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布施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他的名字寫在海上
◎陳美羿
不留軀體,不建陵園,謝爸爸瀟灑走一回,
最終選擇遼闊的大海為家。
沒有墓碑,沒有牌位,他的名字寫在海上。




親愛的爸爸:

阿彌陀佛!往生西方極樂淨土的旅程一定是歡喜圓滿吧!記憶中,您跟我
們一直是有點距離的;我想,或許是受到成長環境及日本教育的影響,讓
您一直有著高級知識分子的孤傲。

在此,女兒要跟您懺悔,因為這麼多年來,我一直以生活忙碌為藉口,而
未能多花些時間來了解您、關心您,並拉近我們之間的距離。但是,在此
女兒也要告訴您:雖然您不擅用言詞表達,但從日常生活的細節中,我知
道,爸爸您是關心我們的。

當老師、對學生發表高見,應該是您最喜歡的工作吧!雖然在成長的過程
中,我和妹妹都不喜歡聽您說教,但是多麼感恩您!在您生病的這段時間
,尤其是最後這一年,幫我們上了人生最寶貴的一課。

您知道生命有限,於是接受病痛,自在放下;您知道病痛的苦,於是捐出
遺體,希望對罹患同樣病症的人及醫學發展,提供一點幫助及線索;您更
知道了生脫死的意義,於是選擇海葬,來去自如。

爸爸,雖然最後這段時間您無法開口說話,但對我們來說,卻是千言萬語
。因為從您身上,我們不僅知道人生無常,更了解要時時把握分秒的當下
。同時在您身上,我們也看到了您面對病痛的勇氣,對佛法的信心及念佛
不斷的毅力。

爸爸,真的非常感恩您!您用您的生命,為我們留下慧命學習的典範。最
後獻上媽媽為您寫的幾句話──


楊柳再垂擺也擋不住隨流的樹葉
世界再多的情愛也留不住必須遠去的您
列車再豪華、遠景再美麗,到站的人也必須下車
花有雨、人有淚,生老病死是人生的定律

恭送您、祝福您
人間路上和風送,極樂世界麗日迎!


女兒 佳勳




花蓮的海邊。佳勳和德慈師父捧著綴滿鮮花的竹籃子,從小徑走向海邊的
涼亭。

太陽高高掛在天空,佳勳身著黑色素服,撐著一把黑色的洋傘,姣美的臉
上是莊重肅穆的神情。

謝媽媽等一行人緊跟在後面。除了家人,還有慈濟志工和李靜美、陳淑麗
等好友。大家都抱著一分虔誠恭敬的心,來參加謝爸爸的海葬,向謝爸爸
告別。

沒有棺木、沒有輓聯。六十七歲的謝爸爸已化身為一籃骨灰,將和海堛
水族結緣。





「七、八年前,我們談起身後事,不約而同地希望能海葬。」謝媽媽說。
當時不知誰會先「走」,但「海葬」的想法已是兩人心中的默契。

三年前的夏天,謝爸爸感到左腳無力,到醫院檢查結果骨頭沒問題;轉到
神經內科,治療了半年,還是沒有起色;之後又輾轉看了很多醫院、很多
醫師。一直到女兒、女婿建議到榮總,才找出病因──運動神經元萎縮,
也就是俗稱的「漸凍人」。

謝媽媽說:「他是拄著柺杖進去,卻躺著被抬出來的。」可見這個病對他
的打擊有多大。

回到家三、四個月,很快就蔓延到呼吸道。身體的功能漸漸失去,但是頭
腦還是非常清醒。

全家人都很害怕,不知道什麼時候那個地方會「停擺」?

謝爸爸的病情日益惡化,熟讀《潛水鐘與蝴蝶》的謝媽媽,不時地給他鼓
勵打氣。

「雖然你的身體沒有辦法動,但是你的神識很自由呀。」謝媽媽建議:「
你今天可以到北海道;明天去巴黎。一天去一個地方,舊地重遊……」

今年初,謝爸爸還能表達,後來僅能用眼球來看注音符號,家人拿著符號
表一個字一個字地拼,僅僅「耳屎」兩個字就溝通了兩天才「猜中」。

三月五日,不知怎地呼吸器掉了,正巧印尼看護外出,警鈴也失效,謝爸
爸全身缺氧變成紫色,醫師堅持急救,命是撿回來了,卻呈現重度昏迷,
形同植物人。

上人獲悉後,告訴謝媽媽說:「回來吧!」

於是,謝爸爸在三月十二日轉到花蓮慈濟醫院,住進心蓮病房,四月二十
七日晚間安詳往生,並捐出眼角膜。

四月二十九日,謝爸爸捐出大體,由病理科主任許永祥進行解剖,摘取腦
部組織與脊椎運動神經元部分標本進行研究。

許主任說:「這是慈濟醫學中心第一例漸凍人病理解剖,感恩謝爸爸和全
家人的無上布施。」





五月三日,謝爸爸在慈院助念堂舉行簡單隆重的告別式,然後火化。

骨灰經過搗碎研磨之後,和上麵粉和精舍做的薏荳粉,搓成七、八個像網
球般大的圓球,放在擺滿花瓣的竹籃堙A蓋上往生被,送到海邊。
一行人在海邊涼亭擺上簡單的香案,師父
誦經、家屬跪拜、親友上香,祝福謝爸爸
世緣圓滿,乘願再來。

澄澈的天空下,碧波萬頃,海浪在潔白的
沙灘上來來又回回,發出一陣陣沙沙的聲
音,似歌唱,又似低吟。

骨灰圓球在空中畫出一道道優美的弧形,一一墜入海中;花瓣像蝴蝶一樣
,在空中翻飛,然後落下。有的躺在沙灘上安息;有的隨潮來潮去,兀自
盪漾。

「再見囉!再見囉!」臨去時,謝媽媽回過頭,揮揮手,向謝爸爸道別。

不留軀體,不建陵園,謝爸爸瀟灑走一回,最終選擇遼闊的大海為家。沒
有墓碑,沒有牌位,他的名字寫在海上。





奇遇


◎撰文/慈玫


如果無意中見到一個人臨終前的過程,就像生活唰地一聲換掉五花十色的
布景一樣,你進入了原色和靜默。

有一天傍晚,我請德如師父帶我去街上買長條板凳。然後,師父要去心蓮
病房探望病重的謝爸爸,我也跟去了。

謝爸爸雙眼被紗布罩住,鼻奡◇煄A脖子在厚厚的紗布覆蓋下,也伸出一
條管子,胸部像風箱一樣,被呼吸器牽引著上下起伏。

我們在他瘦削的臉上看不到完整的表情,只見他臉頰下巴紅潤光潔,嘴巴
喃喃開合。看護說他一直隨著念佛機念阿彌陀佛。

他的血壓已急遽下降。先後來到床邊的德如和德慈師父,都俯身輕輕對他
說,這輩子緣就是這樣,再去換一個好的身體回來,請他跟著佛號,好好
走自己的路。

我們搬來凳子,靜靜地分坐兩側,跟著念佛。

謝爸爸從沒間斷地嚅動嘴脣,身子已不動,無力且不再與人溝通,念佛是
他唯一堅持的動作。

我一直注視著他那無聲的張口,那其實是多麼強的心念力量在帶頭。我在
度過忙碌,四處游走的一天後,跌入這樣緩緩將歸於大化的奇特氛圍中。

人倫親情的牽繫是那麼地深,我不免聯想:若是換了自己,不知是否可以
了無罣礙地走?

然而,謝爸爸順歸自然,以他自己的步調離去,沒有等謝媽媽坐晚班飛機
及時趕到。我看到他的嘴脣忽然停止時,有些緊張得傾身向前,以為他口
渴或者有點累,待他只又動了一下便不再恢復,臉色且轉為青白,才發現
在不知不覺中,謝爸爸這一輩子的生命已畫下句點。

活著的我們對那一刻到底是二十分、二十五分,或者三十分難有定論;謝
爸爸可是像睡覺一樣,說休息就休息。

這樣沒有掙扎地走,是大夢醒覺或入另一個美麗的夢?往者已矣!來者可
追。以謝爸爸的念力,那將是另一段築夢踏實的開始。

在慈濟世界中,生死相依的因緣甚為常見。儘管不期而遇,儘管素昧平生
,陪走一段,亦是奇妙的恩典。看盡佛書中如何準備大死的文字,不及目
睹生命勇者平和地離去,來得深刻有力。

入夜回到家,但見一輪滿月高掛天際,十分皎潔,周圍少見地圈染了金黃
色光暈。天地悠悠,生死相續,我為今晚的奇遇心中恭敬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