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重訪卡布村
◎葉子豪
〈印尼〉


七月的卡布村,
暫時解除了洪水及疫情警報,
但是河岸邊仍充滿垃圾。
唯一看得到的進展是水面露出來了,
可以清楚看見河邊高腳屋的倒影。
負荷過重的紅溪河,將以何種新面目讓世人驚豔?
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上午十點多,離午餐時間還有一兩個小時,顧不得烈日當空,我們匆匆嚥
下辛辣的印尼菜,準備「舊地重遊」,一探卡布村的近況。
說是舊地重遊,其實一行人堙A第一次來
的人居多。今年三月,當慈濟人和印尼軍
隊合力幫卡布村「大掃除」的時候,大愛
電視台就派人帶著小攝影機,記錄了紅溪
河氾濫後的災情──

滿布岸邊及水面的「陳年垃圾」、人們在
墨黑色的水奡慦a、小學生走過積水上學

校……「你們走了,我們怎麼辦?」一位青年對著鏡頭,說出了全村的憂
慮。

走過災區,踏過髒水,聞過臭味,慈濟人看到了問題的癥結:「他們把垃
圾往河堨寣A卻不知道有很多垃圾不能自然分解,會愈積愈多。」

看著路旁黑色的水道,不知是河流還是水溝?我疑惑著:「這種環境他們
怎麼待得下去?」還沒進入卡布村,我們一行人已經開始準備應付所有可
能的「狀況」了。



墨黑的水色倒影


進入卡布村,兩部廂型車停入一所學校,在印尼慈濟志工高寶琴、陳金福
引導下,前往紅溪河畔的違建區;為了維護我們的安全,印尼官方還派了
三位軍人隨行。

走到河邊,先要經過住宅區的窄巷,街道上有零星的垃圾,但居民的家卻
打掃得相當乾淨,發亮的地磚讓人不敢輕易踐踏;但當我們走到河邊,卻
是另一番令人心驚的景象。

「喔!情況已經好多了!」陳金福苦笑道。七月的卡布村,雖然暫時解除
了洪水及疫情警報,但是河岸邊仍充滿垃圾、人們還是在水上的平台解決
「方便問題」。唯一看得到的進展,是水面露出來了,可以清楚看見河邊
高腳屋的倒影,然而這看似風景畫的倒影,卻是墨黑的水色映出來的!

水面上,船夫熟練地拉著鋼索,將居民渡
往對岸;岸邊,母雞帶著小雞覓食、嬉戲
;空氣中傳來午餐的香味……正午時分的
卡布村,豔陽曬得人懶洋洋的,若非河邊
堆滿了垃圾,不時傳出怪異的臭味,這
,會讓人誤以為是陶淵明筆下的「桃花源
」。

「美麗的紅溪河,你在那堙H為什麼我們今天看到的是『黑龍江』?」一
個無言的疑問,存在每個人的心中。



靠水吃水的生活


「叮叮叮!」一位村民推著長板車,車上載滿了鐵桶。「那是賣水的嗎?
」「是啊,這堛漱H大部分都買水喝!」陳金福解說了此地居民的生活概
況。

「碰到居民,用世界通用的語言『微笑』就對了!」隨著陳金福走進違建
區,居民們以堤頂為通路,在堤防內外兩側,用簡陋的木板搭建房屋。

一路走來,商店住家樣樣俱全,狹窄的空間媕蝶﹞F談天的人們,受過慈
濟人幫助的他們,一眼就認出穿著藍天白雲的陳金福,親切地相互招呼,
就好像一家人一樣。

我們來到一戶人家,透過陳金福翻譯,男主人示範了
用水的方法──先從河堨握@桶水,倒進裝有海綿的
過濾桶,再找個水桶接起來,這一桶經過初步過濾的
水,就是平日洗澡、洗碗盤的用水了。

看著男主人打起一桶又一桶的河水,再看看腳底木板
空隙下,閃著油光的黑水,一股不適的感覺襲上心頭
。再來到製作黃豆餅的工作坊,第一道去豆皮的工序
,也是用這初步過濾過的紅溪河水。

「這是印尼人的主食之一,營養豐富,一般都是用炸

的,我吃過,很好吃!」陳金福徵得主人同意,拿了一包半成品給我們看
。那用樹葉包紮的黃豆餅,長滿了白色的菌絲,看得出是發酵過的。

「他們只有去皮是用河水,接下來的步驟都是用乾淨的水,不是全部用河
水!」陳金福道出了黃豆餅真正的作法。原來,卡布村的居民對紅溪河的
水質,也是頗為擔憂,除了不敢喝之外,也是能不用就不用,在大家的心
中,還是渴望一個乾淨舒適的生活環境。

再往前走,看到幾個人蹲在地上,將廢棄寶特瓶、塑膠杯等可回收的物品
收集整齊,打包成袋。他們是以回收資源謀生的拾荒者,在垃圾處理體系
尚未健全的時候,這一群人,以紅溪河維生,也默默地為它減輕負荷。



雅加達的「花東新村」


「得力馬卡西!」一聲聲親切的道謝聲,融化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雖然
我們聽不懂村民們的話,但只要露出笑容,對方也會熱情回報。

路邊屋簷下,一個胖胖的小男娃正坐在澡盆堛惜禲A看到我們,便起身張
望。他膚色淺棕、體格肥碩,兩顆大眼睛注視著這一群外來的叔叔阿姨。

「喔!好可愛喔!」正當攝影鏡頭要對準他時,一群孩子們擁到我們面前
搶鏡頭,他們手舞足蹈,假裝自己是電視明星。「耶!」孩子們高興,大
人也露出笑容。

看到這一排自行搭建的木屋,不禁令我想到拆遷前的台北縣汐止「花東新
村」──居住在堶悸滬鴞磳薄A和印尼人同屬善良快樂的南島民族,他們
同樣是遠離家鄉,到城市討生活,也同樣面臨了在都市邊緣求生的困境!

在花東新村,由於沒有電,居民常用燭火照明,加上房屋都是木造,時常
發生火災,不知卡布村會不會也有這樣的危險?

「這媟|不會常常有火災?」

「平均每兩個月就有一次!」

「火災是怎麼發生的?」

「這堜~民偷接電,常常電線走火,前兩天才又起火!」陳金福說起的狀
況,和花東新村簡直如出一轍!兩地違建的問題,有著驚人的相似性,卡
布村怕淹水,而花東新村怕颱風,在缺水缺電的情況下,居民被迫過著辛
苦而沒有保障的生活。

而今,花東新村原住民已經遷入附近的國宅了,卡布村的大愛屋才要開工
興建,在這段過度期,真希望居民們能多加小心,畢竟幸福的日子已不遠
了!



預約一片桃花源


回到堤防,慈濟全球總督導黃思賢說:「今年十一月我們會補助居民一些
房租,讓他們搬離紅溪河邊;十二月開始整治、綠化這條河。也希望在明
年四五月,第一批大愛村能順利完工,讓他們搬進來!」

聽黃思賢述說著慈濟人的計畫,我感受到慈濟人快速
而踏實的步伐,正在為雅加達的「黑色心臟」,注入
源源不絕的活力!負荷過重的紅溪河,將要以什麼樣
的新面目讓世人驚豔呢?

「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
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以「桃花源記」

中的詩句,來期待紅溪河恢復深七米、寬七十五米,
河水清澈、綠樹搖曳的願景,我想,是最恰當的吧!

預約一片桃花源,就從現在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