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華航空難
  關懷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陪伴走出傷慟
◎陳俊鶯(南投區心理衛生服務中心主任)
陪伴、聆聽、接納、同理及適時適切的引導,
是救助者可提供傷慟者的重要協助;
而營造安定、尊重、給予空間的氣氛,
則能給予傷慟者暫時的庇護。




在澎湖空軍基地,因救助攤位比鄰而與慈濟志工結緣,在此分享個人在澎
湖工作的經驗以為交流,期使彼此的救助工作腳步更加穩健。



如何陪伴這一程


人生在世,免不了遭遇親人亡故的經驗;但在彼此毫無心理準備的狀況下
,親人驟然離去,這種情況卻未必常見。

絕大部分人面對親人離去,都會循著【否認-→討價還價-→憤怒-→接
受-→憂鬱】的心理歷程步驟進展;但若是驟然喪親,則往往會先陷入激
動不安、茫然不知如何的無底深淵。正如在澎湖空軍基地,我們見到有些
罹難者家屬號啕大哭,有些卻靜坐不語,神情木然。
這時候,志工除了陪伴還是陪伴,並要主
動照顧家屬的生理方面需求,比如飲食、
睡眠等,因為此時,傷慟者已無暇且無心
顧及自己的基本需求。

當傷慟者的心理歷程循著各種階段進展時
,要順其自然,傷慟者有語言表達時,要
給予聆聽、接納;有情緒化語言或非語言
表達時,除了聆聽、接納外,還要有同理

心。

不要試圖縮短傷慟者悲傷的時間,也不要試圖導正傷慟者的想法。例如,
傷慟者表達出各種否認及憤怒情緒:「會不會他臨上飛機時,在那堻Q絆
住了,根本就沒登機?」可引導他充分的宣洩;比如我們可回應:「是啊
,真希望他逃過一劫……」

唯傷慟者表達出疑慮困惑,比如:「這麼多天了,不太可能活著回來了!
」可引導他逐步面對現實:「的確,我們要做好心理準備……」

在災難後,面對罹難者家屬的傷慟,陪伴、聆聽、接納、同理及適時適切
的引導,是救助者可提供傷慟者度過傷痛的重要協助;而營造安定、尊重
、給予空間的氣氛,則能給予傷慟者暫時的庇護。



幫助別人,也要關心自己


救助者在一連串緊急動員、提供協助的忙碌工作後,也必須關注自己。

當我們專注地關心傷慟者的各式各樣事情時,是否也勾起自己過往傷慟的
經驗?這些經驗也許早就埋入內心深處,但因傷慟者的哀傷反應,又讓自
己內在的傷痛隱隱作用起來;又或許因為各式各樣事情,反而激發我們對
人生看法的改變、生命意義的重新省思……

總之,在救助之後,我們內心往往也隨之激盪不已。這個時候救助者聚在
一起,分享經驗及感想是非常重要的;若有這方面學有專精且有經驗的人
才來帶領更好,否則積壓在我們內心的一樁樁故事、一件件哀傷,可能塞
得滿滿的,讓我們沒有剩餘的心靈空間去接納第二天新的挑戰。

救助者本身若曾是災難生還者卻未曾妥善處理,發生「替代性創傷壓力症
候群」的機率較高。然空難中少有生還者,相較於九二一大地震許多救助
者本身就是地震生還者,空難救助者因未有生還者需協助,故發生「替代
性創傷壓力症候群」的機率較低。

但此次空難,許多救助者有協助搬動遺體、清洗遺體,從工作中目睹罹難
者在災難發生後所遭遇之驚嚇、苦難後之結果,仍有可能發生「替代性創
傷壓力症候群」。

所謂「替代性創傷壓力症候群」,是指救助者在目睹生還者遭遇創傷壓力
症候群相關症狀的煎熬後,自身也好比經歷相同的災難一般,出現受創反
應——比如失眠、易怒、隨時處於警戒狀態;反覆地災難再經驗現象,包
括重複想著災難帶來的驚嚇經驗,不斷有恐懼不安的情緒及逃避或解離的
現象,避開任何引發回憶的人事物,有時因此影響日常作息或陷入與災難
隔絕的狀態,好似沒有那麼一回事。

總之,災難救助實在是一份艱鉅的工作,乃因工作本身帶來重大的壓力與
負擔,並非人人可承受的;所以在救助者每日工作之後,實在需要專業人
員帶領分享經驗及感受,並給予紓解壓力及強力的支持。

但對協助災難生還者的救助者而言,這些仍是不夠。

至親好友死亡帶來的傷痛及失落經驗,對救助者而言較普遍,故要同理傷
慟者雖是一種壓力,但不致不易突破;然而,如果救助者本身曾是「災難
生還者」或需協助災難生還者,則因親身經歷或目睹過災難帶來的死亡威
脅及驚嚇的傷害,在助人過程中發生「替代性創傷壓力症候群」的機率將
升高。故在援助工作分工時,考慮其特質及分派工作的適合性相當重要,
如此才能有效降低替代性創傷壓力症候群的發生。

在每次災難發生時,救助者可以快速地動員、有效地救援,值得自我喝采
;若平日再多一些訓練甚至演練,分工分組,周延完備,再加上災難發生
當時及救援返回後的支持,如此才能經常洗滌內心,安頓自己、處理別人
,這樣救援之途將走得更為穩健自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