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瑩童心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栗鼠
◎蔡烈輝
生命故事的啟示


栗鼠來到我們家後,整天在鐵絲編的圓圈圈堙A認真、拚命地跑。
幾天後,牠原本棕色有光澤的毛,變得像一堆乾燥的雜草;
蓬鬆美麗的尾巴,也成了一把老掃把。



那一年的暑假,爸媽的一位朋友從角板山為我們帶來一隻活潑可愛的小松
鼠,我們將牠取名為「栗鼠」。

栗鼠來到我們家後,整天在鐵絲編的圓圈圈堙A認真、拚命地跑;可是,
任牠怎麼努力,還是跑不出那個小小的囚牢。

剛開始,我們拿飯糰餵牠,牠會歇下來吃個飽,有時也會喝幾口水。但是
,幾天後,牠原本棕色有光澤的毛,變得像一堆乾燥的雜草;蓬鬆美麗的
尾巴,也成了一把老掃把。

這隻已不成樣子的小松鼠,每天還是機械般地轉著圓圈圈,發出嘰嘰喳喳
的鐵絲摩擦聲;只是奔跑的速度逐漸緩慢下來,牠顛顛倒倒地掙扎著,咿
咿呀呀的聲音已不成規律了。

漸漸地,小松鼠的胃口沒了,母親看在眼堹k在心堙A顧不得是朋友送的
禮物,要我們打開籠子,立即釋放這隻奄奄一息的可憐小東西。只是,一
個多星期都在籠子堨朝遄A牠好像已沒有力氣計較自己是身處籠媗╞~,
也懶得再跑了。

母親用一條大毛巾把牠包裹起來,泡了些溫牛奶餵牠;牠靜默地躺在溫暖
的毛巾堙A似乎睡著了。過了一會兒,牠觀察四周,搖搖擺擺地走到窗口
,跳出窗外,一骨溜地爬上了後院的大榕樹,不見蹤影。

栗鼠重回大自然的懷抱,我們一家人幾天來緊繃的心情也鬆懈了。我們好
像在為一位朋友送行,默默地看牠離去,並祝福牠健康快樂。

大約在一週後,大弟弟雀躍地在後院叫著:「大家快來看,栗鼠回來了!


我們幾乎同時奔到院子,往大弟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一隻松鼠在大榕
樹的樹梢上跳躍著。

「你確定那是我們家的栗鼠嗎?」

「牠看起來長得比我們家的栗鼠還大呢?」

「這附近從來沒有看過松鼠,應該是我們家的吧!」

就在我們七嘴八舌議論不休時,松鼠已跳到我們用手搆得著的圍牆上。小
弟弟不知何時從廚房堮野X一個飯糰來,他站在牆角下,踮著腳把飯糰高
高舉起。

小松鼠毫不猶豫地跳到小弟弟的肩膀上,倒是把小弟弟嚇了一跳。他自在
地從小弟弟手中接過飯糰,捧著吃了幾口,就把剩下的抱在懷堙A跑回樹
上去了。

自從那天以後,牠的膽子愈來愈大,有時還會跑到窗台來要飯。我們也把
牠當成家庭的一員,時常將飯糰放在牆垣,等牠回來吃飯。這樣的情形維
持了一個多月,小松鼠再也沒回來了,不過,有時候弟弟們擔心松鼠回來
沒飯吃,還是會把飯糰放在牆垣上。

我們猜測,松鼠應該是跑到附近的大樹林堙A或是找到伙伴回歸自然生活
。過了些時候,我們漸漸把小松鼠給忘了,只是弟弟們偶爾還是會到後院
大聲叫:「栗鼠、栗鼠……」,但是,再也不見牠的蹤影。

那年暑假的某一天,小妹從後院圍牆外的朋友家,紅著眼睛回來。大哥哄
著她:「那一個人膽敢欺負我的小妹妹,我一定揍扁他!」

小妹這時禁不住哭著說:「我的朋友李仙仙說,她在一個多月前,看見三
四個男孩,用彈弓往那棵大榕樹上射。後來,他們射中一隻大松鼠,還爭
執著是誰射下牠,說那是一隻笨松鼠,自己下來挨打。」

說到這堙A妹妹已泣不成聲了,我們楞在那堙A半天講不出話來。

過了一會兒,大哥握緊拳頭說:「為什麼?怎麼會變成這樣?是我們的錯
嗎?當初我們是不是不該放了牠?」

「不放牠,牠早就死在籠子堣F!」我說。

「那麼,我們應該把牠放回山上!」大哥望著窗外蔚藍的天,忿忿地說。

「牠在山上也不安全,牠就是從山上被抓下來的。」我說。

「那麼,牠……」

「牠就是太相信人類了,這是牠致命的錯誤。」我無奈地說。

「這麼說,是我們不應該讓牠那麼親近我們、相信我們囉?」大妹妹很不
以為然地說。

「人,也有好人啊!」小妹妹哭完,也發表她的意見。

「人與人之間都分不出誰是好人、誰是壞人了,可憐的小松鼠,牠那有那
麼天才!」小弟弟一邊擦拭著眼角,一邊瞪著小姊姊說。

我們幾個大孩子驚訝地看著才六歲的小弟弟,他竟然已經有了基本的人生
哲學概念。他瞧一瞧靜下來的我們,低著頭走出去了。

我們從窗口,看見小弟弟走到後院,望著從大榕樹梢飛過的白雲,大聲地
說:「栗鼠啊!你現在自由了,去找你的爸爸媽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