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走出迷霧森林
◎范毓雯
我一直很感謝慈濟與政府給我補助,至少經濟不用愁,讓我可以安心地把
孩子帶大。我想自己這樣被社會珍惜著,更應該懂得好好珍惜生命堅強活
下去。 

──如嵐





個案簡介

如嵐,三十二歲,單親三年。
先生墜樓身亡時,
老大四歲,老二出生才四個月。



組一個幸福的家之後,接下來如嵐最期待的便是兒子的出生。

過了預產期兩個星期,肚中的寶寶還是沒有任何想探探外頭世界的動作。
「打了催生針,還是起不了任何作用,最後剖腹生產,生出了四公斤重的
巨嬰。」當如嵐望見兒子的第一眼,彷若見到一位小天使的降臨,內心充
滿著無限滿足與喜悅。

「媽媽和爸爸會好好地照顧你喔!」如嵐衷心地想著。

三年後,如嵐再度懷了老二,卻萬般想不到歡喜迎接新生兒才四個月,先
生竟墜樓身亡了。

看見先生躺臥於地的那一剎那,如嵐只能一臉茫然地告訴四歲的大兒子說
:「爸爸工作不小心掉下來了。」

一連串的疑問掛在如嵐心頭,一次又一次地回想先生在世時的種種,只能
不斷臆測是不是受不了房貸與孩子出生的壓力?一時失足掉下?還是遇上
了什麼邪門的事情?

然而所有一切都比不上一件事的肯確──那就是如嵐「執子之手、與子偕
老」的平凡心願,已隨著先生的離去為之崩解、碎裂……



泅泳於茫茫大海


喪事告一段落後,如嵐依著婆婆的意思帶著兩個兒子搬回婆家,離開與先
生共同胼手胝足打造、因支付不出房貸而被法拍的新家,過去與先生在日
常生活上共同分擔的一切,如今全落在她一人身上。

「大兒子出生時,先生的陪伴讓我比較有信心去面對初為人母的不安;老
二出生時,先生突然過世,心情很無助、也很慌張。」

婆婆面臨喪子之痛經常淚眼婆娑,加上孩子哭鬧不休,更是讓人觸景生情
……悲傷的心情與沈重的家庭氣氛讓如嵐茫然不知所措。

先生走後,小兒子整整有兩個月半夜不停地號啕大哭,尤其是排便時,因
為三天才排一次便,一排便就哭的滿身大汗,如嵐心慌意亂到處請教醫師
,都未見改善,直到開始吃副食品,磨了蔬菜泥、水果泥給孩子吃,才解
決了排便問題;小兒子體弱多病的身子,讓如嵐照顧起來格外費心,心中
也湧上無限的心酸。

其實單單是上菜市場買菜,對如嵐也是一項「考驗」。雖然大部分時間都
是由婆婆負責買菜,但有時如嵐想為婆婆分擔點家務,又怕孩子吵鬧到婆
婆,只好一手抱著小兒子,一手牽著大兒子,一塊出門買菜去。



同是單親媽媽的鼓勵


日子約莫過了半年,如嵐為房子拍賣的事情向友人請教。

「妳要將自己的心顧好,不要只想躲在黑暗角落堙A這樣才能讓孩子也健
康地成長。」友人鼓勵如嵐要勇敢面對,也提到自己婚變後為了養家餬口
,晚上加班都得把孩子帶去公司,一路走下來,心酸事說不完,但總算將
孩子都拉拔長大了。

「同是單親,那位朋友所講的話對我鼓勵很大,我想我也可以好好走下去
的。」如嵐說。

從小生長在重男輕女的家庭、高中就讀建教合作班,雖然念書過程阻礙重
重,如嵐還是自食其力讀到專科畢業。潛藏著逆來順受與堅毅的特質,友
人一番話的慰勉,喚醒蟄伏在如嵐心中的力量,她要自己試著沈靜了心。

「說不再想他是不可能的,說不掉淚也是不可能,只是現在已經沒有了先
生的依靠,我若不堅強,孩子怎麼辦啊?」如嵐彷若自茫茫大海中攀住了
一根浮木,她伸了頭深沈地吸了口氧氣,讓腦筋清楚一點。

鄰居與親友對丈夫死因的閒言閒語,也會讓如嵐腦海不斷浮現:「都是我
的錯」、「是我不夠好」的想法來否定自我。

但靜心想想:「自己真的如好事者所說的嗎?」「他們說的根本都不是事
實,我根本可以不去理會。」

這樣一想,雖然止不了閒話,卻讓她能夠坦然面對與釋懷,不再將往後的
歲月葬送在不美好的記憶中。



不看缺什麼,只看有什麼


一年後,如嵐的二哥到台中教書,屏東娘家留有一間空房子,如嵐向婆婆
表明搬回娘家的意願,她希望能過著單純以孩子為重心的生活。

在孩子的照顧上,讓如嵐比較慶幸的是,還好兩個孩子相差三歲,當如嵐
忙著照顧老二洗澡、吃飯或忙家務時,四歲的老大會自己在旁看書、看錄
影帶或玩玩具,「他看我在忙就不會來吵我。」

「大兒子上小學後就比較輕鬆了,學校有小朋友、老師,他反而比較高興
,我就有更多時間照顧老二。」

孩子懂事,問題自然跟著而來。當大兒子開始問說:「為什麼我沒有爸爸
?」這類問題,如嵐總會指著《慈濟》月刊上的照片告訴他:「這個世界
上有很多孩子都沒有爸爸或媽媽,甚至三餐吃不飽也沒衣服穿,但是他們
還是很努力地活下去啊。」

同學間流行起戰鬥陀螺、炫風卡之類的玩具,大兒子也會吵著要如嵐買,
但如嵐不會因為孩子沒有爸爸,而以彌補的方式讓孩子予取予求,她耐心
地對兒子說:「像你功課做好了,老師或媽媽教的有記得,媽媽不是都給
你零用錢存在皮卡丘的撲滿媔隉H我們把錢存起來,愈存愈多,有天也可
以拿去幫助人啊。」

平常,當如嵐煮菜時,大兒子會貼心地問:「媽媽,您會不會口渴?我倒
水給您喝好不好?」不挑食的他也總會說:「媽媽煮的菜最好吃了!」而
小兒子往往只要如嵐說一聲:「來,讓媽媽香一個!」就咚咚咚地跑到如
嵐懷堙C



感恩曾經獲得的珍惜


「我比以前更認真過日子,以前發生事情總想有先生在就好,但是現在孩
子只剩下母親,我的心中好像多了一把尺,很多事情要好好想清楚。」如
嵐說,這一把尺細細思量著生活上的一切一切。

如工作的著落,如嵐心堣]有了譜,她計畫著:若是親戚開設的幼稚園有
空缺的話,便過去上班,小兒子也帶去,不然就是等小兒子上幼稚園時,
白天再找一份兼差的工作。

「我一直很感謝慈濟與政府給我補助,至少經濟不用愁,讓我可以安心地
把孩子帶大。我想自己這樣被社會珍惜著,更應該懂得好好珍惜生命,堅
強活下去。」如嵐不再活在別人的是非價值中,而將心靈停泊在一處風平
浪靜的港灣。

崩解、碎裂的生活逐漸重整後,如嵐繼續走在自己的人生路上,「能看著
孩子平平安安的成長,就是我最大的希望!」




陪她一段


她,瘦弱嬌小,手邊還牽著年幼的小孩,像一株在風中搖擺的小草……這
是社工林淑美第一次見到如嵐的印象。當時如嵐剛遭逢變故,但在整個尋
求協助的過程中,卻自始至終表現得不卑不亢,流露出一股外柔內剛的堅
毅氣質。

接續的關懷由訪視志工負責。與如嵐接觸之初,為了不讓她觸景傷情與舊
事重提,閒話家常之際,訪視志工吳秀雲和陳耀乾總著重在如嵐當下的生
活需求。

關懷至今兩年來,他們對如嵐最深的稱許,便是她的獨立堅強、對小孩的
照護與教育,以及一顆想回饋付出的心意。

「其實我們對如嵐的關懷不多,因為她相當獨立、個性也開朗。」吳秀雲
說,「她把孩子照顧得很好,也很注重與孩子對話建立親子感情。」同樣
身為人父人母的志工們,能夠感受撫養小孩過程中的心酸甘甜,自然對如
嵐的兩個孩子也是疼愛有加。

一聽到讀小學一年級的老大成績有進步,吳秀雲除了鼓勵一番:「你考得
很好喔!」下次再去如嵐家,一定也少不了帶些文具或拼圖之類的玩具作
為獎勵。

最近,如嵐向陳耀乾說,某天帶著孩子們出門,孩子看見一群身著慈濟服
的志工,便興奮地指給她看;儘管孩子對大人們的世界懞懂未知,但是對
於一群會關心別人的人卻有了最初的印象。

「每個人的人生都會有挫折與逆境,而我們關懷別人其實也是在關懷自己
,彼此都是一種學習。」吳秀雲說。

如嵐希望老二上了幼稚園後,有更多時間可以一面工作、一面當志工;吳
秀雲建議她不妨就先投入環保志工。於是,如嵐做環保時,孩子們也會幫
忙撿撿養樂多小罐子,這樣的過程,對孩子無非也是一種教育。




單親媽媽的心理問題


◎撰文/賴麗君


單親媽媽在傳統觀念或離婚後自我負面概念的雙重烙印下,往往需要經歷
一段身心煎熬。

「那種痛與苦,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深刻體會。」高雄一葉蘭同心會創會
會長劉依依在先生往生時才三十多歲,她說,有些傳統家庭會將丈夫的死
歸罪於妻子,在喪偶的單親媽媽身上烙下莫須有的罪名,「起初我也會想
:先生相貌堂堂不是薄命相,怎麼會那麼早往生?是不是我有剋夫命?許
多人都跟我有同樣自責的心理。」

晚晴協會社工部主任李麗慧表示,不僅喪偶的單親媽媽會有自責心理,許
多離婚失偶的單親媽媽在自我概念上,也容易偏向負面的歸因,認為自己
不夠好、不夠溫柔,才會被對方拋棄。「她們渴求得到娘家或婆家的支持
,卻常常得不到。」

婦女展業協會祕書長陳瑪利無奈地說:「女人不能事二夫的觀念、香火傳
承的傳統觀念,造成有些婆家因害怕媳婦改嫁、孫子改姓,有意無意就對
媳婦施予壓力。」

由此可見,單親媽媽得到的社會資源及支持網絡太少,但是承受的壓力與
煎熬卻是一層又一層。

劉依依在先生往生後,與一群同樣境況的單親媽媽組成一葉蘭同心會,協
助了許多處在悲傷角落的單親女性。

「一葉蘭只有一片葉,一片葉代表孤單,它生長在寒帶、峭壁懸崖,但它
不畏嚴寒、環境險惡,幾乎四季都開花。我們也要效法它的精神,走出逆
境,開出美麗的花朵!」劉依依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