定更容易……

早期為募款而義賣頭髮的靜行,每每跟人說起和證嚴上人一起打拚的日子
,就淚眼欲滴。

在艱辛勸募的歲月堙A靜行曾經把精舍師父們浸在黑墨水堛漸掍活A幫忙
拿去清洗。等他人發現後才知曉,那是師父故意將白布浸在黑墨水堙A為
使其成為灰色後再製作成衣服穿。有時見師父們用的棉被實在老舊不堪,
她不解為何師父們捨不得用新棉被?詢問結果才知,新棉被是要發給貧民
的。

見師父們生活困苦卻仍惜物愛物,靜行在上人立願要蓋醫院時,就立志要
全力幫忙。白天除了募款之外,晚上還從事車縫布邊的工作,每件得錢五
元,為慈濟醫院建院基金車縫著未來。她說:「我很怕醫院蓋不起來,所
以一天到晚拚命地募款,拚命地做。」

和同是八十二歲的靜昌、靜鈺坐在一起,靜行說起當時為怕醫院蓋不起來
,她們三人都是以為善競爭的方式來募款。有時遇到會員捐出大筆款項,
她們也會在鄰里之間做宣傳,以表揚其善行義舉。



老友相聚,笑談當年


一談到怎樣知道慈濟?怎樣發心做慈濟?人人就都有一番說法。

七十七歲的靜瑯表示,有次她跟著遊覽車來到花蓮靜思精舍,她動作慢,
證嚴上人竟等到她歸隊後才開示,這使得她相當感動,因而加入慈濟。

靜瑯說,原本她沒想到要當慈濟委員,當初募的款項也都是交由友人處理
;直到友人往生,她才接下這個工作。然而在做慈濟的過程堙A她帶著會
員回精舍參訪、去做志工,愈做愈有心得,而至全心投入;現今屏東許多
後進的委員,都是她親自帶出來的。

靜誌說,首次在東山寺看到證嚴上人,她
發心要布施供養,上人卻不接受,希望她
捐作濟貧基金;從此,她就立願要追隨上
人。

七十歲的靜梅表示,募款是看因緣,家住
屏東的她,聽說高雄岡山有人要捐款,說
什麼她都會跑去。她認為能多一個就是一

個,一顆種子撒播出去後,就有許多人跟進加入。

靜瑯表示,當時她遇人就說慈濟,自己不會騎腳踏車,就用走的。烈日炎
炎的午後,拿著遮陽傘,她也是走著到處去募款。「有時為了等對方拿錢
,一等幾個小時都有。」她說著。然而三十幾年後的今天,她表示自己相
當的幸福,因為不忍讓她勞累的會員,常會自動將善款送到家中。

靜誌說,她曾遇到一個人,一開始就表明不想捐錢;後來帶他到靜思精舍
參訪,回家就自動捐款,還幫忙找了好多個會員。靜誌表示,若憑自己的
名義去募款是不可能的,是上人的德行,才能讓她募到錢,才能讓她在慈
濟路上走得順順利利。



開啟一道美善門


屏東分會的一隅,擠坐著陪著慈濟走過三十幾年歷史的老委員們,人人侃
侃而談自己的曾經。

為屏東分會催生的靜理,談及自己發心皈依證嚴上人時,上人思慮當時交
通不發達,遠處的弟子恐無法全心照顧到,還問她是否要在屏東附近另找
師父皈依。

當時靜理想:「我翻山越嶺來到這堙A怎能說放棄就放棄。」證嚴上人見
她誠心,於是向她說明,做弟子就要勸募和訪貧,就這樣她成了證嚴上人
的弟子。

當時,屏東圓通寺住持惟勵法師很護持慈濟,慈濟人也常聚在寺埵@修;
然而圓通寺附近有個畜牧場,造成環境污染甚鉅,屠宰豬隻後未經處理的
血水都會經由寺前的大水溝流過。為使眾人有較佳的共修道場,證嚴上人
於是興起建蓋屏東分會的構想。

先生從事建築業的靜理,有次和每月發放日為貧戶義診的邱維生醫師一起
找地、看地。

那天,來到現今屏東分會現址,邱醫師用手一指,說明前方的地是他的家
,靜理覺得因緣殊勝,於是把握機會,當晚即到邱醫師家和邱太太商議購
地事宜。

然而第二天,靜理卻接到邱太太的電話,表示地不想賣了,靜理正感到失
望時,邱太太卻說了一句:「我不要賣,我要用捐的。」於是,屏東分會
就這麼順利地產生。

屏東分會的早晨透著通體的涼意。三十幾年前一群慈濟委員為屏東貧戶開
啟了慈善之門;而千山萬水、翻山越嶺尋師的靜理,則是為屏東分會開啟
了一道美善之門。





分會堙A聚合著新舊的慈濟委員們,摻合著新發意的慈濟會員。有限的空
間,擠滿了前來的人潮,流露著無限的真情、真意。

慈濟在屏東歷史的一頁,寫在老委員們被歲月刻畫的臉龐,寫在他們肌痕
紋深的皺紋堙A寫在他們堅毅的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