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思•智慧•愛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探索愛的元素
◎徐錫滿
震撼、衝突、契機、肯定……
有了愛作元素,
滋味就顯得又甜又蜜。





沒有缺陷的愛


◎口述/莊大輝(台南啟智教養院老師)


一天午睡起來,拖著一身疲憊,催促啟智班的孩子們到門口穿鞋子,好去
上體育課。

這群孩子不像一般學生,總得來來回回穿了又穿,有時左腳的鞋穿到右腳
,右腳的鞋穿到左腳,鞋帶也沒綁好……為了讓他們學會自己穿鞋,除了
叮嚀、指導,便是耐心的等待。

等了好一會兒,還是有人沒穿好,悶熱的午後,令人難耐,我一時心急,
便從一個孩子的背拍下去:「趕快穿好!」

被我拍打的孩子很無奈、也很著急,但是就是穿不好,一急之下便哭了起
來。

看到他哭,我也為自己的不耐感到後悔。望著走廊遠處,想讓這些無奈、
懊悔的情緒隨著氣溫慢慢蒸騰……

才一回眼,孩子已拭去淚水,拿出我的鞋子遞了給我,方便我能快快穿好


孩子的天真、不記恨,除了讓自己更加地感到慚愧外,也讓我想起當初毅
然決然來到這堛A務的那分感覺。

也是一次中午用餐完畢,正在洗手台督看著孩子們刷牙漱口,大家刷到一
半,一位腦性麻痹的孩子便突然跑開,我以為他要跑去玩耍,便大聲說:
「你要去那堸琚H」他頭也不回地就跑開了,我心想:等一下回來,就要
罵人了!

一會兒,孩子回來了,手媮椪酗F張小板凳。我正想發怒的情緒,一下子
化為烏有,統統吞回肚堞w─原來,他怕我站太久腳會痠,體貼地到牆邊
拿了張小板凳來給我坐。

這樣的體貼與細心,在資優班堥瓣ㄠ`見,反而是這些啟智班的孩子們,
不因天生的殘缺掩蓋住純真的本性。

這些回饋,對我而言是無比的收穫,也是我這幾年來教學最大的原動力。




更堅實的愛


◎口述/蕭怡珒(敦化國小老師)


一個有點冷的冬天,我不經意地回過頭去,發現班上的孩子們衣服不整齊
,有人穿制服,有的人穿體育服。

我決心整頓,便在家庭聯絡簿上寫,星期幾要穿制服,星期幾要穿體育服
,又叮嚀了幾句:「你們明天一定要這樣穿喔!因為我看別班都穿得很整
齊,老師會認真檢查的。」

豈知隔天寒流來襲,有點冷的天氣變得更加嚴峻。我穿了一件大衣,走在
往學校的路上,陣陣寒意逼人,不禁也打了幾個寒顫,想趕緊走進教室
……

「為什麼不能穿外套?」一陣破口大罵,令人心驚膽跳!一位阿公從校門
口氣沖沖地走向我,我還不明所以地向他打了招呼,卻又得到一陣謾罵。

看他手堮酗F一件便服外套和他身旁的孩子,知道他是我班上學生小佩的
阿公。從阿公的氣話中,我聽得出來是小佩不願穿上便服外套,所以阿公
來找我問清楚……

平常我相當照顧小佩,而小佩也「非常」地聽老師的話,即使天氣再冷,
就是不願穿上制服以外的其他衣服,而學校的制服外套卻又單薄了些,阿
公擔心孫女兒會著涼,但又拗不過孩子,只好一早跑到學校找老師理論。

阿公一把拉住我的大衣,幾乎就要揮拳相向:「憑什麼你就可以這樣穿?
」我還沒有反應過來,拉拉扯扯之間,孩子急得哭了出來,一旁的小朋友
們也被嚇得瞪大了眼睛……

當時我並沒有因為他這粗暴的動作而感到生氣或不舒服,反而心心念念想
要向他解釋,但阿公就是聽不進去,罵聲愈大且不絕於耳。我不想也不能
跟他對罵,只想解釋,但阿公罵完之後即拂袖而去,留我一個人在冷洌的
寒風中,呆站了一分多鐘……

這一分鐘的寒冷,有如零下十四度,當渾身一震回過神來,才感覺到難過
的情緒已慢慢湧出──我是多麼地疼愛這個學生,卻遭到這樣的對待,心
堹u的很不平啊!

但我還是得安撫著受驚的孩子:「沒關係,老師沒事的……小佩的阿公很
疼她,怕她會感冒,這是為她好,他不是故意對老師這樣的,老師可以原
諒他……」

為了讓孩子們能安心上課,我得給孩子們一個合情合理的說明;然後,也
在小佩的聯絡簿上寫:「老師不會因為這樣就不喜歡你的,老師還是很愛
你、很疼你的!」也向小佩的父母溝通今天所發生的情況。

隔天,孩子很高興地在聯絡簿上寫著:「謝謝老師!老師你說還會很愛我
,我真的好高興喔!」

一個負面的事情,都會有一個正向的禮物,那就是激勵自己要多用心;我
沒想到提醒孩子們自己可以多加件衣服,更沒想到孩子們這麼單純又堅持
地聽老師的話,反而讓家長們擔心、煩惱……

在家長來學校指著我的鼻子破口大罵之後,我不再自喜於人人誇我是個好
老師的「謬讚」,也不會因此氣餒而減低了對教學的熱情;對於一個新老
師而言,這是個很好的成長經驗,因為我得更加用心,給孩子們更多更好
的愛!




及時澆灌的愛


◎口述/黃雅玲(桃園南崁中學校長祕書)


小怡,過去是個性情嬌縱、叛逆的學生,國二曠課記錄達九十六個鐘頭,
接近退學邊緣,是個令學校頭痛的學生;如今,二十六歲的她,過著正常
幸福的生活……還打電話來給老師,說她很好,也沒有忘記老師當初扶了
她一把……

還記得十年前那天,我看到她鬼鬼祟崇地在走廊與幾個男同學講話,像是
在算計著什麼……當時在某國中擔任輔導室主任的我覺得奇怪,便邀她進
輔導室懇談,才知道他們本來計畫要殺一位老師,原因不過是要替同學「
打抱不平」!

事情是起因於班上一位女同學被導師叫到訓導處,管理組長與訓導組主任
接連打了她幾個耳光後,女導師又火上加油補上幾個耳光,然後大聲地訓
了這同學一頓。

這位同學的臉被打腫、打紅了,幾個同學們看不過去,決定私下給這個女
導師好看。

由於平時與小怡建立了良好的信任、溝通關係,便直接反問她:「妳知道
自己在做什麼嗎?」盛怒當中,小怡什麼都聽不進去:「了不起就被抓去
關嘛!」

「那妳現在正在做什麼呢?」

她楞了一下,說:「我正在生氣啊!」

「妳真正想做的是生氣發怒?還是要幫妳同學討回公道?」

「嗯……當然是討回公道啦!那個老師真是太可惡……」

「妳有沒有發現,妳之所以一直生氣,是因為妳沒有膽量心平氣和地去向
這個老師說:『妳錯了!』因為妳沒有這個能力、機會和勇氣這樣說,所
以妳今天只能在這堨肸臐C」

小怡沒作聲,我又接著說:「妳再想想,妳這樣的行為會讓妳的同學在整
件事情中得到好處,還是會再被懲罰呢?如果妳對這位女導師有什麼舉動
,妳的同學也會被牽連進去,這是妳想見到的嗎?」

「我想妳一定很希望幫助妳的同學,或許妳可以先去問妳同學這樣做好不
好?」

後來小怡發現,被打罵的同學,一點兒也不生導師的氣,她比較煩惱的是
她沒有「臉」回家面對父母:「其實我被打也是應該……」這讓想幫她「
出頭」的小怡大失所望,感覺自己的「好心」是多餘的。

「如果妳半年內在訓導處都沒有任何記錄,老師就帶妳去見慈濟的證嚴上
人。」果然,小怡這一個學期,再也沒犯任何的錯,平平安安地度過了她
難得安穩的國中時光,而我也如約帶她去花蓮見上人。

去精舍的路上,小怡還是不改活潑的態度,講著那個老師不好……那個同
學不對……一趟精舍的洗禮後,她卻對我說:「老師,我知道了,師公說
:『未學佛前,要先結好緣。』我從現在開始要結好緣了。」

在精舍共修時,小怡坐不住,一直要找上人說什麼,實在忍不住便自己跑
出去找上人,見到上人第一句話,她就說:「師公,妳要好好保重身體啊
!妳這麼瘦啊!」

上人摸了摸她的臉說:「孩子,妳今年幾歲啦?」

「我十六歲了!」

「妳很了不起喔!十六歲就知道要關心別人……」

也因為這一句話,改變了小怡整個人生觀,回到學校不再隨意發飆、使壞
,國中最後一年反而認真讀起書來,畢業後也考上不錯的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