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布施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一齣精采短暫的戲碼
◎范毓雯
劇終了,大家紛紛起身離席,
仍是不捨不忘地再看看劇中主角,
為這齣緊湊精采的戲目反芻於心……




「親愛的夥伴們大家好
還記得九二一大地震嗎
我們援建的五十所希望工程即將在今年九二一完成
興奮嗎 南投國小是一座百年老校 很美 很美
七月十四日要鋪連鎖磚 誠邀各位參加
可以呼朋引伴 但是為了安全 小學以下的小朋友比較不宜
想要參加請在星期三下班以前回報給我 感恩 
包吃 包交通 需要的話可以包住 當然包君滿意」



張順得號召大家當志工的訊息,七月八日
中午傳遞到台北分會每位同仁的
e-mail中;但隔天清晨五點多,一
肩擔起北區慈誠副大隊長、急難救助隊副
召集人、映象志聯會總幹事以及文化中心
發行組組長等職責的他,卻在娜克莉颱風
登台之際因心肌梗塞離世,得年四十七歲



風雨中送行


八日晚上十一點多,巫秀脝收完功德款返家,一進門就見先生張順得坐在
客廳觀看有關颱風動向的新聞;當天下午,張順得才去過慈濟關渡園區、
內湖聯絡處、大愛電視台,巡視急難救助裝備,並與急難救助隊員聯繫。

九日凌晨三點多,睡夢中的張順得突然抱住胸口痛苦大叫,巫秀脝也被突
如其來的狀況驚醒,「我很不放心,想送順得去急診,但他跟我說明天再
去看醫師就好,後來他就睡著了,沒想到五點多又發作,人就這樣走了。


巫秀脝緊急叫救護車、聯絡慈誠隊好友林寬陽。林寬陽趕到醫院,第一個
動作就是塞了一把錢給巫秀脝,說急診時可用;但張順得卻在他的人生舞
台上,瀟灑俐落地下台了。

聞知噩耗,慈濟法親紛紛趕往新光醫院助念;為完成張順得捐贈大體的遺
願,十點多,由慈誠大隊幹部連同家屬二十多人護送的車隊便從新光醫院
出發,前往花蓮慈濟大學大捨堂。

過去,一有重大災難或風災,張順得總是及時趕赴台北分會社工組成立災
難指揮中心,與北區慈誠大隊長黎逢時以及其他志工、社工,共同協調物
資與人力的調度,甚至與急難救助隊的弟兄們出入於風雨中。

如今,他的法親兄弟與家人,也是在大風大雨中前行,完成他的遺願。

颱風來襲、風雨交加,車子行經北宜公路
時,雨勢更是傾瀉而下,在台九線一六九
公里處接近花蓮和平路段,又逢山崩,阻
斷車子前行;一路陪同的林寬陽趕緊與台
鐵新城站站長電話聯繫。

「站長向上級請示後,決定為我們加掛一
節車廂,我們才能順利在和平站換搭火車

,這要感恩鐵路局體諒。」北區慈誠大隊長黎逢時說。

當天清晨五點,黎逢時接獲林寬陽的電話告知噩耗,禁不住放聲大哭,立
刻從東勢中山幼兒實驗學校工地驅車趕回。

「一到醫院,有人擔心我無法承受,向前攙扶我。往地下室時我逐階停歇
、深吸呼,告訴自己不能哭,但我的雙腿卻發軟不聽使喚。我跟順得說要
他萬緣放下,未了的志業,所有弟兄都會合力承擔;希望他快去快回,再
來接棒。」

新城站下車後,先回到靜思精舍,再到慈濟大學大捨堂;常住師父、志業
體主管、同仁、志工、醫學院學生聞知消息,早已等候在現場。

從家中到新光醫院再到花蓮,一路上巫秀脝滿是錯愕、驚慌、無助,但回
想當天發生的一切,眾多法親前來助念、送行、迎靈,甚至車隊行經宜蘭
一帶時,仍有一行慈濟人守候於風雨交加的路邊,雙掌虔敬合十,這樣短
暫的交會只為了替張順得送上一程。

「雖然順得出生三天就被生母賣掉,這樣看似孤單的一個人,往生那天卻
有那麼多法親前來送他,我想是他努力廣結善緣的關係,他這一趟人生真
的沒有白來。」巫秀脝說。



職業志業都用心


民國四十五年,張順得出生於台東,後來跟著養父母四處搬遷,到了就學
年齡才定居在台北。巫秀脝說,張順得的父親在他十五歲時往生,他和母
親感情非常好,每每下班回家,都會對著媽媽的臉頰,左親右親的。

退伍後,張順得在一家出版社工作,並兼送早報;婚後在巫秀脝接引下與
慈濟結緣,當時一卷上人開示的錄音帶,張順得聽了五十次之多,有次搭
上前往花蓮的火車還巧遇上人。

「上人和藹莊嚴至極,使我內心非常平靜,這段殊勝因緣又是多少年修得
的?如今憶起內心倒是不能平靜;不期而遇,一見如故,法親濃於血,肯
定日後我將為佛法因緣作見證,善用已得的人身。」民國八十年授證慈濟
委員隔年,張順得便在《慈濟道侶》上如此自述。

為了更投注慈濟志業,張順得離開了工作十九年的出版社,陸續於慈濟志
工開設的建築公司、素食餐館工作。民國八十四年,慈濟文化志業中心發
行組正需人力管理,張順得即前往任職,處理各種慈濟刊物海內外發行事
務。

不論每月發行二十三萬份的《慈濟》月刊
、半月發行七萬份的《慈濟道侶》、或是
慈濟醫學中心醫學雜誌、慈濟醫院院訊、
慈濟英文季刊、慈濟日文月刊、檀施會雙
月贈書、教聯會教學月刊、慈濟歌選等,
皆屬發行組承接業務。

搬運著上千上萬份的刊物,多半是由張順

得、劉魁及幾位志工相助,一箱箱刊物就赤手空拳地搬上貨車開往貨櫃廠


組內所需的文具、膠帶、名條貼紙、打包袋、紙箱、報關運費等,都透過
張順得與其他志工善緣廣結發心提供,節省基金會支出。

張順得將職業與志業結合為一,平時處理發行組繁重的工作,但遇到希望
工程、桃芝風災、華航空難等,需要眾多志工投入幫忙時,也一定不缺席


每每發生重大災難,在災難指揮中心,社工組組長李玉華總可看到張順得
專注投入的神情,還會不時照應同樣也疲於奔命的社工員。

為不讓資源重複浪費、集中重點救援,張順得與各區間的聯繫相對顯得重
要,像是去年納莉風災需要山貓、起重機等重機械時,也是他想法子調度


曾有這樣一景上演──正當張順得一手拿著電話筒,另一手拿著手機輪流
對話溝通時,在場幾位社工的手中也都另有話筒等著張順得親自協調。

「他比一位社工員更像社工員,當下要做立即性的決定不簡單,團隊工作
需與大家協調討論,與志工之間的默契養成與溝通能力比社工員高,投入
性更高。」李玉華說。



眾人眼中的他


兩年前,張順得開始承接急難救助隊的統籌運作,首重之務即是通訊的架
設。

「我喜歡玩通訊,但當張順得要我承擔無線電通訊規畫時,我還是很惶恐
,他鼓勵我一定要做好,若不熟可以去請教廠商。現在我們在林口、大愛
電視台、台北分會都有架設基地台,桃園、新竹、基隆也有計畫完成北區
通訊網。」急難救助隊隊員陳朝旭說,失去這麼一位舉足輕重的好伙伴之
際,更要化悲痛為力量,「不論遇到什麼困難,我們一定會把通訊網架設
好,做到沒死角。」

前陣子澎湖華航空難,張順得同樣坐鎮於社工辦公室,從協調委員人力前
往馬公支援、到遺體送回需助念等大小事務,又是不眠不休地處理。

當卸下工作職責面面俱到的角色,張順得另有「柔情」的一面,尤其在平
時互動密切的社工眼中,更有「安全護衛」、「細膩關懷」、「啟動開關
」等形容。

「你們有沒有人打電話找我?有沒有人想我?」在他離世前一天,依舊非
常有精神地推開社工組大門,如此問著他視為女兒們的社工組員。

問號之後是一陣寂默,他又繼續說:「你們這些女孩子真不會做人,你們
講個謊話回應說想我也好嘛!」

「師伯,我們想你都是想在心堸琚A不需要用嘴巴說出來的。」

隔天,誰也料想不到往後再也看不見張順得的笑容、精神奕奕的噓寒問暖
、假日爬山吃飯的邀約、肚子餓時向彼此要東西吃的動作,再也看不見那
位說過遇到個案有特殊問題時願意充當「安全護衛」的「阿得師伯」。

「這陣子覺得真的少了點東西,像早上來上班時往往看到他已經開始在工
作,且會很大聲地跟你說:『早!』你就會覺得他是你今天工作的啟動開
關。」曾在慈濟歲末祝福飾演張順得女兒的社工魏伶娟說。

「我捐骨髓前後,他都拿羊奶或營養品來給我吃;捐完後,也常問我:今
天好不好?狀況怎麼樣?」在社工王愛琴的眼中,張順得是位細膩、睿智
的人。



幽默丈夫貼心老爸


翻閱近日陸續整理出來的相片,巫秀脝隨手拿出其中一張說:「這是他以
前的照片,讓你們笑一笑。」

相片中的張順得是二十來歲模樣,肚中塞了顆籃球,彎身在肚旁側聽的一
位男性是他的好朋友;那時,巫秀脝剛懷老大,大家一同去相館合照紀念


看著兩人的合照,巫秀脝不免清晰又深刻地想起初識那段被戲稱是「永浴
愛河」的經歷。

日月潭是他們第一次約會的地點。當小船
慢慢靠向光華島岸邊,巫秀脝一腳要跨上
岸時,一旁汽艇引來的波流卻讓她一個重
心不穩掉落水中,快艇的救生員趕緊跳下
援救。

隨後張順得帶著全身濕漉的巫秀脝,到飯
店由服務生為其烘乾衣物,「當時我在浴

室媯左A務生把衣服烘乾,他就坐在外面一直哈哈大笑。結婚後,他到處
跟人說:『我跟我老婆認識第一天就永浴愛河,然後去開房間。』害我每
次都得趕快解釋。」

張順得育有一女一子,老大張雯馨、老二張庭碩,但張順得卻俏皮地替兩
個孩子另取綽號,一個叫「髒西西」、一個叫「髒東西」。

「爸爸很幽默,雖然我們相處的時間不多,但他給我們很多的愛。」張雯
馨說,這分對家人的關愛,細膩到早上都會為大家沖泡好一杯羊奶。

張雯馨就讀中山女高時,張順得每天早晚都會去接送女兒上下課,這段溫
馨接送情便成了父女倆的談心時間,「我很信任爸爸,我們無所不談沒有
祕密,有時候爸爸也有他的疑惑,像是生命的問題、人事相處等,他會希
望從我身上得到解答。」

想到女兒將來總有一天會出嫁,張順得常不捨地跟女兒開玩笑說要「陪嫁
」過去……

九日清晨突如其來的變故至今,張雯馨說這是一種
相當複雜的感覺。從一開始幫爸爸做CPR、再送急
診,她都還覺得這只是一場鬧劇,爸爸將會沒事;
沒想到曾經發生在別人身上的情節,卻真切地發生
在自己身上!

「這幾天來,我慢慢調適與爸爸的對話方式,就是
對著遺照中的爸爸說話。」面對驟然離世的先生與
父親,巫秀脝和兒女之間的情感更加緊密結合一起
,就像張雯馨說的:「我擔心媽媽,但是媽媽也擔
心我們。」

「有些話雖然我來不及跟爸爸講,但是我現在是家堸艉@的男人,我知道
以後要做的事就是要好好照顧這個家。」目前就讀高二的張庭碩說這番話
時,讓巫秀脝感到相當寬慰。



快去快回就好了


生命雖然脆弱,但留下的足跡,又何曾輕易?

劇終了,大家紛紛起身離席,仍是不捨不忘地再看看劇中主角,為這齣緊
湊精采的戲目反芻於心。

張順得離世前一天,才與徐麗玲有這麼一段對話…… 

「蔡寶珠、李爺爺、陳教授相繼往生,他們的離開讓人很捨不得。」徐麗
玲說。

「上人頓失這麼多位左右手,他老人家一定十分傷心!當人還活著的時候
,比較不懂得珍惜,等人走了後,談的幾乎都是過去的好。」張順得回應


「嗯……若你有一天離開了,我們所談的好是你真的做的很好,而不是因
為人走了給你面子的!那你覺得我們要不要趕快交代往後的事啊?」

「不用交代啦,快去快回就好了!」